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秦忠的故事(万字大更)

    【92zw】    周兰和顾梦佳似乎是很喜欢搅乱我的同学会,等同学会结束之后,俩女在酒店的房间里笑得简直要打滚。.周兰甚至还坐在地上模仿涂莹莹之前说话的神色,学着涂莹莹诉说对我的情意。

    我听得真是一阵更尴尬,让她们千万别再闹腾了。因为我现在想起来,只会觉得满满都是尴尬。

    此时天已经都黑了,周兰伸了个懒腰,然后给我抛了个媚眼:“好弟弟,今天姐姐们给你点福利要不要?”

    诶?

    什么福利?

    我有点惊愕地看着周兰,此时我也无意注意到顾梦佳竟然是脸红了。这到底是肿么回事,为什么好端端会脸红啊?

    莫非她们有什么秘密不成?

    顾梦佳低着头,小声说道:“你在乱想什么呢,讨厌!”

    “什么叫我在乱想啊……”我委屈地说道,“这不是你一直在保持着奇怪的态度吗?”

    顾梦佳哼道:“才不要你管!反正你脑子里肯定就都是那种思想!”

    我嘟哝道:“那福利到底是什么啊?”

    周兰嘿嘿笑了一下,她忽然走到我面前,然后坐在了我的腿上,用手指勾着我的下巴说道:“想知道吗?”

    我诚实地说道:“想。”

    “嘿嘿嘿,那你把眼睛闭上……”周兰调皮地说道,“在我们说睁开眼睛之前,你绝对不能睁开哦。”

    “好。”

    我满怀期待地闭上了眼睛,此时周兰还检查了一番,认真地说道:“嗯,是闭上眼睛了,就连瞎了的那只眼睛也闭上了。那梦佳,我们快去准备吧!”

    “这……”顾梦佳似乎还有点犹豫,“会不会不太好啊?”

    “哎呀,你真是的……”周兰仿佛是有点气恼地说道,“快点就是了。”

    “那……好吧。”

    顾梦佳语气一软就同意了,而我心中则是越来越好奇。

    这……她们究竟要干什么?

    我一阵纳闷,而没过多久,周兰忽然跟我说睁开眼睛。

    我睁眼一看,不由得傻了眼。

    只见顾梦佳和周兰,竟然都换上了西装套裙。顾梦佳戴着个粉红色的眼睛,显得可爱又浪漫。而周兰很随意地将扣子解开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个黑框眼镜戴上,活脱脱就是个性感女教师的感觉。

    “你们这是……”我喃喃道,“干嘛呢?”

    “这位同学,麻烦不要打岔……”周兰调皮地嬉笑道,“现在由开始由我俩给你上课,猜猜今天上课的内容呀。”

    我想了想说道:“英语?”

    “不对……”

    周兰忽然走到我面前弯下腰,她勾着我的下巴,笑吟吟地说道:“你继续猜呀,也许有可能是数学呢,你说对不对呀?”

    我不由得瞪大眼睛,周兰却是笑得格外调皮……

    我下意识看了顾梦佳一眼,她脸色红扑扑地说道:“都是周兰的主意,她说你们男孩子就喜欢这些。”

    “我……”我吞了口唾沫,小声说道,“是有这么点感觉。”

    周兰用鼻尖蹭了蹭我的脑袋,温柔地说道:“同学,你的思想不纯洁,小心我告诉你的家长哦。”

    “那你告吧……”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还是早点睡觉把,实际上你俩的年纪也不小了,还好意思扮女教师……”

    周兰和顾梦佳都是一愣,气得将我锁在了厕所里,生气地表示今晚我只能睡厕所。

    第二天早上,我精神疲惫地坐上了去机场的汽车。俩女一路上还是很生气,我求爷爷告奶奶哄了好久,才终于不再计较昨天的事情。并且她们要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能说她们老这一类的话题。

    等回到市里之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查看商圈。预售之后,商圈的工人明显就增多了。按照这个计划下去,估计真能让我们圆满完成一切计划。

    我饶有兴致地在商圈逛了一圈,等到了我们这边的办公室时,我却隔着办公室就闻到了一股酒味。

    我顿时皱紧眉头,莫非是李大元躲在办公室里喝酒?

    这不胡闹吗!他可不能占着自己现在是合伙人就瞎来!

