百书库->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全集TXT下载->我的同桌一点都不可爱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7.Chapter 57

    【92zw】    这里是防盗章节, 看到的小可爱过两天再来刷新哟=v=  她摸一摸自己的头发绑成的小揪揪, 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向对方解释。.想了半天,才勉勉强强道:“我哪儿知道啊, 因为高二刚分宿舍的时候是短发?”

    谢青阳看着她, 视线定格在她额前略有些凌乱的的刘海上,说:“现在不也是吗?”

    沈悦之“唔”了声,解释:“不一样啦,那时候更短, 根本扎不起来,这会儿已经是留了好久的结果了。哎对,还有高一领校服登记的时候, 差点把我登记到男生那边。”

    谢青阳静静地“嗯”了声。

    沈悦之说着说着,不知想到什么, 微微笑一下:“后来被宿舍那帮子取笑了好久。哦,可能就是因为这个, 我又比孙敏大一点,她就直接那么叫了。不过我从小都被人说像是男的,也就没太在意啦。再后来, 李蓉何佩佩她们几个偶尔也跟着孙敏起哄。”

    她一边说, 一边看着谢青阳。视线定格在对方若有若无的笑上, 心里痒痒的, 很想逗弄一下对方。

    偏偏天不随她愿, 刚这么想, 上课铃就响了。

    眼看谢青阳已经看向黑板、摆出好好听讲的架势, 沈悦之只得百般不情愿地收回视线。谁让她刚刚和同桌约了以后要认真背单词听语法,堂堂嘉明一姐,可不能这么快就打自己的脸。

    沈校霸的认真劲儿维持了整整一天,只有下午大课间那几十分钟放空大脑,一心只盯篮球框。

    剧烈的运动后,她出了一身汗,校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连发根都被汗水浸透。进到教室后被空调一吹,登时打了个喷嚏:“哈秋!”

    谢青阳看向她,很想说你要不然去洗个澡吧,但这显然不现实。

    转校生只好转而提出一个简单许多的建议:“老师还没来,喝点热水?别感冒了。”

    沈悦之啃着馒头,边点头边含糊不清地:“嗯嗯。”

    谢青阳迟疑一下,似乎是因为某位校霸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实际却没有半天起身的意思,于是难得主动提议:“我帮你接?”

    沈悦之颇受感动:“嗯嗯,好好好,同桌你好棒。”

    谢青阳慢慢地笑了下,笑容还是淡淡的,转瞬即逝:“还说我总给你发好人卡,你不也一样吗。”

    沈悦之觉得对方说得实在是太有道理了,自己压根儿无言以对。

    过了好半天,她吃了夹蟹糊的馒头又喝完一杯水,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刚刚谢青阳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沈悦之纠结地咬一咬指甲,开始做题。

    这一动笔,就一直到晚自习结束。作业解决掉大半后,沈悦之照例和谢青阳一起走,路上不放心地对谢青阳叮嘱:“同桌,你不要觉得自己小题大做。如果今天晚上你舍友还调那么早的闹铃,打扰别人就算了,自己还起不来……啧,我去帮你和她们讲。”

    谢青阳一手握在书包背带上,姿势有些像小学生。她看着前方一点灯火,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怎么讲?”

    沈悦之笑一笑,颊侧出现两个小小的酒窝。

    恰好谢青阳等不到答案,侧过头看她。那两个如同酿了蜜般的小酒窝映入谢青阳眼里,让谢青阳微微怔了怔。

    这一刻的沈悦之看上去和各样传言里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忽略掉身高的话,说句可爱都不为过。

    可笑出酒窝的沈悦之说的话,却很符合她的校霸人设:“她们不知道该怎么住宿舍,我教她们咯。”

    在这一刻,谢青阳耳边尽是忽高忽低的蝉鸣声。她有些没听进沈悦之的话,心里只想着为什么眼前的女生会有那样的笑容。但等这点微妙的情绪过去,总得接上对方的话,才不至于冷场——思绪飘到这里的时候,谢青阳收回视线,面上是和过往的每分每秒一般无二的平淡镇静。她明知故问:“教?”

