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见光死全集TXT下载->见光死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98.第 98 章

    此为防盗章

    可是他当时丝毫没有犹豫, 直接说不行。原因自然是小素。她非常喜欢这里,虽然也是因为远离老爸可以更贪玩, 可这也是秦宇用来管教她的一个底牌, 至少在结婚前。

    谁能想到,短短十天就有了天大的变化!CNE江州分部建立,秦宇要跟EPCR走, 先不说这样的工作机会有多难得, 光是回家还能领高额的驻外派遣费就足够别人羡慕死了。当时他就意气风发地发短信给小素:跟老公一起走!

    短信发过,秦宇就做好了要费一番口舌、软磨硬泡的准备。一定好好哄小素,就说这是自己事业上难得的机会, 又只是CNE内部调动,以后想回来还可以再回来。到时候一两年过去, 结了婚有了房子, 再有了孩子, 还回来干什么?

    就在秦宇还在琢磨该买个什么样的礼物哄她的时候, 老婆居然自己主动申请调动了。

    吴磊都说这简直就是为你丫量身定做的完美计划啊!

    下班后,吴磊他们一帮人闹着他请客,秦宇也打算一醉方休、好好嗨一场。可是接小素的时候才发现她脸色惨白,病得很虚弱。老婆这么乖,秦宇心疼得很,跟吴磊他们说今晚不去了, 带着她打车回了家。

    一进家门, 小素就瘫在床上。秦宇也挨着她靠在大靠枕上, 拿出手机, 研究着叫什么外卖。

    忽然她轻轻转过身,手臂搭在他身上,人软软地贴着他。

    她从来没有这样主动过。

    夕阳落尽,一点余辉把小屋照出幽幽的橘色。

    她闭着眼睛,小脸病了这几天瘦得厉害,可怜兮兮的,连平常那种总是按不住的精力带出的淡漠都不见了。周末他就要先跟着IT组往江州去,下周工程这边才会开大车过去。小别就在眼前,想着回到江州两人很可能要各自在自己家住,秦宇心里突然舍不得。

    身体往下挪了挪,将人搂在怀里,“怎么样?好些了吗?”

    她没吭声,鼻息很弱,秦宇低头吻在她额头上,“小素素,回到江州咱们也租房子住吧,好不好?不让爸妈他们搀和。”

    她抬起头,轻轻吸了口气,两个人离得这么近,暧昧的温暖。

    “咱们还在公司附近租,可以每天走着……”

    秦宇的话还没完,她软软的唇忽然贴了上来,气息颤颤的,女孩儿的清甜传在他的齿间,如此撩人!

    秦宇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她主动来吻他,这绝无仅有的画面是他在恋爱不到半年后就做梦都不会再梦到的情形!

    她漂亮,可爱,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让他在人前长足了面子,唯一的遗憾就是对男女之事兴趣寡淡。吴磊说,寡什么淡?等享受过高//潮,你让她清高她都不肯了,能累死你。比如,许露。

    她的舌探了进来,惊喜在这一天的兴奋助力下,秦宇感觉到身体里几乎要喷薄的精力!丢了手机,手臂裹了她的腰一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她好像没准备好,身体突然很不自然地哆嗦了一下。他哪还顾得,疯狂地吻了下去。

    “小素,小素,我爱你,小素……”

    这一次没有事先的计划,他口中不再是薄荷的味道。这么久之后,又像第一次被他亲吻,那种异样伴随着一种惯性的熟悉,让她嘴巴都发木。可以坚持,并不觉得难过,只想要咬一下牙,可是,不能。他的舌充斥在她口中,搅得她心口发闷,屏着气不想吸允口中,在他紧紧的压迫下,她快要窒息。

    昏沉沉的头脑已经无法指挥她的感官,迷离之中那僵直了一下午的麻木像突然消失的防火墙,真实的一切将她完全吞噬……

    兔子再也不会见到腰了,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小屋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黑暗让人的**更加狂热,顺着她的脖颈吻下去,他几乎是在啃咬,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掀起那薄薄的线衫,粉嫩的胸衣把她托得那么漂亮,他的眼睛都在充血。

