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重生学霸女神全集TXT下载->重生学霸女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246.雅兰达

    阳光总在风雨后, 请相信有彩虹

    结果周家金孙周留根立刻打蛇随棍上:“大伯, 你给小曼在这边也买台电脑吧。现在村里也能牵网线。绝对耽误不了小曼学习。”

    这回就连姜黎都神色淡淡的。

    周小曼差点儿笑出来。

    不愧是周家的传根,传承了周家的根源。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前两年他们就借着她不习惯乡下茅厕, 让周文忠给老家装了抽水马桶。看来她还真是万金油, 周家想从周文忠身上吸血,拿她作伐子就好。周文忠一直耿耿于怀为她花了多少钱,可那些钱可有多少落到了她身上?

    凤凰男想给家里输血,直接说。一个老大爷儿们, 拿她一个小姑娘当借口,别说脸了,连皮都不要了吧!

    周文忠面上几乎要保持不住风度了。他微微垂了下眼睑, 平静地宣布:“单位要分内部房了。一个平方八百块,我还得找地方筹钱去。”

    周老太一听分房, 立刻喜上眉梢:“有大房子啦,那敢情好。你那小房子就给传根吧, 明年传根就得上城里读书去了,哪能没地方住呢。”

    周小曼憋笑憋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周老太还真是老封君当久了,在姜黎面前都胆儿肥了。也是, 谁让周霏霏是女孩呢, 再是公主, 也是人家的人。

    周文忠脸色大变, 温文尔雅的模样都端不起来了。他近乎于咬牙切齿一般:“那房子是公房, 买了新房, 所里得收回去老房子的。”

    周老太不以为然:“那还买什么房子。你就两个丫头, 又不要娶老婆生孩子的。有那钱糟蹋,不如在县城给传根买一套。这要是在县里头没房子,人家好点儿的姑娘都不稀罕嫁的。”

    周小曼安抚地轻拍周霏霏的背,心里头简直要笑翻了。

    周老太看不上她生母是真的,但同样从骨子里看不起姜黎。

    当年她妈怀着她时,去城里闹了一回。姜黎以人格受了侮辱为由,去英国留学了两年才回来。这两年的时间,足以让她在周文忠心中当一辈子的白月光。但到了眼睛毒辣的周老太这儿,一个女人,能跟有夫之妇扯上关系,那还想让周老太高看,那就是痴人说梦。

    况且这人连儿子都没生!

    头些年,周老太还怕家境优渥的姜黎会甩手走人,影响了儿子的前程。但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看着再年轻,姜黎一个要四十的女人了,还能翻天不成。

    周老太深觉得,自己现在很有资本在这个媳妇面前,摆上一回婆母的威风。

    周文忠恨不得能挖一个地洞钻进去。他不能恨父母兄弟,只能将怒火的根源安排在大女儿身上。要不是送她回乡,他的娇妻跟幼女,何至于受这种磋磨。

    一直跟隐形人一样默不作声的周老头突然咳嗽了一声,和颜悦色地转移了话题:“都快上桌吃饭吧。你妈一早就盼着你们来了。文诚为了抓鸡,还被鸡爪子给挠了一下。”

    场上的气氛缓和了下来,周霏霏示意姐姐弯腰,跟她咬耳朵:“也就是爷爷好些。”

    周小曼摸摸她的脑袋,笑而不语。等她再大点儿,姜黎大概就会叮嘱她,最该提防的人就是周老头。躲在后面装老好人,最恶心!他要真是心善,为什么会纵容着一切发生。

    周老太回厨房端了回砂锅鸡汤上桌,立刻跟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笑得满脸褶子开出花。她热情洋溢地给周霏霏挟鸡腿:“囡囡啊,这是奶奶养的鸡,一天饲料都没喂过,正宗的草鸡。”

    另一个鸡腿已经被二叔周文诚的老婆麻利地挟给了儿子。

    周小曼垂眼敛笑。这张餐桌上,别说肉了,连汤都轮不到她喝。

    周文诚在饭桌上跟周老头一唱一和,唾沫横飞地吹嘘港镇初中今年中考的辉煌。啧啧,好几个县中呢,还有个孩子考到了全市第三,那就是探花郎啊。

    “大哥,就是你高中同学,老许家的二姑娘。都说乡下学校不行,我看啊,还是要看人。今年那个高考状元不就是省北哪个镇上中学的嘛。”

