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记忆深处有佳人全集TXT下载->记忆深处有佳人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65.走红

    由于渣作者结尾总是卡肉被下蛊, 需读者购买本文V章满80%解蛊  苏格明显看到李默的表情有点抽搐, 显然他不喜欢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管他叫叔叔。

    “您好,李先生。”苏格假装不认识对方,客气地伸手打招呼。

    李默回握住她的手,捏的时候用了一点力。他的手掌大而有力, 传递给苏格一种极强的掌控欲。她有点抗拒这种力量,迅速把手抽了回来。

    孙露云在旁边开玩笑:“叫什么先生啊,你跟我一样叫叔叔就好了。”

    李默脸上的抽搐愈发明显了。他瞪着苏格,目光里有浓浓的警告。

    你要敢叫就死定了。

    苏格低头暗笑,好在孙母上来解围, 把李默拉到一边说话去了。苏格松一口气,和孙露云到一边的餐台拿东西吃。

    话题自然围绕着李默转。

    “我李叔叔医术真的高。我跟你说过吧,我上大学前的那个暑假查出脑子里有个瘤, 可把我爸妈吓坏了。后来是李叔叔给我做的手术, 瘤被完整地取了出来,一点后遗症没有。你说他是不是很厉害?”

    孙露云做过手术的事情苏格知道,她还给自己看过脑袋上那道疤。不过苏格没想到, 那个医学大拿就是李默。

    同样, 孙露云肯定也不会想到,自己住进的会是李默家。

    还是别跟她说得好。

    苏格拿起果汁抿了一口,抬头就看到李默身边又围了好几个年轻姑娘。清一色的大美女,盘正条顺, 随便提一个出来跟李默站在一起, 都让人想赞一句珠连璧合。

    “他是挺厉害的, 很受女人欢迎。”

    孙露云一脸不屑:“那些骚/货!”

    说完觉得不妥,抱歉地冲苏格笑笑。

    “我知道这样说不好啦,可是那些人真的很讨厌。每次我请李叔叔来家里,她们总能知道消息,然后想着法的上我家来,跟一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

    “那些是什么人?”

    “我的表姐、堂姐,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阿姨家的姐姐妹妹们,苍蝇见了血似的。每次搭讪的借口还特别老土,一水儿地请他给自己家人做手术。太拼了吧,生病这种事也能随便乱扯吗?”

    “搞不好人家真有病呢。”苏格叉了块拿破仑蛋糕搁嘴里,含糊不清地笑,“我看他挺享受的。”

    “我李叔叔就是这么个人,跟谁尤其是美女,从来都很客气。不过你别以为他会对她们上心,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说的就是他那样的人。”

    “你最近水平渐长啊。”

    “那是。”

    孙露云叉腰乱笑,又傲娇又鬼马,闹得高兴了抓过苏格的手,就拉她进舞池跳舞。

    苏格嘴里的蛋糕还没全咽下去,扯着裙角脚步凌乱地跟了过去。两个漂亮姑娘合舞,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李默就倚在吧台边欣赏,一边跟孙母聊孙露云的恢复情况,一边肆无忌惮地看着舞池里苏格曼妙的身影。

    她动起来比安静的时候更漂亮,笑容也好,纯真不做作。跟周围妆容精致的淑女们比起来,她更像一头无意闯入的鹿。有些格格不入,却又不被束缚。

    他顺手搁下酒杯,向身边的一位美女发出邀请。对方自然答应,两个搂着滑进舞池,很快就来到了孙露云和苏格的身边。

    孙露云一看到她那表姐,眉就皱成一团。她嘀咕着暗骂了一句,苏格没听清,问她:“你说什么?”

    “没什么。苏格,咱们换一下。”

    “换什么?”

    苏格还没反应过来,孙露云已经把她推了出去。身后一只有力的手托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苏格下意识就跟着转了一个圈,然后就跟李默面对面撞上了。

    刚才是变戏法吗?两对舞伴瞬间交换,没有一点违和。

    跟李默跳舞的是孙露云的表姐许欢,好事被搅显然让她很恼火。她掐了一把孙露云:“我警告你,别找麻烦啊。”

    “姐,你都是订婚的人了,怎么,还想给林昭哥哥戴绿帽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林昭是我的人,你别打他主意。”

    “那你就好好对他,别总拈花惹草。否则我要你好看!”

