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来时有灯火全集TXT下载->来时有灯火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第58章

    【92zw】    晋江自动防盗设置了V章购买比例大于30%才能看最新章  解开, 布袋子里装着一大堆的迷你工艺品, 各种造型千奇百怪。^^%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林简身体已经略有不适,不过职业病使然, 看到桌上那一大堆的东西, 被好奇心驱使着,她还是起身近前看了一眼。这一大堆仿制的赝品里面夹杂着两件古文物,其中一件是铜器的释迦牟尼佛坐像,佛像工艺巧夺天工, 上面还镶着几十颗的绿松石,虽然已经脱落大半,还是可见这座佛像的稀罕之处。

    旁边还有一个精致的藏。传法器, 估计就是被传言的神乎其神的嘎巴拉碗,法器本身用得道高僧的头盖骨制成, 碗底为黄金材质,面上刻着藏。文和火焰花纹, 周边镶嵌着最上好的绿松石和蜜蜡。林简对藏。传佛教的法器释义了解不多,可是光凭这精湛讲究的工艺以及外观的刻文,估摸着是清朝时期的文物, 她瞄了一眼就知道这两件都是无价之宝, 也不知道这么珍稀的文物到底是怎么流转到这些非法贩子的手上。

    这些珍稀文物都是不可再生的, 流失一件就少一件了, 最令人发指的是经常被非法分子远低于市价流转到国外市场, 用不上几年就会在国外市场上炒到无法估量的天价, 而这些文物的回归之路就是漫漫无期了, 有生之年都未必能得见流落在外的文物归程回国。

    无论是之前络腮胡手上的出土天珠还是面前的这两样,看他们的行程路线,如果络腮胡没出意外,很有可能也是要经过眼前这个客栈的。

    西藏,边界,印。度……这样得天独厚的路线,一旦被非法人员加以利用安排接应,是很容易避过漫长的边界线走私到国外的。林简看着面前这尊略显小巧的佛坐像和嘎巴拉碗若有所思。

    陈淮检查妥当后从这一大堆东西里面单拿了这两样在手上,又从地上捡了把钥匙拿着。

    林简还没回过神来,陈淮碰了下她的胳膊知会她出门,离开前又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轻手轻脚关门,之后火速回到他自己的房间,轻声关门后把他自己手上的两样文物在靠墙边放下。

    “怎么了?”林简见他脸色沉肃,估计是还有什么要紧事。

    “刚才打斗动静应该被店主听到了,他已经起来从楼梯走上来了。”陈淮的听力显然要比她敏锐许多,他说时环视房间,迅速思考着万全之策。

    “难道老板和他们是一路的?”林简想起投宿时老板打量的神情,还有没多久前特意送蚊香过来的插曲,她之前只当店老板开得黑店不是善茬,没想到和这两个文物贩子也是一丘之貉,林简原本没想明白的地方都逐渐清晰起来。^^^百度$搜索@巫神纪+www.92zw.la@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嗯。店老板是这边最大文物贩子包鼎认的义弟,表面经营不起眼的小客栈,实际负责下面所有分支的联络流转,同时给这伙人过路落脚做掩护,包鼎负责买卖交易,而他才是掌控文物运输流转的实际指挥人。”陈淮应了一声,毫无预兆地张开臂膀,作势要将她抱起来。

    “腿。分开!”他沉声应道。

    “干什么?”林简直觉没什么好事,明显不快地皱了下眉梢。

    “盘在我腰上。”他说完一把就将她悬空抱起,一只手托在她的臀部,还有一只手强行把她双腿分开往他自己腰间盘去。

    “你大爷的又耍什么幺蛾子!”她努力憋着不让自己情绪失控,声音虽然压在嗓眼里,明显抵触得厉害,“能不能有点新意别玩这套了!”

    “刚才发出那么大的动静,他在楼下虽然能听到声响,但是区分不出是哪个房间里发出来的,必须要让他以为是我们房间里发出来的动静。一男一女三更半夜弄出大声响,除了上。床的合理解释,总不会是心血来潮的在切磋比试身手吧?”

    林简紧咬下巴,没有出声应答。

    “现在搞清楚状况了吧!”他咄咄逼人,要她立马答复。

    她脑袋一侧,摆明了不配合的架势。

    他看出她的抵触。时间紧迫,他没功夫和她长篇累牍说个轻重缓急前因后果,一只手腾回来无意识地紧扣在她下巴上,他提醒她摆正立场。

    她的下颚立马有股痛觉传来,林简一直压着的火气蹭得冒上来了,她脑袋使劲一侧要从他掌心的桎梏中脱离出来,“有完没完!你抓你的文物贩我走我的阳关道!这事本来就和我没半毛钱关系!我没必要陪你演了一场又一场!”