    如果陆逊过来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办公室里都是酒味,那肯定会对我的印象大打折扣。

    我皱着眉头,推门走进了办公室。可当看见里边的人影,我却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这并不是李大元和王天逸,而是秦忠。

    如果是秦忠喝酒,那倒是没问题,因为秦忠毕竟还没正式上岗。

    不过……一个人在这独自喝酒干什么?

    秦忠此时是背对着我的,他正看着窗户外边在一人独饮。我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干嘛呢,一个人在这喝酒?”

    秦忠被我吓了一跳,他放下酒瓶,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啊张哥,我上班时间喝酒了。”

    “没事……”我摇头说道,“反正你还没上岗呢,目前算是无业人员。我说,好端端的怎么一个人喝酒呢?”

    秦忠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就是看见王天逸跟叶佳佳在一起了,难免有点想法。”

    “我靠!”

    我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你是暗恋王天逸,还是暗恋叶佳佳啊?我跟你说,你这要遭你知道吗?”

    秦忠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道:“张哥,你就非要这样吗?”

    “好吧……”我拿着把椅子过来,坐在了秦忠的身边,关切地说道,“你如果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说看。”

    秦忠复杂地看了我一会儿,嘟哝着说道:“也是,毕竟我俩年纪相仿。跟王天逸和李大元他们说话的话,我总觉得有代沟。”

    “相仿你妹啊……”我忍不住说道,“大哥,你比我大九岁好吗?”

    秦忠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叹气道:“算了,还是不说了。”

    我顿时怒了,一拳头砸在了秦忠的手臂上,没好气道:“还是不是兄弟了?跟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忠犹豫了一会儿,随后很尴尬地说道:“就是……想女人了。”

    “原来是女人啊……”我笑呵呵地说道,“我发现我们四个还真相同,都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呐。”

    此时秦忠犹豫不决,我拿过酒瓶递给他,他猛喝了一口,轻声说道:“张哥,我跟你说吧,我小时候活在汉街。”

    “汉街?你是武汉的?不对啊,那汉街我记得是11年的时候才完工的吧?”我下意识问道。

    秦忠摇头道:“并不是武汉那鼎鼎大名的楚河汉街,而是我们那名不经传的市内一条最肮脏不堪的街道,充斥着混混、女人、小偷的一条街。”

    我嗯了一声,点头道:“你说,我听着。”

    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生活的街道,整条街都是洗浴中心。我妈也是其中的一员,我出生就没有爸。这其中并没有凄美的故事,当年我妈就是一小太妹,她自己都不知道肚子究竟是被谁搞大的。原本她想堕胎,最后在我外婆的极力劝说中生下了我。

    结果我生下来刚一岁,外婆就去世了。家里没人再护着我妈,外婆去世的第二天,我妈就被家人赶了出来。她在汉街找了份工作,每天跟各种各样的男人厮混,随随便便地养我。

    从小就没有人愿意跟我玩,谁家的孩子要是跟我走得近,回家就要给爹妈打。就因为我住在汉街,全班同学都看不起我。

    只有一个人对我好,那就是绮罗姐姐。”

    我并没有打岔,因为我听得出来,这绮罗姐姐估计会是个关键性的人物。

    秦忠此时的表情,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眼眸里竟然还有了些伤感:“她比我大十岁,是在我八岁的时候来到这条街的。妈妈店里的女人都喜欢叫我小贱种,就她不一样,喜欢叫我小宝贝。

    当妈妈在外面做生意不想照顾我时,都是绮罗姐姐照顾我。她会带我去买好吃的,还会帮我洗澡,还会陪着我睡觉。

    每天晚上,我都躺在绮罗姐姐的怀里。她总会用漂亮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脸埋在她的怀里。她身上闻着永远都很香,有时候来客人点她了,绮罗姐姐就会离开我。等回来的时候,她一定会先去洗个澡,再回来抱着我。

    最多的时候,她一个晚上洗三次澡。我问她为什么总是洗澡,她说不想把一些肮脏的事情带给我。”

    “那个,秦忠啊……”我尴尬地说道,“你这绮罗姐姐……好看不?”