    苏格看她们两个乌眼鸡似的模样,忍不住问李默:“她们怎么了?”

    “私人恩怨,咱们别掺和。”

    说着他把苏格往舞池外围带了几步。苏格还好奇地往那边张望,被李默强行把头扳了过来。

    “他人的**,最好别窥探。”

    苏格耸耸肩:“好吧。”

    反正她也不急。孙露云这人心里藏不住事儿,她要不痛快了,回头肯定第一个找自己倒苦水。

    她现在比较急的是,李默一手搭在她腰上,一手握着她的手,一点放开的意思都没有。

    “我不跳了,我要回去了。”

    “才来就要走,主人家该不高兴了。”

    “我渴了,放我回去喝点水。”

    “跳完这支再说。”李默加重了搁在她腰间的力量,把苏格整个人往自己跟前搂了搂。

    两人离得这么近,苏格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拂过自己的头顶。

    说不害羞是假的。

    “蛋糕吃多了吧。”

    “什么?”

    李默放开她的手,在她的唇角边轻轻一抹:“下次记得擦擦嘴,要不别的男人该有歪心思了。”

    这话没瞎说。就刚才苏格进来到现在这么一会儿时间,李默已经听到不止一个男人在那里讨论她。

    有些还算客气,夸奖欣赏为主。但也有那些猥琐下流的,已经在那儿考虑怎么把苏格骗**了。

    女生长太漂亮真不是件好事儿,平白比别人多了几分危险。

    苏格却没想到这个,她完全被李默那一抹给搅乱了心神。这个男人太爱撩人了,随便一出手,就害她少女心泛滥。

    她能感觉到自己微微发热的身体,以及慢慢变红的耳根。

    周围似乎有不少目光正注视着她,这更令人紧张。短短的几分钟舞蹈对苏格来说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音乐停止,她立即甩开李默,快步逃出了舞池。

    孙露云追了过来,看她满脸通红,关心道:“怎么了?”

    “喝了点酒有点上头,我先回去了。”

    “别走啊,十二点我还要切蛋糕呢。”

    “我吃过了。”

    “那些不算啊。”孙露云拉着她不让走,“你先跟我上楼,我找个房间让你醒醒酒。”

    两人边说边往楼上走,孙露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频频回头看她:“你喝酒了吗,你刚刚不是只喝了果汁吗?”

    “喝了喝了,喝得不多。”

    苏格随口敷衍她,两人停在了一间房门口。孙露云给她开了门:“这是客房,你随便用,累了就躺一会儿。到时间了我再叫你。”

    苏格心不在焉应着,进屋后反手把孙露云推出门去。

    安静的房间让苏格一颗狂跳的心慢慢平复了下来。她走到沙发边坐下,回忆刚才的情景。

    李默的指尖粗糙却有质感,与皮肤相触的时候,苏格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那是女人对男人才有的反应。

    但让她奇怪的是,她对着顾煜廷从没有这种感觉,最多就是不讨厌罢了。

    所以她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还是因为对方长得太好,一时迷惑了她的双眼?

    她起身进浴室冲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出来的时候听得外头有人敲门,她以为孙露云又回来了,便过去开门。

    门一开她愣住了,一个完全没想到的人站在那里。

    苏格惊诧开口:“怎么是你,顾煜廷?”

    她是不是眼花了?

    顾煜廷一身黑衣黑裤,透出几分阴冷的气息。他**声音粗重,目光有些闪烁。苏格的潜意识里冒出一丝危险的信号,立即把门合上。

    可对方出手更快,直接把门顶开,一个闪身冲了进来。

    苏格想叫,顾煜廷伸手狠狠捂住她的嘴,把她整个人推到了墙上。苏格撞到了后脑勺,痛得直发懵。她想也不想就抓起对方的手,重重地咬了一口。

    顾煜廷火了,一脚踹上门,随即下手打了苏格一巴掌。苏格被他打到了墙上,捂着脸半天动弹不了。

    这男人下手真狠。

    苏格脑子飞快转着,想不好要怎么脱身。突然她觉得脖颈处一凉,想抬头却听到顾煜廷冷冰冰的声音。

    “我劝你最好别动,否则你这张漂亮的脸,可就保不住了。”

    苏格意识到那是一把刀,心里的恐惧又加重了几分。她颤抖着声音问对方:“你想干什么?”

