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魔尊是个圣母花?全集TXT下载->魔尊是个圣母花?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82.第 82 章

    震惊!正文竟然被防盗章给吃掉了!请到晋江支持正版么么哒

    沈亭洞府也没什么东西, 就连阵法之类的也不设置, 是个人都能随便进到他洞府里来,陆锦书也懒得看他洞府到底有什么,径自的回到了房间。

    陆锦书经脉一直处于堵塞状态,若是这经脉不疏通, 怕是他的修为会一直没办法恢复。

    只是,他目前也不知应该如何疏通经脉。

    他这走火入魔没有因此丧命,或许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了。

    本他想,那灵泉之水兴许对他疏通经脉有些用处,偏偏那沈亭以此来试探他, 让他最终没有拿走那灵泉之水。

    这沈亭虽然没甚防备心,可七曜门却还是有防备的。那灵泉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进去,而他如今的状态, 自然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去……

    正当他想着, 自己应当如何能够得到那灵泉之水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将他的思绪给打断了。

    他回过神来, 应了一句, “进来。”

    沈亭这才推开门走了进来。

    沈亭抬起眸子,看了陆锦书一眼,随后将一壶水递给了陆锦书。

    陆锦书接下了这一壶水,茫然的看着沈亭, 不知道沈亭这是个什么意思。

    沈亭轻声说道, “这是灵泉的泉水, 我方才就在想,这泉水兴许对锦书你的伤势有些用处。”

    他说出这一番话,陆锦书更是紧紧的盯着他。

    该不会这沈亭又想了什么法子想要试探自己罢?方才阴差阳错救了徐紫兰一命,按照常理,沈亭不应是相信他陆锦书了么?怎么又突然如此殷勤的拿了这灵泉水过来?

    陆锦书在这猜忌沈亭,沈亭哪里知晓,他只是扑闪了两下眸子,说,“怎么?锦书不收下这泉水么?”

    沈亭拿着这壶泉水悬在半空,陆锦书迟迟都没有伸手出来接过去。

    这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陆锦书不知道沈亭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思虑再三之后,他也只能伸手将这壶泉水给接了过去。

    在他接过去之时,沈亭轻轻的勾了勾自己的唇角。

    他的眸子太过幽深,在笑的时候隐隐闪烁,本来应该是很好看,却不知道为什么平白的生出了一股子阴冷的韵味。

    “……”陆锦书觉得自己好像中了什么阴谋诡计。

    要说这沈亭也不过是个结丹修士,和他陆锦书比起来差远了。可还没有人能够让他陆锦书毛骨悚然,偏偏这个沈亭总有一种让他觉得自己被看穿的感觉。

    要是知道陆锦书是这么看自己的,沈亭保证发誓,他压根就没有企图,也没什么阴谋诡计。只可惜,从来就没人和沈亭说,他笑起来特别阴森。当然,沈亭也很少笑就是了。

    只是陆锦书比较有特别待遇,才和沈亭没相处几天,就见过沈亭笑了两次。

    陆锦书心里觉得沈亭一定又要有什么动作了,却听沈亭在这时说,“那锦书你先休息,我便是回房间修炼了。”

    随后陆锦书就看着沈亭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微微一怔,怎么都看不透这个沈亭到底在想什么。不过这沈亭好像还真的是回自己房间去了。

    陆锦书看着自己手中的灵泉水,他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确定这泉水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沈亭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

    不过,要是这灵泉水能够疏通他堵塞的经脉,他也用不着待在这七曜门里。

    这般一想,陆锦书便是抿了一口这灵泉水。

    他盘坐修炼,试图想要冲破经脉堵塞,可是努力了几次都未果。

    看来,这灵泉水对于他而言,也没有什么作用。

    若是知晓这灵泉水没用,他也不可能会从沈亭的手中接过这灵泉水,省得还在这怀疑沈亭是不是在试探他。

    但是……他刚才听闻沈亭说,他要回房修炼?

    虽说陆锦书自己是一名魔修,但是,他也很清楚,在修炼之时突然间被人打扰或者是受到惊吓,极有可能会走火入魔。

    若是沈亭走火入魔的话……

    沈亭自然不知晓陆锦书打着这样的主意,他因为昏迷了一年半载,再加上一醒来发现自己产生异变,折腾了好些时间,一直都没好好修炼。

    他很清楚自己有些心神不宁,也不知是否和自己的变化有关。

    到现在,他还是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突然间能够看到那些字数,似乎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变成这样。

    他深吸一口气,打算摒除杂念,好好专心于修炼。

    当他盘坐在软榻上,打算让灵气在经脉运行个小周天时,却觉得自己有些躁。

    他没办法静下心来,这可是修炼的大忌!虽说他是天灵根,在修炼一途并未像是其他人一般辛苦,但是他也很清楚,要是心不宁,就算是天灵根也一样会走火入魔!

