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奇怪的作业

    【92zw】    第二天上午,我在一群人的陪伴下,去找了一个心理医生。.

    这个心理医生有个自己的工作室,听说名头挺大的,但我也没关注过这方面的消息。只知道他叫陈三,好像做这一行挺久了。

    这工作室是在一个高级公寓里,我进来之后发现这儿还挺奢华的。看来心理医生这种职业,实际上赚的钱也不少。

    整个工作室虽然奢华,但却给人一种特别放松的感觉。我坐在沙发上,一名男人从里屋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干净清爽的西装,对我笑道:“你好。”

    “医生,这就是我们张哥……”李大元皱眉道,“麻烦你好好检查一下,但多余的问题,麻烦你什么都别问。”

    陈三笑道:“你们不必担心,人是具有抗拒心理的。就算我将他催眠了,要无法套出他不想告诉我的消息。”

    李大元点了点头,而陈三轻声说道:“那么,麻烦你们先都出去,我要开始……”

    “我们是不会出去的……”周兰平静道,“但我们会保持绝对的安静。”

    陈三苦笑道:“还是出去吧,你们这么多人在,我担心他会放不开。”

    “那……”

    周兰还在犹豫,顾梦佳则是牵着她的手说道:“出去吧。”

    “嗯……”

    他们都是站起了身,然后走进了里屋。陈三这时候对我笑了笑:“早就听说了张祥的大名,这派头可真是够大的。”

    我摇头说道:“他们就是比较担心我的关系,你不要在意。”

    “我并没有在意,有一群关心自己的人很好……”陈三此时忽然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房间里忽然响起了悠扬的音乐声。

    那是很温柔的轻音乐,让气氛一时间放松了许多。此时陈三拿来个椅子,搬到我面前坐下,笑呵呵地说道:“张总,平时工作应该很累吧?”

    “累。“

    “看得出来……”陈三笑道,“如果用你喜欢的一个人物来表达自己的辛苦,你会用什么人呢?”

    我想了想说道:“诸葛亮吧。”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么?”陈三问道。

    我点了点头,而他靠在椅背上,温和地说道:“平时有没有什么解压方式呢,比如看一场喜剧电影之类的。”

    “没有,没时间看电影,只会偶尔陪妻子看。”

    “会看黄色网站吗?”

    “啊?”

    我顿时愣了,因为我没想到他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陈三耸了耸肩笑道:“我就喜欢看黄色网址,平均每天都会看一次,因为我觉得那是很好的解压方式。”

    “我……不看。”

    “为什么不看?”

    “因为我的女人已经很漂亮了。”

    “看来妻子是让你放松的人……”陈三轻笑道,“让我来猜猜你现在的生活,你应该是住在豪宅里,并且开着豪车,生活可以说是不愁吃也不愁穿。既然是如此优秀的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压力才对吧?”

    我皱眉道:“这个我不想说。”

    “牵扯到你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了吗?”

    “我根本没有见不得人的生意。”

    “看来你的警惕心很强呐。”

    陈三叹了口气,他忽然说道:“你闭上眼睛,我来缓缓给你说个故事好吗?”

    我点头道:“好。”

    我闭着眼睛,而陈三说道:“我一向觉得世界上最美的是大海,在蓝天白云下,看着令人着迷的海洋。那水面时而平静,时而波涛汹涌。大海的魅力,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你猜猜看,这时候最适合什么样的声音?”

    我喃喃道:“海浪声么?”

    “对……就是海浪声……”

    陈三轻轻地说了一句,与此同时,房间里竟然真的有了海浪声。

    阵阵微风吹在我的脸上,还带有一丝海水的咸味。陈三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柔和:“也许你的手上有一杯冰凉的饮料,你就这样坐在温暖的沙滩上,听着那海浪声……现在的你,会不会觉得有些放松?”

    我想着那个场景,渐渐觉得身体舒适,但不太想说话,索性没有回答陈三的问题。

    他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说道:“仔细想想,你现在的人生不就是现在这样吗?你有大量多余的时间可以用来放松。也许在你的心里,这是在浪费时间。但你有没有考虑过,人之所以工作,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在闲暇之余可以享受生活。你不停地付出汗水与力气,为什么不偶尔抽点时间,去享受你应该拥有的一切呢?”