    “你觉得他会放走知情者吗?”他咬牙反问了一句,“像刚才那样再配合一次,要不然就少不了一场恶战!”他在她耳边警告出声。

    “你怂什么!我不信以你的身手搞不定他!”林简想起刚才他利索拿下那两个人的场景,气势汹汹问道。她不理解他明明可以靠身手就能解决的事情,非得折腾出这么多幺蛾子。

    “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搞定他!”他在她耳边暗沉出声,嗓音冷冽,离得这样近,男人的吐息大半都钻进她的耳窝处,她气得胸前大起大伏着,后悔自己一步错搭上他的贼。船。

    外面走廊上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下一秒他直接抱起林简往背后墙上撞去,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发出不小的动静。

    林简吃痛地倒吸了口冷气,也只是发出点嘶嘶的声响。.

    外面的脚步声很轻,一门之隔,两人又都是早就了然的侧耳去听,外面的细微动静还是能够听得到的。

    熟悉的器械校对声,略有差池,外面上膛的子弹就会破门而入。

    林简不像他擅长交战体力耐力全都在线,经历这几次的惊心动魄就够她心悸发昏的了,她不知不觉中又滩出一身冷汗。

    他腾出一只手继续捏了下她的下巴,示意她赶紧弄出点暧昧的动静打消店主的疑心,她紧张过度下压根没有反应。

    他被毫无反应的林简堵得深吸了口气,那只手突然抽回,直接从她的睡裙下面钻上去,隔着她的内裤在她大腿根部顶了一下,酸麻的诡异痛觉传来,她敏感地哆。嗦了下,尽可能发出浮夸地呻。吟声。他继续抱着她往后面撞去,一边闷声唆。使,“爽就喊出来!老子就爱听你叫!”

    “还不消停点,刚才把桌角都撞坏了!不知道明天店主要讹我们多少钱!”箭在弦上,她这会别无选择,林简勉强咽下那口闷气,气喘吁吁地应道。

    “这点小钱有什么好计较的,店主人看着不错肯定不会讹多少钱的。家里和爸妈一起住,都不敢整出什么花头。大老远跑到外面就是图个刺激,要不然我脑袋抽风了答应陪你来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陈淮闷笑了下,全然没有刚才和她对峙剑拔弩张时的冷峻,他抱着她有规律的顶。去,继续惹出引人联想的动静。

    林简看了下房门靠墙处放的花瓶,居然和隔壁房间的一样,估计是每个房间里都放了一个,既然已经在演戏了,最后一次送佛送到西,她闷哼出声,继续没好气的抱怨起来,“刚才花瓶都被你撞到打碎了,待会小心点别踩到脚。”

    外面的脚步声依旧没有挪动,像是在判断一门之隔里面动静的虚实。

    “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嫌累,我明天肯定起不来了!”她又喘息着问了一句。

    “还在假期,明天又不上班,你有什么好担心的!给我专心点!”

    “你到底还要折腾多久,我困死了!”

    “难得状态好!老子今晚要爽个够!”他得意闷笑。

    “平时动不动秒。射,靠着壮。阳。药抖威风,小心精。尽。人亡!以后都硬.不起来!”林简意有所指地骂他,是真骂,近乎咬牙切齿。

    “老子就愿意为你精。尽。人。亡!”被他不怀好意的闷笑一带,她再忿然的骂声都变成了两口子间的打情骂俏而已。

    “三百万?那不得发了?鼎哥开价也太高了吧。”年轻人惊呼起来。

    林简觉得肺都快要憋炸了,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一点,幸好白雾缭绕还能遮挡一些。

    她刚换了口气,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她立马尽量小心地潜回温泉下面。

    “你懂屁!那条子在,鼎哥这么多年在边界埋的交易线眼看着是要全都作废了,要是把他给废了,鼎哥倒手一笔交易就能赚回来。要不是为了这操蛋,咱几个也用不着来回跑溶洞!鼎哥料事如神,上午刚通知大家伙按这个路线去截他,消息准没错!咱几个正好在附近动身最早肯定能最早追上他!待会追上了,哥几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干了这一票咱平分赏金,就用不着再在这个鬼地方瞎混了!”公鸭嗓的声音就在上方响起,他话音刚落,原本平静的温泉水面荡起水纹。

    公鸭嗓直接趴在温泉边咕噜咕噜灌了一肚子的水才起身,“妈的!赶了半天路,差点渴死老子!”