    秦忠点头道:“对我来说,她是最好看的。”

    我抓了抓后脑勺,而秦忠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之色:“店里的女人都跟绮罗姐姐开玩笑,我妈还说要是你这么喜欢我儿子,不如就把他送给你当儿子算了,反正我不想要。

    绮罗姐姐都只会笑笑,领着我去买好吃的好玩的。

    她对我真的很好,我妈本来想送我去汉街小学读书。可绮罗姐姐极力反对,说那里的小孩都不学好,一定要送我去镇中心小学读书。当时我妈有点烦,说没钱去这么好的小学,大不了你出这个钱。绮罗姐姐当时二话不说,直接就替我付了学费。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对汉街也越来越抵触。就因为我来自汉街,全班的同学都看不起我。小孩子其实懂得不比成年人少,他们很容易就能分好一个群体。老师们也看不起我,记得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点调皮玩前面女同学的小辫子。当时老师扯着我的头发就给我扇耳光,当着全班人的面,说我妈是个婊子,我也是个小畜生。

    生活的每一天,我都充满了屈辱。”

    我听得皱起眉头,关于这件事情,秦忠倒是从来没跟我讲过。我们四个人之中,除了李大元,秦忠倒是比较开朗的那个人。我还真是没想过,秦忠竟然也有这样的童年。

    此时的他,脸上的幸福忽然转为了一丝痛苦:“当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开学那天正好是我生日,班里换了新老师。那天绮罗姐姐还说等放学了要带我去电影院看动画片,我想起绮罗姐姐就忍不住笑。

    新老师当时正在给全班做自我介绍,她看见我一直笑,问我笑什么。我就举手说今天过生日,很开心。

    当时班里就有个小胖子叫了起来,说小畜生也会过生日。全班哄堂大笑,我觉得脸红通通的特别难受。原本我觉得,新老师可能会护着我。可她却是很厌恶地用手指着我,说现在开始我管这个班,你别给我整出什么花样来。

    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在学校里都很乖巧,唯一的调皮就是二年级的时候扯女孩小辫子。当时我有点气不过,就顶了老师一句。我说你又没教过我,你怎么知道我平时是什么样。

    结果她竟然还大发雷霆了,扯着我的耳朵就扇我耳光。我记得很清楚,她扇了我十二个耳光,把我脸都打肿了。然后她还气不过,竟然用指甲抓我的脸,把我脸抓得全都是血痕。她就像个泼妇一样,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妈是个贱婊子,我也是个小畜生。情景就跟我二年级的时候被打一模一样,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而她打得还不解气,竟然用板凳来砸我的脑袋,把我砸得趴在地上。我当时身板小,她用力地将板凳都砸破了,打完之后我直接站不起来了。”

    “等一下!”

    我惊愕道,“你们那个年代,竟然体罚如此严重?我听着都感觉毛骨悚然,相比起来,我的老师简直好太多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是因为我跟那个老师有仇。”秦忠叹气道。

    “你跟一个新管你们班的老师能有什么仇?”我忍不住说道。

    秦忠解释道:“后来是一群老师过来把她给扯走了,班里的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经过一个同学的透露,我才知道这个老师的老公在汉街被她捉奸在床,她是把气都撒到我头上了。”

    我恍然大悟,感情秦忠这是背锅了。

    说到这的时候,秦忠的眼睛忽然有点红了。他擦了擦眼睛,咬牙说道:“全班的同学,没有一个人同情我。他们甚至还刻意地远离我,互相叮嘱着说别去关心秦忠,否则会被新老师讨厌。

    之后换了个老师进教室,那老师一进来就让我赶紧站起来,别装模作样的。他还很恐吓地跟我讲,让我回家别跟大人说,否则有我好受的。

    我当时眼泪一直往下掉,强忍着不哭出声。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因为我的哭泣同情我。

    这群自以为站在道德高点来制裁我的人,他们只会用冷笑与讥讽来回应我的示弱。

    开学那天的下午是不用上课的,我揉着眼泪走出学校门口,绮罗姐姐早已经在这里等我。她看我在哭,问我怎么了,我就哭着不说话。绮罗姐姐就一路上安慰着我,说要跟同学和老师处好关系。

    当时我心里彻底崩溃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喜欢的人面前呜哇大哭,哭得嗓子都沙哑了。

    我问她,是不是因为我来自汉街,所以没有人会看得起我。

    是不是因为我妈是个婊子,所以没有人会在意我。”

    我听得心里也是一阵感慨,顺势打开李大元的办公柜,从里边取出了一瓶酒。

    我打开酒盖,跟秦忠碰了一下,轻声说道:“都过去了。”