    他突然直起身将自己身上的毛衣脱去,衬衣,很快他就赤//裸了上身,在他压下来的一刻,安小素忽然觉得沉入了水底……

    有的防线必须突破,否则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浮上水面做个好女孩……

    他的手心有点湿,在她肌肤上用力走过,那一夜身上留下的力量就这样被抹掉。她睁着眼,看着屋顶贴着的夜光星星纸,像野营那晚明朗的天空,篝火,鸡尾酒,还有肩膀……

    眼睛忽然有点痛,她轻轻地,轻轻地合上眼帘,依然多余出一颗泪滑到枕边。

    他终于在她身后摸到了那一排小挂钩,突然的崩开,身上的束缚解脱,胸口凉凉的,她猛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在他要俯下身的一瞬间,她忽然一阵恶心!抬手用力撑住,“不要!”

    欲//火燃烧,平常文弱的IT男力气大得惊人,安小素两手撑不住被他死死压住,急得叫,“走开,你走开!!”

    “我要你,小素,听话!”

    “我不喜欢这样,我不喜欢这样!”

    “总要这样的,你,你不再让我等了!”

    被他握了两手压得动弹不得,埋头下来,安小素急得咬牙,“呃!”

    浑身虚弱冒汗,越挣扎越无力,无望之中,她像困在笼子里的小兽 ,扭头照着他的手腕一口咬了上去。

    “啊!!”

    秦宇疼得一把甩开她,起身打开床头灯,看着那深深的牙印几乎要渗出血珠来,气得骂,“安小素!你是不是有病啊?!”

    她没吭声,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他妈真是有病!!”

    秦宇气得一把打翻了靠垫砸在她身上。

    ……

    周日。

    一大早,林虹就往兰溪东路来。下周三小素随着分部人马往江州去,秦宇昨天下午就跟着IT的设备车先走了。听说他们已经把小素房里所有大件的东西都搬到了他那边,现在林虹就是要过去帮着最后打扫、收拾交房。

    林虹上了楼,发现大门虚掩着。推门进去,厨房里已经全空了,走廊墙壁原先挂着小素用一堆破东烂西做的立体工艺画也都摘了,留下一个个灰色的方框。

    进到卧室,她常喜欢窝在上面的红色拇指沙发和钢琴漆的单人床都已经搬走了,可是衣服、鞋子有的还挂在柜子里,有的摊在箱子里,还有散落各处的书、抱枕、毛绒小熊,一片凌乱。

    人呢?

    林虹正要转身出去找,看到了书桌后那双五指卡通袜子。

    走过去,书桌和阳台门之间的地上坐着一个人,一件宽大的白色卫衣,一双袜子,正出神地看着不远处那只翻倒的小熊。

    林虹蹲下//身,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哎,怎么了这是?”

    “姐……”

    “嗯,”

    “我和秦宇睡了。”

    “啊??”林虹吓了一跳,“真的啊??”

    她笑了,埋头在膝上半天不动。

    林虹一巴掌拍到她身上,“你丫的,吓我一跳!”

    安小素抬起头,“我不行啊。一脱了bra就觉得冷,看他,就觉得……恶心。”

    林虹这才看到她眼睛里布满血丝,木呆呆的,半天也不眨一下,“你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吗?”

    “我……不想跟他睡。”

    “小素,”林虹握了她冰冷的手,心疼道,“咱不跟他睡,啊?你病了,又太累了,回家去好好休息休息,跟老爸老妈谈谈心,也许你会发现……”

    “我会发现,我更爱秦宇了……”

    沙哑的声音幽幽的竟然带了一丝戏谑,林虹才觉得自己的话没意思。秦宇是她老爸选定的完美女婿,回家去,只会有更多“温暖善意”的劝合,让这个没有立场的乖乖女义无反顾地去爱他。

    回江州,这好像是一切本来的起点,又好像是终点。

    安小素的终点。

    “小素,婚不能结。至少不能急着结,要等等看,等到……”林虹一直以过来人的身份自诩,可此刻看着面前这一双无神的眼睛,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等什么?

    人生从来都不是公平的,爱情更不是。难道要劝她为了一份虚无缥缈、还没有到来的爱情放弃门当户对、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的婚姻吗?