    周小曼看端坐的跟个菩萨一样的姜黎,心下哂然。姜黎从上桌起就基本上没动筷子。估摸着,除了因为周老太为了表达对大儿子一家的欢迎,菜蔬的油水过分足不合姜黎口味外,那飞溅的唾沫星子也够让她倒胃口的吧。

    周家人奇怪的自卑自傲心理也是如出一辙。每逢姜黎母女回乡,他们就会挖空心思大夸特夸一回乡间的人杰地灵,总而言之一句话,你们城里人可不能小瞧了我们。周小曼上辈子接触了不少农村出身的同事,也没见谁像周家人这么神经质的。

    这回,周文诚就一个劲儿地追问姜黎,非得从她口中听到对那位“全市第三”的姑娘的肯定。周小曼瞥了眼父亲,发现对方也是面色绯红,那份激动简直压抑不住。

    这个可怜的男人,终其一生都在想方设法获得妻子跟岳家的肯定。

    姜黎微笑着点点头,就势放下了筷子,低声细语:“嗯,我知道。今天中考的第一名是我同事的孩子,第二名是我父亲朋友的孙子。这两个孩子,也都说这小姑娘厉害,不容易。”

    周小曼看着周家人讪讪的面色,差点儿没笑出来。这些人是抖M吗?哪回他们能从姜黎那里讨到便宜,还非得一次又一次找削。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有客人登门。周小曼看到那张探头探脑的脸,就一阵不舒服。这人她认识,她该喊一声堂姑。跟着她的少女高周小曼一届,本来应该算表姐的,周家人一直让她喊堂姐。周小曼压根连这个人都不想看见。

    这位黄佳小姐不要脸的程度与周传根相比,也不遑多让。

    每逢周小曼回乡下,她必然要摸上门,把周小曼的行李翻个遍,好看的衣服要试穿,合眼的东西要试用。试着试着就成了她的了。明明她俩身材不同,周小曼的不少衣服她压根就穿不上。这人愣是拽回家挂着看,都贼不走空。

    但凡周小曼反抗或者告状,大人们必定会指责她小气。姐姐借你件衣服穿一下又怎样了。都是亲戚,还这么斤斤计较。

    周文忠从来不会替她说一句话,只会每次给她添置新衣时嫌弃她穿衣服费,花钱多。

    黄佳中专毕业后又考了成人自考,跟周小曼同一年拿到了本科学历。当时姜黎手上有个推荐去银行的名额,她说周小曼学校太差,是个本二,不能推荐。周小曼正自责成绩不好呢,回头姜黎就把黄佳给推荐进去了。

    姜黎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资源最优化。周小曼混得好,对她半点儿好处也没有。黄佳得了这份工作,老家就没有半个人能说姜黎不是。她可是连周文忠大伯家的外孙女都帮。周小曼混不好,纯粹是烂泥糊不上墙,不知道糟蹋了多少人家的心血呢。

    周小曼对周文忠夫妻最恨的就是这一点,明明她在最苛刻的环境下成长,可他们偏生要显得她占了多少便宜一样。她得到成绩,全是靠荫庇;她混得不好,纯属扶不起的阿斗。

    堂姑笑吟吟地捧着梨瓜进屋,热情的快让房顶上的吊扇都招架不住了。她用甜腻的能招来苍蝇的声音宣布,她一听说大哥跟嫂子回来了,赶紧带着佳佳过来了。

    “梨瓜是自家地里头采的,我婶婶跟歪歪都说甜。特意嘱咐我,一定要给囡囡留几个尝尝鲜。”

    黄佳笑嘻嘻地挤到了周霏霏边上,一面表达对小堂妹的思念之情,一面眼睛在周小曼身上梭巡。她没看上衣服,瞥到腕子上的表时,就笑着要求试戴一下。她今年要去县城上学了,正缺一块表。

    周小曼没动。

    周文忠面上挂不住,正准备沉着脸要求她脱下手表,周霏霏抢先一步开了腔:“堂姐,你中考都不戴手表吗?”