    “给你个教训。”

    顾煜廷伸出手,捏住了苏格的脸颊,刀锋轻轻划过她的皮肤,他满意地露出一个渗人的微笑。

    “头一回有人敢这么对我,苏格,你胆子不小。”

    但一背过身去,女二号立马原形毕露。凶狠、毒辣,心机深,男女关系混乱得一塌糊涂,整个一一个白莲绿茶女表。

    苏格看完剧本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幸好她只是个配音的。

    真同情演这个角色的那个妹子,明明颜值不输女主,却得演一个人人喊打过街老鼠似的角色。

    江眉也在同组,负责给傻白甜女主配音。她一早就跟苏格提过这个女主:“都说女配比她好看,可是没办法,人家没她手段高,只能给她当陪衬。”

    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逃不掉“潜规则”三个字。

    苏格知道她是在暗示自己,对此一笑而过。人生有所为有所不为,她要真想发财,答应了李默的要求,她现在就能成亿万富婆。

    江眉头一天见她吓一跳,几次想跟她说悄悄话,苏格都没接茬。她知道江眉要问她的伤,可她没打算跟人说。

    李默的意思是不要声张,这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孙家那边极力封口,基本上把消息圈定了仅有的十多个人身上。

    剩下的只要苏格自己不开口,别人就不会说什么。

    孙露云给她打电话道歉,苏格倒没怪她。

    “这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知道是谁干的好事吗?尚甜甜,那个贱女人别让我碰上,我非废了她不可。”

    苏格对这个有点意外。她跟尚甜甜最多也就是不亲密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矛盾。平日里她时不时放冷箭,苏格就回一点软钉子。没想到这人心眼这么小,借刀杀人的本事使得不错。

    “我记得你没请她吧?”

    “没请,假惺惺的女人。不过她知道我的生日,刚进校的时候不知道她的德性,我不是请过她一回嘛。她就告诉了顾煜廷,撺掇他来找你。你跟周声的事情是于菲跟他说的,两个惹事精。”

    苏格当真头痛,至于这么恨她吗?

    午饭是一堆人一起吃的。苏格脸上的伤太明显,别人不可能看不到。有跟她相熟的男生就在那那开玩笑,问她是不是玩手机撞墙上了。

    苏格顺杆往上爬,笑着道:“不是墙上,是撞门上了。风太大又给弹回来撞墙上了。”

    众人哄堂大笑,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

    晚上的时候,苏格跟男主角配一段腻腻歪歪的感情戏。女二号当着心上人的面,柔情似水温柔可人,那声音嫩得能掐出水来。苏格使出浑身解数,一张嘴那声音甜得能抖落二斤糖。

    还不如去配石月红那个泼妇来得痛快呢。

    这一段配得苏格筋疲力尽,出来的时候人还在那个状态里,跟谁说话都带着三分甜蜜蜜。

    江眉在那里感叹:“你这脸蛋再配上这声音,简直天下无敌啊。”

    苏格瘫在椅子里,简直不想再说一句话。

    偏偏这时候电话响了,她接起来的时候声音没变,那一声“喂”听得电话那头的李默心头一动。

    知道她声音好听,却不知道原来还能这么柔媚动人。

    他不自觉也压低了声音:“在哪儿?”

    “工作呢。”

    这最后一个“呢”字害苏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清清嗓子坐直身子,强行恢复到了平日的状态。

    “你找我有事儿?”

    “刚才那声音就挺好。”

    “什么?”

    李默轻笑:“没什么。我不是叫你在家多待两天。”

    “开工了,我伤得也不厉害,不需要请假。”

    这么不听话,李默也是拿她没办法。

    “收工了吗?”

    “快了。怎么了?”苏格有点紧张,起身走到角落里,小声道,“是不是顾煜廷那边有事情?”

    “没有。我刚从医院出来,给家里打电话阿姨说你不在,就问问你。”

    “哦。”

    苏格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么暖心的举动叫她有些感动,可是她又能问什么呢?总不能直截了当问对方,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吧。

    会被嘲到死吧。

    两人都没说话,气氛有那么点尴尬。正巧有人从苏格身边经过,就是白天开她玩笑那个男生。人见苏格神神秘秘的,就凑过来笑:“小苏跟人聊电话,男朋友吧。”

    苏格赶紧捂住手机,随口将他打发了,然后冲李默道:“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你发个地址给我。”

    苏格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地址?”