    更何况,她现在心里横着的是那样一个男人。

    岳绍辉……

    秦宇乏味,跟着他也许没意思,可至少有平平淡淡的安全;如果非要痴望岳绍辉那样的男人,飞蛾扑火,弄不好,会把她烧焦的……

    秦宇如果不是个好的选择,岳绍辉,更不是。

    林虹的沉默反倒换来了安小素的安慰,“好了,我没事。我们收拾吧。”

    “哦,好。”

    两人起身,安小素好像已经坐了很久,腿发软,一步没站稳,扯了一把桌上的衣服。

    啪,清脆的一声。

    两人低头,是那块Omega,很清晰的一条裂痕……

    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安小素屏着不敢笑,把吐司递给他,“你爱吃的草莓酱,要吃得饱饱的才有力气。”

    秦宇接过来咬了一口,看着她的脸又是红扑扑的,“你早晨又出去跑了?”

    “嗯。不过是很小的一圈,热了一下身而已。”

    “真不嫌累。”

    今天是企业运动会,七点要在公司集合一起坐大巴往岛上去。早晨五点半秦宇睡得正香就被安小素通通地砸开了门。

    “这两天被你拉练得我浑身酸疼。”

    “没事的,跑起来就不觉得了。”

    “就不该练。”

    “不练会受伤的。”安小素抬手给他捏捏胳膊,“没事哈,熬一下就好了。”

    “熬一下?那可是五公里啊!”秦宇最讨厌的就是跑步,觉得这种运动既没有趣味性又没有观赏性,简直就是浪费生命!“CNE真是有病,谁爱参加参加呗,干嘛新员工必须参加。”

    从接到通知那天起秦宇就一直抱怨,安小素虽然听着烦,可也是有点遗憾,迷你马拉松和单车基本是同时开赛,这样她就不能参加单车赛,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能火上浇油,像哄宝宝一样把牛奶插好吸管递到他嘴边,“哪有五公里,4.2公里。我跟你一起,今天天气这么好,岛上风景更好,咱们就当郊游了好不好?不跑最后就行了。没准儿还能走一会儿呢,去年不就有人是溜达回来的嘛。”

    秦宇这才心里舒服点,握了她的手,摸摸戒指,“好吧,听老婆的。”

    ……

    大厦门前的双层豪华大巴上挂了CNE的蓝色标志,差十分七点,要去参赛的员工和啦啦队已经陆续都上了车。安小素和秦宇到的时候大巴上已经快坐满了,一上车,就听到林虹叫,“小素!这边!”

    一看林虹身边空着的一个座位,秦宇只好松了安小素的手,识趣地往上层去找位子。

    “起这么早,你这啦啦队长真尽职。”坐到身边,安小素打趣儿林虹,“林姐夫没摁住你啊?”

    “切,”林虹不屑,“那个懒猪还睡着呢!今天我要去看球赛。”

    “球赛?你什么时候喜欢球赛了?”

    林虹凑到安小素耳边,“今年CNE的篮球是岳总带队,光想想那个场面就热血沸腾啊!”

    “他要打篮球?”安小素惊讶,没听说练啊。

    “他?叫得这么亲,跟你的腰又有新进展了?”

    “别胡说。”安小素拍了林虹一巴掌,“就是相认了一下而已,也没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林虹抓起她的手,“这么大的戒指,就是警告他:名花有主,你丫后退。”

    正说着,车下上来一个人,黑色休闲外衣敞着领口,里面是浅灰色的T恤,下身黑色运动裤,背着一个健身包。高大的身材,简单的颜色,形状与姿态都恰到好处,

    “看见没,丫来了。这么简单的衣服让他一穿,这一车男人五颜六色各种名牌运动服就都没意思了。”林虹悄声说,“不过,这种男人就是用来远观YY做春//梦的,不是伯爵的女儿,谁特么能当得了灰姑娘。”

    安小素噗嗤笑出了声,赶紧低头。

    七点准时出发,周末的早晨路况很好,不过开到岛上也要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大家聊了一会儿,就都补起觉来。见林虹也靠在窗边闭了眼,安小素摸出手机,敲了几个字:我的水瓶子。

    因为常运动,安小素习惯随身带着一个水瓶子。这几天改图纸都是加班到很晚,有老板亲自审核,米娅对她也不好发作。周五下午四点多钟全部改完,然后就送去审核,一直审到八点多,下班的时候秦宇来接,安小素走的匆忙就把水瓶子忘在了老板办公室。

    T腰:在我包里。现在给你?