    堂姑连忙打圆场:“哎哟,我们哪里比得上城里人啊。我们佳佳考试用的还是我的手表。”

    周霏霏小脸浮上了困惑的神色,自言自语一般:“这么穷?可我听二叔说现在乡下不缺钱啊。”

    周家人面上涨得通红。姜黎轻声唤了女儿,拉她过去擦嘴擦手,摆明了置身事外。

    这些开销,周文忠都会记在周小曼头上。所以他始终觉得亏欠了小女儿。

    堂姑干笑了两声,朝周小曼挤出亲切和蔼的模样:“小曼这是要在爷爷奶奶家过暑假了吧。刚好,你佳佳姐中考完了,可以过来给你补课。”

    周霏霏满心不高兴,直接呛声过去:“堂姐中考多少分啊?都开补习班啦!我姐今天就回去,明年就要中考了,哪有时间耽搁。”

    姜黎从来不当着人的面下女儿的脸。她虽然不悦周霏霏的自作主张,却又为女儿的落落大方而骄傲。跟小她五岁的妹妹一比,周小曼简直就是只缩头耷脑的鹌鹑。

    周文忠心头一阵烦躁,他觉得大女儿实在太无能了,简直连小女儿的一半都比不上。

    周小曼乖巧地坐在一旁不言不语,心头一阵冷笑。同样的话,要是从她嘴里出来,势必就是狂妄无知眼高于顶看不起人。她为什么要开口,她让有话语权的人说出她想说的话就好。

    黄佳却惦记上周小曼的这块表了。倒不是这表有多好。她眼睛尖的很,看得出来这表比不上周霏霏的。但后者的东西她只有看着流流口水的份儿,前者的东西,她向来都是挑三拣四,还没有到不了手的道理。

    她脸上堆出笑来:“我哪里能给人补课。是我们学校组织的啦,像教数学的李老师,教英语的金老师,教物理的陈老师,我同学许多,就是中考全市第三的那个,三个省一等奖全是他们带出来的。好多其他镇的人都过来补课呢。”

    周文忠微微眨了下眼,心头涌出一阵激动。让周小曼留下补课,到时候再顺理成章地在港镇读完初三,这就更加契合他当年的读书环境了。他的成功是因为他天资聪颖且刻苦上进。他不需要抛弃现有的一切从头开始亲自论证。他的女儿能代替他证明这一点。

    “吃过饭我去看一下吧,要是还行,小曼就过去补课。”周文忠一句话给这事儿定了性。

    其实他依然有些不满意。他当年可没人给他掏钱补习,帮他开小灶的老师都是爱惜他的人才。这个大女儿,生活环境跟学习条件,还是太优渥了。

    周小曼急得差点儿跳起来。她一点儿也不稀罕什么名师,她需要的是转学,离开那个她一看到名字就毛骨悚然的学校。这个暑假至关紧要,她必须得讨好到姜教授夫妻,由他们出面帮她联系新学校。

    她想跟着去港镇初中,她要搅黄了这件事。一定有办法的,她关于上辈子的记忆里,这个时候她压根没有在乡下过暑假。不知为何,她发了好大的火,好像还威胁要自杀,得以顺利地留在了城里。

    这回不能这样。因为她威胁自杀的事情,姜教授夫妻对她愈发冷淡了。后来几乎就不再管她的事。他们是她的救命稻草,她一定不能得罪这二老。她不能让他们留下她好逸恶劳爱慕虚荣,所以不愿意回乡的印象。

    她要想办法说服周文忠,她必须得回城去。

    然而周文忠刚把车子开出来,周留根和黄佳就迫不及待地上了车。他们表示要去镇上逛逛。这个大伯出手最大方,每趟回来带他们上街,起码有十块二十块的零花钱。

    如此一来,后座就只能再坐下一个人。

    吃过早饭后,姜教授要到老年大学给学生上课,顺便带周小曼去体校练体操。她心里舒了一口气,一早醒来她就犯愁,昨天她晕晕乎乎的,没问那位恨铁不成钢的教练,到底在哪儿训练。

    老人走路慢腾腾的,也不打车,就在林荫道上慢悠悠地走。他问了周小曼的期末成绩,只点点头,让她好好学习。

    周小曼心头有些激动。她觉得姜教授问这个,应该不是随便问问。因为除了周文忠外,没有任何人关注过她的考试成绩。

    她扬起大大的笑脸,强调自己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她调皮地眨了下眼睛:“我要是考不好,说我的功课都是外公辅导的,外公岂不是会很没有面子。”

    姜教授一本正经:“学习是自己的事。孔子弟子三千,有成就的也就七十二名。他教了两千多个不出众的弟子,也不影响他是孔圣人。”

    周小曼吐吐舌头,嘿嘿干笑。看来她装娇俏可爱并不能搔中老人的痒处,她得表现的更加稳重踏实些。

    姜教授将周小曼送到体校门口,自己晃悠悠的,继续朝老年大学走。可怜的陆小曼在门口就抓瞎了。她哪里知道艺术体操的训练场地在哪儿。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