    享受……

    我心里在喃喃着这个词,而陈三继续说道:“想象一下吧,你一个人走在这海滩上。四周空荡荡的,就是你一个人。这片天地都是属于你的,这是从未有过的孤独,也是最适合人生的宁静。在这片海岸上,孤独的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你可以脱下所有的衣服,让自己的肌肤与空气接触;你可以呈大字型躺在地上,没有人会占着你的位置;你可以爬上椰子树取一个椰子,虽然那可能会割到你的手指;你可以面对大海,大声地唱你喜欢的歌。唔……你最喜欢哪首歌?”

    我喃喃道:“这么近。”

    “很有品位,我也喜欢那首歌……”陈三温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一首歌,都会被里边的歌词或者旋律打动。我记得这首歌是在感叹随着时间的流逝,爱人渐渐变为一个自己感觉陌生的人。是不是你某个深爱的人,给了你这样的感觉?”

    我沉默不语。

    “她给过你什么样的感觉?”

    “她改变了我的人生。”

    “那个女孩漂亮吗?是初恋吗?”

    “很漂亮,是的。”

    “为什么你们没在一起?”

    “她越来越陌生,让我不敢接近她。”

    “那你已经有了很美丽的妻子陪伴,为什么还要为那个女孩而难过?”

    “我辜负了她。”

    “为什么辜负?”

    “你问得多了!”

    我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低吼道:“你问这些屁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恰恰相反张总……”陈三耸了耸肩说道,“你的任何情感,都可能关系到你的性格。根据科学研究证明,初恋可以给一个人带来很大的性格改变。”

    我瞪了他一眼,咬牙道:“那又怎么样?我现在深爱自己的妻子,也不可能会再跟初恋有染。”

    陈三微笑道:“张总,现在是你入戏太深了。”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随后我坐在沙发上,烦躁地说道:“你就这点本事么?”

    “我的本事究竟大还是小,与你我都没有任何关系……”陈三轻声说道,“张总,我们现在是伙伴。你需要配合我,我也会全力帮助你。如果你心里有太多的戒备心,恐怕我我无法帮助到你。”

    我皱眉道:“你就不能来个猛一点的方法?”

    “天呐……”

    陈三扶着额头,崩溃地说道,“难道你觉得心理专家是可以在一瞬间催眠人的那种吗?”

    我严肃道:“那你现在就先催眠我!”

    “哈?”

    “让我看看你的能耐,而且我从来没被催眠过,非常好奇。”

    “事实上,我刚才就是在尝试着催眠你。”

    “你骗人,你不是应该先拿出一块怀表摇来摇去,让我一直看着它吗?”

    “张总你电视剧看多了。”

    我满是怀疑地看着陈三,总觉得家伙不太可信。最后陈三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张总,既然你执意想看看我的本领,那我就给你展示一下吧。不过我先跟你说清楚了,如果你对我的本领感到震惊,你就必须相信我。”

    我考虑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此时陈三看着我的眼睛,轻声说道:“首先,你是个男人,对么?”

    我不耐烦道:“这他妈不是废话吗?”

    “然后,你对于同性恋是极度厌恶的,对不对?”

    “我并不干涉别人的爱情。”

    “你确实不会干涉他们,你也不会表现出歧视他们,但你就是很厌恶他们,对吗?”

    “唔……是的。”

    “同时你生活中是个少管闲事的人,虽然偶尔会有善心,但很少会因为善良而出手。大多时候你都是顾着自己,哪怕偶尔做件善事,也会第一时间先为自己考虑,是么?”

    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孙有弟,就诚实地说道:“是。”

    “并且你是个责任心很强的人,你不愿意让身边的人受委屈,经常努力地照顾好他们,对么?”

    “唔……”

    陈三这时候笑了笑,轻声说道:“你看,我是不是跟算命的一样准?”

    我皱眉道:“你怎么办到的?”

    “逻辑分析与套你的话……”陈三笑道,“这就要牵扯到一些很无聊的公式。”

    我想了想,赞叹着说道:“如果让你去谈生意,还有什么你谈不下来的生意?”