    眼看他回过头,安小素吓得赶紧打字。

    兔子:不要不要!我带了另一个!

    距离五六个座位,不用看都知道这家伙又笑她了。好紧张,真怕他站起来给她递水瓶子。还好,他安安稳稳地没动。

    兔子:要打球?

    T腰:Bunny first.(看兔子先)

    兔子:Don’t. (不要)

    T腰:Y (为什么?)

    兔子:Can’t win! (赢不了)

    T腰:Salad finishes bunny off!(沙拉干掉了兔子!)

    安小素嗤嗤笑。

    ……

    参赛的一共有二十家单位,各行各业,都是本区的缴税大户,这其中唯一算得上CNE的同行就是街对面的设计院,难得地也来参赛。

    迷你马拉松全程4.2公里,绕着湖边花园,一圈大概是一公里,观众在花园里走动着基本上就能看到全程。

    每个单位都发了带着本单位LOGO的T恤,冬天的运动服外套T恤,虽然统一,可是很难看。CNE没有让大家穿T恤,而是一人发了是一条公司标志色的天蓝领巾,打了扣子,配在运动服上很显眼,也很漂亮。

    检录的时候,吴磊带了女朋友许露来给秦宇和安小素打气。许露是化妆品公司的,也是参赛单位之一,今天穿了一身名牌运动服,妆化得很精致。

    安小素还奇怪,不怕妆花吗?许露才笑说她不参赛,她们公司为了赢大部分都派来的是男员工,又说CNE倒真实在,马拉松还有女员工参加。

    吴磊说,你懂什么,人家这是蜜月跑。

    这一提,许露就又拿起安小素的手来羡慕了半天大钻戒。

    ……

    比赛开始了。

    企业运动会跟大学联赛相比,虽然不会十分重视地有人提前组织训练,可是名次跟面子的重要性也不比联赛的差。各单位基本都出动了高层,一来给员工加油,二来也是个社交场合。

    刚一跑起来,就有人冲到前面领跑,CNE今年新招的几个应届毕业生也跟了上去。安小素陪在秦宇身边,两个人不紧不慢地随大溜。天气好,岛上风景宜人,秦宇心情不错,牵着她的手还能说笑几句。

    一圈下来,几分钟的时间,秦宇的呼吸明显喘了起来,汗也往下流。安小素递水给他,“不要大口喘气,慢慢平稳下来。”

    秦宇很烦躁,摆摆手,没接。

    两圈下来,整个马拉松的人马已经彻底拉开,一圈跑道上都是人。汗,热,秦宇的速度越来越慢,两手掐了腰,脚步也拖沓。

    安小素拉着他前后望了望,CNE的形势实在不容乐观,行业特殊,绝大部分都是工程师,而别的企业派来的大多是销售队伍,就算平常不锻炼,身体素质也比每天坐在电脑前的人强多了。

    为了显示团队合作,迷你马拉松的计分标准是按权数计算,前三名和后三名的权数值高,也就是说中间完成的就算时间有所不同,分数差别不会太大,可如果占了前后三名,基本就是一招定乾坤了。

    跑到第三圈的时候,领先的队伍里已经没有CNE的人了。安小素拖着秦宇,勉强追在后十名。场地中间喊加油的人走得乱七八糟,感觉周围一堆蓝领巾,很扎眼。

    正是烦躁,忽然,空中传来一声口哨,清脆响亮,穿过嘈杂的人声直击耳膜!

    在现场的时候,腰教给她怎样打口哨,这是野外生存一个小技巧,安小素两下就学会了。宁静的雪夜,可以呼救,也可以打出美妙的旋律。

    急忙寻找过去,高大的身影冲着她用力一挥手:GO!!

    安小素一咬牙,丢开秦宇,“我走了,你不许落在后三名!”