    沈悦之嘻嘻一笑,自得地给转校生卖安利:“同桌,想摸摸我的马甲线吗?放心啦,一定会让她们记住的。”

    谢青阳纤长的睫毛轻轻晃动,在暖黄色的路灯下,好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一样。

    沈悦之其实有些紧张。从谢青阳转校来到现在,在对方面前,她从来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至多算是会关照对方,但也仅仅是站在“同桌”的角度。

    如果谢青阳看到她和别人打架的场面——沈悦之控制不住地幻想——谢青阳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害怕自己,不敢接近自己,远离自己?

    哪怕是同一个宿舍的孙敏李蓉,在最初那段日子,都是紧张兮兮的。后来这样的紧张气氛缓和下来,也是因为几个人朝夕相处,她有足够的时间和孙敏她们几个相互认识。

    可谢青阳是不一样的。

    夏夜朦胧的月光里,沈悦之的瞳仁的色泽仿佛比平常更黑更深。她目不转睛地看谢青阳,模模糊糊地在心里重复着一句不知来源的话。

    ——“她是不一样的。”

    时间似乎漫长起来,校园中的蝉鸣声似乎忽然就远去了。在某个瞬间,谢青阳甚至觉得天地间一片寂静,自己和面前的少女无意中进入到另一个世界。新的世界里有皎皎明月,无数繁星,缓慢漂浮在天空的薄云,和唯二的两个会呼吸的生命。^^^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她抬眼看着沈悦之,光从对方身后来,沈悦之面上就多了许多阴影。

    谢青阳的心跳莫名加快。月光映在她眼里,让她琥珀色的眸中多了一抹温润的诗意。她顿了顿,缓慢,而又坚定地说:“先让我自己处理吧。”

    沈悦之的神色一暗,很快又笑起来:“好啊。”

    谢青阳道:“我想……”

    沈悦之:“什么?”

    谢青阳看着她,眼睛忽然明亮许多。

    转校生忍住笑意,语气比先前多了些轻快:“嗯,我想戳一下你的酒窝。”

    沈悦之说:“去厕所吗?我和你一起去。”

    谢青阳眨了下眼睛,觉得大约是自己想太多。她朝沈悦之的方向抬了下手中的水杯:“我去洗这个。”

    沈悦之像是失望:“哦,那直接给我吧,我顺便帮你洗了。”

    谢青阳停顿了一下。

    沈悦之一眼看出,自家同桌又要开始“客气”。她赶在谢青阳开口前直接将那个深蓝色的杯子抢到自己手里,笑嘻嘻道:“好啦好啦,别说‘谢谢’好伐,你给我讲了那么多题,我还没怎么报答呢。对了,回来要帮你接水吗?”

    谢青阳慢吞吞地说:“三分之一热水,剩下接冷水。嗯,谢谢。”

    沈悦之无可奈何:“同桌桌,我觉得,咱俩不用这么生分的。”

    谢青阳想了想:“好,我以后尽量忍住。”

    沈悦之:=v=怎么办同桌真是太可爱了。

    洗个杯子的功夫,沈悦之的心情都起起伏伏。

    她一面雀跃于谢青阳的态度,一面忍不住想抽打自己,怎么总是忍不住把那些不该说的话讲出口。

    被篮球砸到,谢青阳不生气,是因为她明理又大度。

    被自己无端揣测,谢青阳不生气,是因为自己及时认错又卖萌。

    可如果再有下次……沈悦之摇一摇杯子,把里面的水珠晃出来。她心想,还是别在这儿自己吓唬自己了。以后说话一定要先过过脑子,别总惹同桌不高兴。

    端着一杯水回到座位上时,谢青阳正趴在桌子上,似乎在睡觉。

    沈悦之将杯子轻轻放在同桌桌面,转校生立刻坐起,看向她,下意识就张了张口。

    沈悦之和她对视。

    谢青阳忍了半天,最后还是艰难地闭上嘴。

    沈悦之又觉得想笑。她很想捏一捏谢青阳的脸,看看对方的皮肤是不是也和看起来一样又软又光滑。不过沈悦之到底还有些理智,此刻及时岔开话题:“所以,江大附中的学生都是这样子?”