    陈三无奈地说道:“张总,你刚来的时候我就说了,就算我是心理专家,也无法让人将心里抵触的事情给说出来。也就是说,我的专业对于我去谈生意的帮助并不大。”

    “我还以为你们都很厉害。”

    “你电视剧看多了。”

    “因为电视中心理学家总是很神。”

    “你看你现在不是聊得挺放松么?”

    我顿时一愣,仔细想想,我现在是聊得挺放松的。

    陈三此时摸了摸后脑勺,然后说道:“今天就先到这吧,这种事情一口吃不成个胖子。我们总共咨询了二十分钟,我这边不满一小时,也要按照一小时的时间收费。张总,我一小时的费用是两千元。”

    “我操!”

    我不由得跳了起来,激动地说道:“你是抢钱的啊?”

    陈三苦笑道:“张总,你身为一个房地产大亨说我是抢钱的,恐怕有点过分吧?我抢的都是富豪们心甘情愿掏的钱,你抢的可都是平民老百姓的血汗钱。”

    我想想也是,而陈三笑道:“我有一份作业要交给你。”

    “我可没时间写作业……”我下意识说道,“我很忙的。”

    陈三轻笑道:“我的作业很简单,那就是你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能说脏话就说脏话,能说真话就说真话。除非是不能说脏话的场合,平时多说点粗话对你有好处。记住了,说粗话的时候大声一点。对了,你最喜欢家里的什么东西?”

    “茶几,我有个很大的茶几,特有品味。而且还是钢化玻璃做的,平时可以大胆地放东西。”

    “很昂贵吧?”

    “挺贵的,四千多块钱。”

    “回去之后,把它砸个稀巴烂吧。”

    我顿时一愣,这是什么作业?

    我拿出手机,给陈三转了账。他收到钱之后,笑吟吟地说道:“下星期见。”

    我点头道:“下星期见。”

    我走去里屋,将他们给叫了出来。李大元这家伙贪吃,在里屋的时候拿了陈三的零食吃。我看见这场景,忍不住说道:“你他妈有病啊?老子不会给你买啊?”

    李大元顿时愣了一下:“一包三块钱的薯片而已,他收费一小时两千呢,哪会计较这么点钱?”

    我一巴掌拍在了李大元的脑门上,没好气地说道:“滚蛋,蠢货。”

    李大元惊愕道:“张哥你干嘛这样骂我?”

    “医生给的作业……”我解释道,“他说让我多讲点粗话。”

    李大元下意识看向了陈三,而陈三点头笑道:“是的。”

    “别乱教我张哥啊,我张哥可是个风度翩翩的大老总啊!”李大元焦急道。

    我不耐烦道:“吵死了你个秃头,滚下去开车!”

    “是……”

    李大元委屈地走出了门,顾梦佳此时挽着我的胳膊,轻声说道:“今天难得有空,我们去买点年货吧?”

    “老子不想去……”我甩开了顾梦佳的手,烦躁道,“谁他妈有空看这种小玩意儿啊,不会直接网购啊?”

    顾梦佳呆呆地睁大了眼睛,周兰则是笑嘻嘻地说道:“好好好,那就不买,我们先回家吧。”

    “回你大爷,我要去网吧打游戏。”

    人们都是傻乎乎地看着我,最后只能约好了一起去打游戏。

    我们直接去了楼下的网吧,一群人坐在一起打游戏。刚开始玩的时候我还挺爽,可随着时间久了,因为我的技术不太好,被对面给杀了几次。我气得不停地砸电脑砸鼠标,嘴里什么脏话都往外边飙。

    网管想过来提醒我,可看见魁梧的王天逸和秦忠后就走了。此时我们电脑对面的一个年轻人忍不住站了起来,跟我说道:“公共场合你能不能小声点?”

    “我小你血妈……”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那年轻人的脸骂道,“小逼崽子给老子坐下!”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立即就气得拍了一下桌子。顿时,年轻人身边也站起了几个小伙子。我皱起眉头,索性直接跳到桌子上,举起电脑狠狠地朝着年轻人砸了过去!