    摘下腰上的水瓶子灌了两口,剩下的统统倒在了头上。清凉的水立刻让人振奋,安小素甩开脚步,奔了起来。

    突然加速的女孩儿像人群里一条穿梭的小鱼,苹果绿的紧身上衣飘着天蓝色的领巾,步伐轻盈,像刚刚起跑,精力旺盛到几乎要弹跳起来。

    场中CNE的啦啦队们在林虹的带领下,也像突然打了兴奋剂,追着喊起来,“安小素!安小素!小素加油!!”

    最后一圈,一个女孩追着三个男人,纤瘦矫健的身影,毫不费力,男人们积蓄起来最后冲刺的力量显得汗水淋淋、过于沉重,等到女孩擦身而过,轻盈得像起飞的水鸟掠过水面。

    最后十分钟这戏剧性的扭转让扩音器中主持人的声音激动得发抖,场上一片欢呼!

    主持台边的凉亭上,张星野摘下了太阳镜,看着最后五十米以短跑冲刺的速度冲向终点的女孩,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这丫头真特么厉害,跑起来简直像匹小野马!”

    “是兔子。”

    “嗯?”

    张星野还没反应过来,岳绍辉已经从亭子上下去,进入人群里。

    “小素!小素太棒了啊!!”

    林虹叫的嗓子都哑了,搂着安小素好不容易才从人群里挤出来,正要往花园里面去,看着迎面过来的人,赶忙停了脚步。

    她红扑扑的脸一直在笑,抬头看他,阳光遮下来好刺眼,可是,他也在笑。

    “岳总,咱们应该差不多能拿冠军吧?”林虹问。

    “已经是冠军了。”岳绍辉递了手中的水瓶给安小素,“这就不该是个集体项目。”

    “团体。”安小素接过喝了一口。

    “团体项目。”

    “岳总!”一个CNE的员工追过来,“篮球那边开始检录了。”

    “好。”岳绍辉答应了一声,“我先过去。”

    “嗯。”

    看他走远,安小素又大大地灌了两口,盐水饮料,很解渴,刚放下,就见林虹一脸异样地看着她。

    “怎么了?”

    “安小素,你是不是瞒着姐什么?”

    “瞒你什么了?”

    “你俩的奸//情简直秀一脸啊!”

    “你胡说什么啊!”安小素冤枉得莫名其妙。

    “他给你的水瓶子是他喝过的啊!”

    嗯??安小素一愣,低头,蓝色的饮料果然只剩了小半瓶。抬手擦擦嘴角的水渍,抿了抿唇,混蛋!

    气氛达到了**,连音乐都嗨了起来。好容易挤到跟前的老五眼泪汪汪的,拉着安小素的胳膊:“你这家伙,都幸福傻了吧?”

    幸福傻了……

    安小素躲在秦宇怀里,遮着眼前纷乱的光线,脸上的笑动不了,人真的是傻兮兮的。

    服务生推进更多的酒水、小食,刚刚暗下的背景大屏幕也亮起来,浪漫的音乐映在墙上变幻着各种图案,人声喧嚣,庆祝派对才算开始。

    订婚的两个人终于从焦点中心退了出来,坐在沙发上秦宇看着怀里一直低头摩挲戒指的人,“喜欢吗?”

    耀眼的钻石在纤瘦的手指上显得特别硕大,对着腕子上那只老旧的Omega耀武扬威的。安小素用袖子遮住手表,点点头,“这得好几万吧?”

    “你喜欢就好。”秦宇握了她的手很满意地摸着正正合适的戒指,“不能让你去挑,我选的经典款。”

    “你怎么……事先也不跟我说一声?”

    “Surprise!”

    难得听他说英文,安小素笑笑。

    看她笑得有点勉强,秦宇握紧了她的手,“我本来也想就咱们两个人,可觉得你喜欢热闹,这些人也好久不见,一起分享,不好么?反正,他们也都知道。”

    秦宇生性好静,并不擅长搞这种人多的聚会,今天这一场,这个地方,一切都是在迎合她,安小素心里觉得应该感动,可这一句“他们也都知道”让她意兴阑珊,噘了噘嘴,“小姑也在凌海,都请了,怎么没请小姑啊?”