    谢青阳松了一口气,回答她:“也没有。”

    沈悦之坐到自己的凳子上。右手撑着自己的头,看向左侧的转校生。她听到转校生说:“我觉得,你们是不是,有点太高看附中了。”

    沈悦之是很乐意和她谈这方面的事情的,总觉得聊的越多,自己对谢青阳的了解就越多。

    于是她接上话头:“有吗?可江大附中的升学率、重本率真的很高,录取条件也挺苛刻的。我之前听说,很多高官和富商的孩子都会在那里上学。”

    谢青阳道:“这好像是我给你说的。”

    沈悦之朝她眨眼睛:“是呀,你说盛荣董事长的女儿是你学姐。”

    谢青阳道:“话是这样讲,不过也没有这么夸张……”她拧了拧眉,像是在思索,“附中的录取还是看成绩的,后面分班可能会考虑到别的一些因素吧,但是毕竟是个公办学校。”

    沈悦之:“对哦是公办。我之前有看到你们校服的照片,是西装加格子裙?感觉比嘉明的好看多了。”

    谢青阳:“没啦,那只是其中一套,周一升旗的时候穿。平常穿的和嘉明这种差不多,短袖长裤。虽然也配了裙子,但是没什么人愿意穿。”

    沈悦之想了想:“其实还是差挺多的……”

    就这么一直聊到上课。

    第二节晚自习是地理辅导。老爷子晃进教室,问:“下午的题都做完了吗?”

    下面一片志同道合的回应:“没——有——”

    老爷子摇摇头:“那这节课你们是想像上课那样讲题,还是给你们时间继续做?”

    一群学生:“讲——题——”

    另一群:“继续做!”

    两方小小地争执了一会儿。讲台上,老爷子把自己的书放在桌面,说:“想听讲题的举手。”

    下面刷刷刷举起一片小树林。

    地理老师拍板:“那就讲题吧。我不往黑板上抄题目了,大家直接来看这个地球,”三下两下画出题目给的图,“这是南极的俯瞰图,可以看出来时间点在夏至……”

    谢青阳:“……”

    沈悦之在旁边戳一戳她:“同桌,你是不是做完了?”

    谢青阳点了下头。

    沈悦之道:“好快啊。”

    谢青阳看她一眼。

    沈悦之莫名:“怎么啦?”

    谢青阳说:“你之前一直觉得,嗯,我太客气了,是不是?”

    沈悦之点一点头,心跳有点快。.

    谢青阳道:“那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沈悦之道:“当然可以啊,什么事?”

    谢青阳给她一个本子,沈悦之一眼看到封皮上写的“地理”两个字。她还没来得及猜一猜同桌的心思,就听谢青阳说:“听老师讲完之后帮我对一下答案。”

    沈悦之恍恍惚惚:“行。”

    不愧是我同桌,请人帮忙的要求都这么学霸。

    因为谢青阳的拜托,沈悦之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听完一节地理习题课。

    几十分钟的精神高度集中下来,她又体会到上礼拜上完数学课后那种脑汁被榨干的感觉。沈悦之揉一揉眉心,觉得下面两节晚自习还是别做什么动脑子的事情了,忒难受。

    她把本子还给谢青阳,说:“全对啦。”

    谢青阳接过,朝她笑一下:“嗯,感觉怎么样?”

    沈悦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谢青阳道:“听完这么一节课,感觉怎么样?”

    沈悦之这才反应过来。她停了停,道:“老师讲的都听懂了,不过有点儿头疼。”

    谢青阳很快想明白她说的“头疼”是指什么。她道:“上礼拜你上课就已经挺认真的了,怎么还会不舒服?”

    沈悦之想了想:“因为……上礼拜我是觉得自己要好好学习,但有时候实在听不明白,就有点儿放飞了。这次是你拜托我啊,所以,嗯,听不懂就使劲儿听。”

    谢青阳若有所思:“那我以后得多拜托你?”

    沈悦之秒答:“同桌你好关心我啊。”

    谢青阳道:“那你觉得这样好吗?”

    沈悦之忍不住笑一笑,专注地看着她:“当然好啊,感觉我都可以冲一冲统招了。”

    谢青阳避开她的眼神,视线落在桌面上,口中道:“能一节课听懂这些题,说明你也可以学会很多东西。之前是为什么成绩不好?上课听过吗?”

    沈悦之遗憾地说:“没有,就打打牌看看小说什么的。”

    谢青阳:“打牌?”

    沈悦之道:“虽然不让带,可总有办法的,”她想了想,“嘉明还禁止学生抽烟呢,同桌,你有没有在厕所闻到过烟味?”

    谢青阳嘴角不太明显地抽了抽:“怎么做到的?”