    “你现在在哪里,给我个地址。我顺路过来捎你。”

    “这个……”

    李默有点不耐烦:“赶紧说,别让我绕远路。”

    苏格没办法,只能报了录音棚的地址。李默废话不多说,回了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

    身后有人叫她,苏格没时间细想,又跟人对剧本去了。

    这一天最后一场戏是她跟江眉的对手戏。女主角看破了女二号的诡计,义愤填膺去找她对质。女二号惺惺作态装可怜扮柔弱,台词极尽矫情之能事,说得苏格差点胃疼。

    这部剧简直给她的人生上了重重的一课。

    好容易说完最后一句,苏格如释重负。摘了耳机和江眉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笑了。

    然后她转头,发现李默就站在棚外,隔着玻璃安静地望着她。他这人无论往哪儿一站都显得鹤立鸡群,很难让人不把目光落到他身上。

    他头上戴着耳机,旁边作陪的是班主郑老师。苏格心里一咯噔,知道刚才的对话他肯定都听到了。

    那么羞耻的台词。

    更令她不好意思的是,所有人几乎都把李默看成了她的男朋友。那些各怀心思的笑容里,有欣赏有祝福,当然也少不了羡慕嫉妒恨。

    苏格感觉自己像被放在火上烤,不想解释太多,匆匆跟大家道别后,就拉着李默往外走。

    两人一路搭电梯下楼,直到走出一楼大厅,苏格才发现自己一直握着对方的手没放开。

    大写的尴尬!

    她赶紧把手抽回来,那动作刻意得让李默想笑。他道:“不用紧张,女人占男人便宜,一般男人都不会太计较。”

    谁要占他便宜。

    苏格问他:“你过来多久了?”

    “不久,十来分钟吧。”

    “那你听我配音了?”

    “听了。”

    “感觉怎么样?”

    李默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你挑的角色,为什么总是这么得……怪异。”

    上次是上蹿下跳几乎要把自己折腾死的中年阿姨。这次是个恶心造作一肚子坏水的蠢女人。她那些伎俩也就女主角那样的白痴会看不透,被她三言两语给打发走了。

    换作李默这样的专业鉴婊师,应该会直接让她滚吧。

    她就不能接点正常的角色?

    “你以为这很容易吗?我进这个圈子也就一年,还是兼职,能混到女配不错了。”

    也就这部戏投资小,像上一部那样,她连女配都轮不上。

    “既然这么难,为什么不走捷径?你长成这样,想上位并不难。”

    “谢谢夸奖。”苏格在夜风里冲他一拱手,笑得一脸灿烂,“可我觉得卖/身更难。那些男人多半又老又丑,实在啃不下去。要是来块鲜肉也就算了。我这个人别的毛病没有,就喜欢看脸。”

    她在那儿随口胡扯,眼见走到了李默的车前,正打算去拉车门,却被对方一把拽住胳膊,直接推到了车上。

    “哦,那你觉得我这张脸怎么样?啃得下嘴吗?”

    说话间两人的唇已不到两公分的距离,只要李默再往前一步,苏格就会被他亲上。

    这是两人离得最近的一次。

    苏格的眼睛不知该往哪里放。那双深邃如墨般的双眼,将她整个人钉在了那里。她甚至没力气往旁边移一移。

    他问的问题十分暧昧,苏格却忍不住去想答案。换作是他,如果要跟她做那样的交易,她会那么轻易就拒绝吗?

    好像真的不行。

    拒绝这样一张如花的俊脸,她需要更多的勇气和决心。

    苏格深吸一口气,伸手去推李默的脸:“你的脸确实长得不错。”

    “只是不错吗?”

    “非常好,这样可以吗?”

    “不可以,我的问题你只回答了一半。”

    苏格好想哭。凌晨十二点,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天大地大却只有他们两个。她穿得有些单薄,冷风一吹就忍不住发抖。配上那一头被风吹乱的长发,她觉得自己像个十足的傻瓜。

    这男人还真是以欺负女人为乐啊。

    苏格不知道,李默从不欺负女人。他对女人只有客气,换句话说就是疏离。这么想要时时刻刻看一个人变脸,他还是平生头一回。

    他托着苏格的下巴,强迫她望着自己:“说吧苏小姐,我在等你的答案。”

    “不说可以吗?”

    “可以。”他答应得痛快,却很快又接一句,“那我吻你,可以吗?”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