    “轰!轰!轰!”

    电脑顿时被砸坏了好几台,那几个小伙子吓得连连后退,脸色苍白地看着我。几个网管连忙跑过来劝架,而一个网管小心翼翼地跟我说道:“这位老板,你把我们电脑砸坏了……”

    我直接扯过了李大元手中的公文包,拿出几叠钞票砸在了他的脸上,没好气地说道:“老子有的是钱,想砸几台就砸几台,滚蛋!多的钱全给你当小费,我知道砸你的脸不礼貌,可我他妈就是控制不住!赶紧滚蛋,穷逼!”

    这网管懵逼地站在原地任由钱砸在脸上,抱着那几叠钱更是傻乎乎地离开了。李大元几人吓坏了,连忙把我扯出了网吧。顾梦佳抓着我的手,小声说道:“张祥,你这是干嘛呀你……”

    我抓了抓后脑勺,城市地说道:“我也知道我做的事情都不对,可我就是……有点忍不住。”

    “我的天呐……”顾梦佳无奈道,“那陈三到底跟你说了什么,竟然把我温尔文雅的老公变成了这样,我要找他算账去。”

    周兰笑嘻嘻地说道:“不会呀,也许张祥就是这种性格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兰还给我抛了个媚眼。我忽然想起了昨天的事情,不由得一阵尴尬。

    “张哥,我们先回家把……”李大元苦笑道,“要是还让你在外边乱来,恐怕要进局子了!”

    我也觉得自己带来的负面效果太大,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骂粗话就好像点燃了导火线。那导火线不停地在我的大脑里燃烧,然后点燃了一些压抑着的情绪,就变得特别暴躁。

    我坐在车上,打开窗户透着风。此时正好有个车子想别我们的道抢红灯,那车里是一对夫妻。毫无疑问这样开车是不对的,虽然不会违法,但是有违道德,而且很危险。

    我一下子气炸了,对那车里的男人骂道:“去你大爷的不会开车啊?是不是你妈死了所以你赶去医院见她最后一面啊?日你娘,你他妈的开这么快干什么!?”

    那男人一下子被我骂啥了,甚至下意识说道:“去……去超市买菜啊。”

    “你晚一点超市难道会关门吗傻逼,知不知道开车要将道德心啊。你娘的,知不知道我这宾利多少钱,擦到了你赔得起么?老子见到你就来火,咳……呸!”

    我一口浓痰吐在了那男人的车上,这对夫妻都是处于傻了的状态。王天逸连忙踩下油门就走,还将窗户全都关上了,无奈地说道:“张哥,你先消停一会儿吧。我们快到家了,到家后随你骂。”

    我指着王天逸,怒骂道:“谁让你他娘的关窗了,你……”

    王天逸转过头看了我一眼,问道:“我怎么?”

    我看了眼王天逸那强壮的肌肉,尴尬地说道:“做得好。”

    王天逸满意地点点头,而我直接将怒气全都洒在了李大元的身上,不停地骂他秃头之类的话。

    李大元使劲地抓了抓头发不多的脑袋,崩溃道:“到底是谁提议他去看心理医生的啊?”

    “不他妈是你第一个提的吗?”周兰无奈道。

    “我真想扇自己两耳光……”李大元捂着脸,痛苦地说道,“天逸,晚上一起去把那个医生的工作室给炸了好不好?”

    王天逸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

    “别啊……”

    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现在特别爽,真的很爽,从来没这么爽过!”

    “你爽了我们就要都去看医生了……”顾梦佳此时抓了抓我的脸,轻笑道,“这样你难道会开心吗?”

    我烦躁道:“滚开你这个怀孕了不能睡的女人。”

    刹那间,车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

    李大元和王天逸都是转过头惊愕地看着我,坐在最旁边的周兰也是急忙看着外边的风景不说话。

    顾梦佳的笑容慢慢凝固了,她轻声说道:“然后你觉得很不爽,是吗?”

    要遭……

    我吞了口唾沫,急忙说道:“我那不是真心话,我只是想顺着说句粗话而已。你知道的,这是医生给我的作业。那个,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放个呗……”【就爱中文】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