    沈悦之完全没有意识到话题已经跑偏,兴致勃勃地说:“很多办法啊,夏天会麻烦一点,但冬天就很方便了。衣服那么厚,可以直接把烟拿卫生纸卷起来,再拿胶带贴在身上,纪检又不会直接摸身体,最多摸一摸口袋。或者更方便一点,踩鞋里。这还都是查的严的时候的办法,查的不严的时候就直接塞包里呗。”

    谢青阳深深地看着她:“你抽烟?”

    沈悦之道:“呃,那倒没有啦,我不太喜欢那个味道。”

    谢青阳又挪开视线:“哦。”

    沈悦之继续道:“其实每次带违禁品的都是谁,纪检心里也有数。对那些人他们就重点查,其他人可能会放的松一点。所以就有人收费帮带东西啦,总之都有办法的。”

    谢青阳不太关心地点了下头。

    沈悦之看着她,敏锐地抓住重点:“那你呢,同桌?你不喜欢别人抽烟吗?”

    谢青阳点了下头:“嗯。”

    沈悦之嘴角微微弯起。她没再追问下去,只是在心里暗暗开心。那个男纪检就会抽烟,自己在校外见到过。抽烟的人多牙齿黄,嘴巴里还容易有异味……这么一想,同桌被勾搭走的概率又小了不少=v=

    谢青阳看他走远,很快挪开视线。她左手还拿着答案册,这会儿仔细读着上面的解析,将自己原本不太确定的几个知识点用红笔画出来。

    做完这些,她将历史《练出高分》阖起,放在桌子一边,又拿出一个本子。上堂课,地理老师在黑板上抄了几道题,原本是打算讲完的,可班上大半学生都表示自己对第一题的某个点绕不过弯。老爷子只好把知识点掰开揉碎,到最后,剩下的题都没时间说,只好留作课后作业。

    自然地理这块儿的考题基本都是选择填空,很多文科生都对此颇觉头疼。谢青阳却是个例外,大概是数学好的缘故,她算起经纬时差来得心应手,很少在自然地理的部分出错,大部分扣分都在考人文地理的大题上。

    转校生在草稿本上画了个简笔地球,对着题干在上面写写画画,从动作到神态无一不透露出她的认真。

    应该是真的没有把刚刚那个纪检放在心上吧,沈悦之想。

    沈校霸刚刚的确觉得不开心,可不开心的劲儿过了,她又觉得迷茫。

    为什么会这样?沈悦之知道,班上很多女生都很喜欢那个纪检,连自己的迷妹孙敏也把对方奉为男神。从前沈悦之常常拿这点打趣孙敏,可这会儿……

    难道是因为那个纪检长得好看?

    毕竟谢青阳长得也好看,两个人挨得近时,那画面实在太和谐,稍微打层柔光,就能比肩偶像剧了。

    而她自己,虽然也坐在谢青阳旁边,可与那两人比起来,就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沈悦之放在桌面上的左手紧握成拳。

    太奇怪了……自己怎么会这样想?

    她不觉得自己是那种没自信的人,退一万步说,就算谢青阳也被那个纪检的颜吸引,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甚至还能多出一个调侃对方的点。

    沈悦之连台词都想好了,下次晚上从教学楼走时遇见纪检,自己可以推一推谢青阳的肩,和她咬耳朵,问她要不要和对方多说几句,自己可以站的远一些,帮她望风。

    不过谢青阳大约不会喜欢这种亲昵的动作。自己之前仅仅是握了一下她的肩,谢青阳就浑身僵硬。现在想来,似乎还有些羞恼。

    ……想到这里,沈悦之福至心灵。

    对的,之所以会觉得孙敏喜欢那个纪检没什么,是因为她太清楚,孙敏的喜欢就是嘴上说说,最多是听到那个纪检有女朋友时吐槽两句,再不会有更多。

    孙敏本身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把她丢出去和陌生人组队游玩,也能把气氛带动得热络。

    可谢青阳不是。

    谢青阳不习惯和别人靠的太近,性格又有些……不能说是冷冰冰的,但一句“不喜欢和人交往过密”的评语总逃不过去。她还特别认真,对着几道题都能全神贯注,更别说是对待一份感情。

    最重要的是,谢青阳长得太好看了。放在嘉明的女生里,好像是一束光一样。

    沈悦之果断忽略了自己给同桌糊上的滤镜太多的事实,情真意切地担忧起来。

    一个年轻的,正处在最好的年纪,还长得特别漂亮的女孩儿,会不会吸引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的注意力?