    “钟叔叔说家里人等咱们回去再庆祝。”

    “爸爸知道?”问出口,安小素就觉得多余,没有老爸的许可秦宇绝对不会擅作主张。

    在她恋爱这件事上,总觉得秦宇签了老爸的什么合同,严格地遵守。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很少吵架,因为跟秦宇吵架就好像是在跟老爸顶嘴。

    “岂止知道,他们四个人已经问过好几次了。”秦宇笑着摇摇头,“每次问了又说不急,我还……”

    “哎呀,抱着老婆就不撒手!过来喝酒!”

    秦宇话没说完,就被他们寝室的老三一把重重地拍在肩上,冲着安小素嚷嚷,“小素,恭喜你啊,以后我们老四就是你的人了,今晚能再让他单身一会儿么?人生苦短啊。”

    老三是他们寝室最后一个有女朋友的,却是最早一个结婚的,一番感慨惹得秦宇起身推他,“滚滚滚。”

    老三好像已经酒精上了头,搂了秦宇的脖子,“兄弟,今儿是你失去自由的大日子,大日子啊,咱们必须一醉方休!”

    “你再大点声儿,嫂子听见今晚就让你恢复自由。”

    “小素,你别听老四瞎说,他不需要自由,这几年一直巴望着献身给你。”

    老三嘻嘻哈哈地话锋一转把秦宇装了进去,安小素笑了,秦宇拖了他走,回头说了一声,“我去了啊?”

    “嗯。”

    安小素往后一歪靠在沙发上,看着女生们在嘻嘻哈哈地切蛋糕,每个人都特别高兴,像那年大二大家都得了奖学金……

    旋转的奶油花边被切开,露出厚厚的海绵蛋糕,音乐在变幻,图案映在蛋糕上落得很实在,安小素忽然感觉自己的人生也很实在,可以看到尽头……

    ……

    秦宇喝多了。

    送他们上出租车,吴磊一直在给安小素道歉,好像犯了什么大错。安小素挽着秦宇的胳膊支撑着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纳闷儿以前怎么不知道那几个罗汉哥们儿这么能喝,秦宇他们整个寝室来挡酒都被喝倒了,最终攻陷了秦宇。

    秦宇并没有醉得东倒西歪,只是脸通红,人有点迷糊。两人回到他的公寓安小素就去泡了一壶浓茶,等她回到客厅,秦宇已经把外套和羊毛衫都脱了,解开衬衣扣子,正在开空调。

    安小素刚把茶盘放在桌上,就被秦宇从身后抱了,下巴磕在她肩头,熏熏的酒气。

    “喝点茶,解解酒。”

    “老婆……”

    陌生的称呼这么暧昧地呵在耳边,安小素愣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找不到合适的字眼,拍了拍他的手臂,“早点睡吧,今天一天也累了。”

    “不累。你陪我……就不累。”他喃喃的,像是迷糊了。

    “不早了,明天还上班呢,我得回去了。”

    “今晚不走了。”

    这是个陈述句。既定事实的陈述句。安小素蹙了眉,“真是多了,赶紧去洗洗睡。我走了。”

    她说着就挣,秦宇借着酒劲箍得更紧,“住下。你的房子已经退租了。”

    “什么??”

    “我出差前退的,就到这个月底。”

    安小素用力一挣,转过身面对着他,“为什么要退掉??”

    “因为我们要结婚了。”秦宇眯着醉眼看着她笑,“还不该住在一起啊?”

    “可,可还早呢啊!”

    “早什么?明年五一节的婚礼,这之前要领证、看婚房、装修、筹备婚礼,很多事情要忙,住在一起方便。”

    “等等等!”这一堆繁琐,听得安小素直摇头,“五一节?谁说的??”

    “钟……”

    “别说了!”安小素忽然喊出了声,“这是我自己的婚礼,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好了,”一看她急了,秦宇赶忙抱了安慰,“别生气,家里人商议这些杂事的时候你还在作业现场,怕打搅你工作才没说。这不我一回来就告诉你了么?从现在开始,事无巨细都让我老婆参与,行不行?”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