    沈亭没办法停止下来,而他也是越来越躁动。明明知道这样修炼下去会走火入魔,可灵气却还是顺着经脉在游走。

    倏地,他与陆锦书房间隔的那堵墙猛地爆裂开来。他没有任何防备,被因为爆裂而飞溅过来的石块砸在了身上。

    沈亭被强制性的停止了自己的修炼,在停止的那一刹那,他只觉得喉间腥甜,哇的一口,直接吐出了一大滩的黑血。

    沈亭还没反应过来,陆锦书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沈道友,你怎么了?”陆锦书故作关切的迅速到沈亭的身边,光是看沈亭吐了血,他就笃定了,沈亭一定是走火入魔了。

    沈亭若是走火入魔,他立即就可以借用这次机会,将沈亭除掉。毕竟沈亭走火入魔,若是放任不管,只会危害到他人。到时,自然没人会怀疑是他陆锦书设下的圈套,并且亲手弄死了沈亭。

    陆锦书的法宝已经捏在了手中,他一手负在背后,自然是藏掩他那法宝。

    见沈亭如此虚弱,正当他想要一招了结这个沈亭的时候,沈亭突然抓住了他的手,“锦书,多谢。”

    “……”陆锦书。

    要是有什么可以形容陆锦书现在的表情的话,那么一定是各种问号。

    他本来是想要杀了沈亭的,结果这一怔,就错过了时机。

    而这沈亭还莫名其妙的和他道谢,让他面部表情有些僵硬的问道,“你谢我什么?”

    沈亭抬起眸子来,看着陆锦书,“我本来险些走火入魔,若不是你打断了我继续修炼,怕是我现在已经陷入魔障了。”

    “……”陆锦书。得,他本来是想要沈亭走火入魔,却阴差阳错的救了沈亭?

    陆锦书半天都吭不出一声来,就怕自己一个手抖,就把现在的沈亭给杀了。

    只见沈亭一脸茫然的看着陆锦书,又是看了看那个已经碎裂成渣滓的墙壁,再看向陆锦书,沈亭问,“难道,锦书你破墙而入,不是察觉到我走火入魔了么?”

    “……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回房去了。”陆锦书早已收起了自己的法宝,对于沈亭的话,他是一个字都不想回的。

    看他冷漠的绷着一张脸,转身想要离开,却又是被沈亭抓住了手。

    沈亭说,“锦书,若是有什么需要的,直言与我说便是。你有伤再身,却用了灵力,只怕对你身上的伤没甚好处,这瓶丹药你拿着。”

    说到这,沈亭拿出了一瓶丹药,塞到了陆锦书的手中。

    这瓶丹药可是上好的丹药,对于结丹修士而言,是可增进修为的丹药,并不是那么随便就可以赠予别人的。

    看着陆锦书脑袋上的数字又加了一,沈亭深知陆锦书是救了自己,尽管不知道他为什么冷着一张脸。

    因此这一瓶丹药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是他哪里知道,陆锦书压根就不是结丹修士,这丹药在陆锦书眼里,也不过视入草芥,对他的益处就如同一滴水落入大海,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变化。

    所以陆锦书将这瓶丹药又是塞回到了沈亭的手中,“你自己收着,就算你没走火入魔,对身体的损伤却一样是有的,这丹药对你更有益处。”

    陆锦书哪里有说过这么体贴的话?要不是因为要装作一个正派人士,他早就拿这瓶丹药扔在沈亭脑袋上了。

    语毕,陆锦书也不继续多作逗留,转身跨过地上的那些碎石,又是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沈亭看着陆锦书,再看看自己手中的这瓶丹药,不禁觉得,陆锦书果真是仁义之辈,做好事都不求回报。难怪此人会做了这么多的善事,与别人就是不一样。

    谁知道这根本就是天大的误会。

    只听他又是说,“你就放心在我这养伤,至于那些魔修,我们自然会解决他们,不会让他们再继续这么肆意妄为。”

    “……”陆锦书看着他,也不吭声。沈亭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只以为他可能是因为伤势在身,所以才不太想要说话。

    自从这陆锦书在他洞府里养伤,就是这样有点淡漠的模样。有时会回上一句,有时候连吭声都懒得吭声。特别是在谈论到魔修的时候,陆锦书会突然沉默下来。

    沈亭只当他是因为痛恨魔修,才不想提及关于魔修的事情。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