    答案是肯定的。

    谢青阳又是那种被欺负了都不愿意和别人谈起的性格……不行,难怪她刚刚那么担心。

    沈·脑补帝·悦之自发地圆了一番逻辑,觉得自己果然还是那个乐于助人的校霸。

    这时候,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两个舍友之间的纸条内容已经越来越往诡异的方向发展。

    李蓉:吃醋=口=?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孙敏:虽然不知道你想到什么了,但我还是相信咱们脑回路的一致性的。

    李蓉:不是吧?虽然悦哥看起来T了点儿,但我觉得她还是笔直笔直的啊。

    孙敏:……WTF?你在说什么!

    李蓉茫然:啊?你不是说她吃醋吗?

    孙敏要疯了:我是说闺蜜吃醋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李蓉无语哽咽:你刚刚还说咱俩的脑回路一定是一样的呢。

    孙敏吐槽:我没说过靴靴,我现在不相信了。

    李蓉:所以你怎么觉得?

    孙敏:我什么都不觉得。悦哥哥是不是直的你自己不知道啊T____T

    李蓉:……好像也对……我们到底在说什么?

    孙敏:我不知道咱们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我要做作业了。债见。勿念。

    李蓉:……

    谢青阳刚刚做出来一道题,还没把答案往作业本上写,就听见下课铃声。

    和江大附中的音乐铃声很不一样,嘉明的下课、上课铃就是直白的“铃铃铃”。谢青阳一开始还以为这是因为在暑假,可看周围人都习以为常的样子,她又觉得,大约嘉明一直都是这样。

    也挺新奇的。她阖上书本,从书包里拿出饭卡,礼节性地问沈悦之:“要去吃饭吗?”还是要去打球?

    沈悦之看着她,严肃地说:“同桌,你还年轻,不能因为在嘉明的选择面太少,就委屈自己。”

    谢青阳一怔:“……你在说什么?”

    沈悦之道:“嘉明的纪检,基本都是……”

    不明情况的曲璐璐乱入:“师姐,打球伐?”

    沈悦之:“……”

    谢青阳疑惑地眨了眨眼睛,看看沈悦之,再看看曲璐璐,最后平静道:“那你们去打球吧,我先去吃饭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食堂大约已经挤满了人。

    这还只是嘉明只有三个年级在校的状况,等到开学……根据沈悦之的科普,那时候,就会实行轮餐制。学校方面会把学生分成两部分,每部分学生有二十分钟在食堂吃饭。

    谢青阳不喜欢人挤人的氛围,对这个制度还挺期待的。虽然她也知道,到时候食堂拥挤的状况并不会比现在好多少。

    转校生站起来,将饭卡塞进口袋,对着沈悦之点了点头:“再见。”

    沈悦之:“……同桌等等,我和你一起!”

    她连忙在桌兜里翻找,可越心急,就越找不到东西。

    尤其是谢青阳还一直站在旁边等她,想到这点,沈悦之更加心烦气躁。

    曲璐璐虽然懵比,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他把自己的饭卡塞到沈悦之手里,说:“那你先拿我的刷吧,晚上给我带俩馒头回来就行。”

    沈悦之松口气:“行。我妈做了蟹糊,我带来一些,你要吗?”

    曲璐璐眼前一亮:“好啊好啊,师母做的蟹糊最好吃了。”

    ……虽然他还是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师姐放弃了篮球。

    视线无意中挪到教室里的空调上面,曲璐璐又有些了悟。是不是觉得今天外面太热了?或者……又到了“悦姐”变“师姐”的时候?

    想到这里,曲璐璐有些尴尬。他转过身,对马骁道:“师姐不去啦,咱们走吧。”

    马骁抱着球站起来:“走。”

    和谢青阳之前想的一样,这会儿嘉明食堂已经人山人海。

    她摸不准沈悦之到底在想什么,干脆当做没有刚才那回事。和对方一起排着队买了饭,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两个空位的桌子。等把餐盘放下来,沈悦之终于开口:“同桌,嘉明的纪检,很多都是高中毕业以后没考上大学的人在做,一般就是校领导或者资历老的老师的亲戚的孩子。因为这件事没什么技术含量,他们又成年了,所以也……”

    谢青阳冷静地吃着饭:“你想说什么?”