    公鸭嗓刚才说了那么一大堆,林简已经憋得面红耳赤,好不容易等到公鸭嗓起身,她立马钻出脑袋换气,只不过这次实在憋不住,动作略急,钻出水面的时候发出了一点动静。

    隔着那点氤氲朦胧的水雾,林简看到公鸭嗓转身,迅速趴下来似乎要瞧个究竟。

    她大脑空白一片,想着估计是避不开了,不过身体还是下意识地往温泉下面躲去。

    “怎么了?”身后继续有年轻人的声音响起,新的脚步声近至耳边。

    林简刚才潜下去,手上一不留神,袜子没拿住,自然往上浮,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只袜子快要浮到水面,心头忍不住狂跳起来。

    “前面有动静!咱们赶紧追!要不然待会被别的分队先追上得手,这三百万就没咱的事了!”另一个陌生人突然喊了一声。

    “好像有什么东西浮上来!”公鸭嗓警觉起来。

    “这边多温泉,泉水本来就会冒泡,有东西浮上来也正常,咱们赶紧追吧,正好咱们今天家伙齐全,天时地利都有了,这个发财机会错过就不值当了。”年轻人继续提醒了下,公鸭嗓才起身,脚步声渐远。

    林简不敢冒然钻出水面,足足又憋了十几秒,她正准备小心翼翼地钻出水面换气,脚步声又重新折回来。

    “你到底在看什么?”年轻人显然不解,语气已经隐有埋怨了。

    “可能是我多心了!”公鸭嗓再次看了下没有异样的温泉,说完后才急冲冲地往前面赶去。

    这次脚步声渐远后,林简猛地从温泉水面钻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等她呼吸缓回来才发现刚才憋气憋得晕乎乎,钻出来的时候手上本来攥着的衣物全都漂出去了,林简费力的去打捞自己的东西。

    她才捞到一半,耳边又传来脚步声。

    今天看来是衰到家了!

    有过之前的经验,林简手忙脚乱的把漂在水面的东西捡回来重新往水下钻回去。

    “别躲了!赶紧给我出来!”上面似乎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简怀疑自己在水下没听清楚,又担心还是刚才那伙人使的诈,她依旧在水下苦苦硬撑着。

    “听不懂人话吗!赶紧给我出来!”话音刚落,水面立马被搅起水花。

    林简确定是陈淮的声音,这才猛地钻了出来。她抹了把脸上的水花,无比错愕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没空解释,赶紧跟我走!”陈淮说时伸手过来,林简鲜少见着他这样肃然唬人的样子,莫名被影响地心事重重起来,右手一抬搭在他的掌心,陈淮一用力,她就从温泉里露出一截。

    晕!

    林简才起身一点就意识到被他一吓,居然都忘记没穿衣服,下一秒她已经松手退回原位,水面被她翻搅弄出大片水花。

    “我穿下衣服就好!”林简说了一句后扎回到水下去捞自己的衣物。

    “给你一分钟时间,一分钟后立马走!”他说完转身在一米开外等着她。

    林简慌慌张张的从水下捞起自己的衣物赤足踏回到外面的泥地上。

    “还有三十秒!给我速度点!”他听到她从水里钻出来的哗啦声响,语气明显不耐,“鞋子换好了吗?”

    林简刚穿好裤子,被他这么一吼,她又手忙脚乱的去穿鞋子,袜子都忘记去穿。

    “就好了!”林简火急火燎的应了一句,之后直接套了件打底衫,她才套到一半,陈淮已经转身,随着拉链的声响传来,他已经把他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往林简身上一披,林简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粗暴换上外套。

    “我的衣服!”林简看了下地上还没来得及穿完的衣服喊了一声。

    他弯身,飞快捞起地上乱七八糟的几件衣服打了个结拎在手上,还有一只手则是拉着林简直接跑了出去。

    被他这样用劲拉着,林简被迫和他保持差不多的脚力速度。陈淮拉着林简一直狂奔了好几公里,这才拉着林简避到其中一处乱石堆后。

    等到他松手,林简看到刚才被他紧拽的腕间已经通红一片,上面还有明显的手印在。刚才一口气狂奔几公里,这会停下来,嗓眼灼痛如荼。

    她艰难吞咽了下,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身上在后知后觉的散热起来。

    “喜报……”她还没说完,陈淮突然抬手压在她的后背上,被他这么大力一压,林简整个人都被迫匍匐在乱石堆后面的浅坑里,好在他还有一只手贴在地上,林简大半个身子匍匐在他的胳膊上,至少和咯人的砂砾隔开一点距离。

    林简反应过来,立马打住不说了。

    果然,外侧的大路上赶过来几个身形高大的汉子,每个人的手上都明晃晃的带着自制手。枪,看起来军。火应该挺足的。【就爱中文】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