    沈悦之一顿。

    谢青阳是真的不知道沈悦之是想到哪里。在她看来,自己只不过是和纪检说了两句话而已,完全不值得放在心上。

    哪怕是在江大附中,老师也是和成绩好的学生关系更好,课间时常常看到一个老师和几个学生聊天。还有之前,她还曾无意中遇见盛瑶学姐和教导主任在站一起说话,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十分融洽,有师生之间的尊敬,还有忘年好友之间的轻松。

    从这些经验来看,谢青阳根本不觉得刚刚的事有什么大不了。她觉得那个纪检应该也这么想,只不过是因为知道自己是从附中转学来的,又正好在一课作业里没什么错题,就给她安了一个“成绩很好”的TAG。

    沈悦之:“……”怎么办,能说什么?说那个纪检虽然长得还行,但同桌你千万不要被迷惑了吗T____T?

    谢青阳:“……你怎么会这么想?”

    沈悦之委屈:“你想想呀,嘉明这么偏,纪检又要大晚上的巡视,基本都是住校的。他们不能在学生面前用手机,经常一个礼拜都见不到外面的人,想找女朋友的话可不是就得在校内了嘛……前几年有这种事的,一个男纪检和女学生在一起,帮她藏手机、从外面带东西。后来,呃,总之结果很不好的。”

    谢青阳深呼吸:“你是不是想说那个女学生怀孕了,去堕胎,结果男纪检不敢带她去大医院,只好找一个黑诊所。后来女学生大出血,切除子宫,事情败露,还被退学?”

    沈悦之震惊:“你怎么知道?”

    谢青阳面无表情:“这也太俗了,现在的三流青春电影都不会这么拍。”

    沈悦之想了想:“艺术来源于现实,现实又高于艺术嘛。”

    谢青阳道:“你觉得这是艺术?”

    沈悦之:“……”

    她又一次后知后觉,自家同桌似乎生气了。

    想到这点时,再去看谢青阳,沈悦之倏忽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

    谢青阳真是脾气太好——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沈悦之就想笑。自己当初是怎么看谢青阳的?觉得她清高不理人,一定是那种教科书般的“学霸”人设。后来又是怎么改观的?没错……是因为谢青阳脾气好,被篮球砸到都不生气,只说一句“你又不是故意的”。

    沈悦之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看到谢青阳生气时的样子。

    她很快收敛了那点笑意,更加用心地去看谢青阳。看她微微拧起、又努力伸展开的眉尖,看她紧抿的唇,看她明明不开心,却要强作自然的模样。

    沈悦之这时候才发觉,自己为什么一直觉得同桌好看的?主要还是因为谢青阳皮肤好,又白又细腻,几乎看不出什么毛孔。除此之外,堪称精致的五官也是一大要素。

    哪怕是素颜,扎着最普通的马尾辫,唇上连唇膏都不抹,都显得又美又清丽。

    她在心里感叹:“这么好看的姑娘……”

    谢青阳等了片刻,不见回应。她又抿了抿唇,嗓音比平时低了一些,道:“我吃完了。”

    潜台词无疑是“我要先走了”。

    沈悦之回神,果然,自家同桌下一句话就是:“你不是还要给曲璐璐拿蟹糊吗?那我就先回教室了。”

    说着,谢青阳就要端着餐盘站起。

    沈悦之连忙拉住她,说:“别走,同桌你听我说嘛。”

    谢青阳平静地看着她。

    沈悦之咬了咬下唇,回望过去,整个人的气势都弱下来,像是一只耷拉着耳朵的金毛。她来不及回味掌心里自家同桌手腕的触感,只说:“我真的担心你。”

    察觉到谢青阳有把手抽回去的倾向,沈悦之快速补充:“不是觉得同桌你会那么,”她词穷了一瞬,很快把那个不知道怎么表达的词语跳过去,“你知道我的意思的。我只是担心你,真的。”

    谢青阳问:“为什么要担心我?”

    沈悦之下意识地答:“因为我喜欢你啊。”

    谢青阳:“……”

    沈悦之:“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因为你是个好人而且长得好看所以很容易吸引坏人的!”

    谢青阳:“哦。”

    连沈悦之自己都觉得自己刚刚那一番话说的惨不忍听。她沉默一下,看转校生似乎再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于是小心地建议:“不然咱们把餐盘放好之后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聊?”

    谢青阳道:“哦,我还以为你没注意到周围一圈人都在往这里看呢。”【就爱中文】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