    秦忠又是猛地灌了口酒,咬牙道:“那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哭得这么厉害,绮罗姐姐当时也哭了。她自己流着泪,却很慌地帮我擦眼泪,让我不要哭,要像个男子汉。

    这天我们并没有去游乐园玩,我回到房间就一直躲在房间里哭,连饭也不愿意吃。我妈懒得管我,说饿死我这个小矫情算了。而绮罗姐姐却去给我买了长寿面,哄着我吃饭。

    她摸着我的头,告诉我要好好读书。只有等将来出人头地了,才能离开汉街这个地方。

    我说我不想离开汉街,因为如果离开汉街了,就代表着离开绮罗姐姐。

    她很心疼地叫我小傻瓜,说等将来长大了,我就不乐意跟她待在一起了。

    我听得很着急,拉着绮罗姐姐的手,说想永远跟她在一起。绮罗姐姐直接笑了,戳了一下我的鼻子问我,那她将来做别人老婆了,我难道也赖着她么?

    我一本正经地跟绮罗姐姐说,那你做我老婆。

    当时还有其他女人在,一听说这个话,都是忍不住大笑起来,说我这小赤佬,小小年纪就会耍流氓。

    绮罗姐姐也是在笑,她红着脸,笑得很温柔。然后她跟我说,她喜欢厉害的男人,要我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地了,才愿意嫁给我。

    我听后就很努力,当时的我觉得,如果我成绩不好,绮罗姐姐就会离开我。

    我很用功地读书,也强忍着同学老师们的嘲笑,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每次我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老师们对我的态度也略微比以前好了一点。我最喜欢拿着成绩单回去找绮罗姐姐邀功的样子,她总会温柔地亲一下我的额头,说要继续努力。”

    这个绮罗姐姐……

    真是个好人。

    说实话,此时我莫名其妙有点嫉妒秦忠。因为在我童年的那段时间里,在我父母入狱的那段时间里,我并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温暖。

    我原本觉得,事情应该会往快乐的方面发展。谁知道秦忠此时却是咬紧了牙关,满脸痛苦之色:“初中的时候,我读上了最好的初中。三年下来,我读得特别用功。可就在我中考之后,出了一件大事——绮罗姐姐走了。

    她说自己存够了钱,不想再待在这了。我特别舍不得她,那天我还哭了,跑去求她别走。

    绮罗姐姐又是像以前一样温柔地戳我鼻子,说等我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她就回来。

    那天晚上,我一直抱着绮罗姐姐的手臂睡觉。这么多年我都是跟她一起睡,因为店里不肯给我单独的宿舍。而我妈也不想让我跟她住一起,她说如果让客人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儿子,真实年龄就会暴露,到时候不好招揽生意。

    我嗅着绮罗姐姐的香味,却久久不能入睡。她让我躺在她怀里,很温柔地跟我讲话。她说她把我当自己的亲弟弟了。还要我用功读书,说只有读书才能离开这里。并且她跟我说,如果我在高中还能保持年级前十,就会回来带我去玩。

    我当时一个劲地点头,鼻子酸酸的特别难受。

    我俩四目相对,都很舍不得对方,就在双方的注视之中,度过了这个夜晚。

    第二天,绮罗姐姐就走了。她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说不想留着有关这里的记忆。唯一带走的,只是一小本相册,里边是我每年生日跟她拍的合照。

    我记着绮罗姐姐的话,等我考进年级前十,她就会回来。”

    我看着秦忠那极为痛苦的神色,直觉告诉我后边的事情不一般。秦忠强忍着激动的神情,他咬紧牙关,低吼着说道:“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绮罗姐姐走了之后,我妈竟然要我去读汉街高中!”

    我顿时一惊,汉街高中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又回到原点了!?

    秦忠捂着头,痛苦道:“我当时都快疯了,我的成绩特别好,足以上市内最好的私立学校,那也是我们这最好的高中。汉街高中在汉街的尽头,是一所很烂的高中,才刚刚过普高线。

    我妈给的理由很简单,私立学校每年的学费太高。可如果我去汉街高中读书,非但不用学费,还能拿快五千块钱的工资。

    我听得很焦急,忍不住质问我妈。我说你儿子都考到这么好的成绩了,现在是我的出人头地的机会,你怎么连学费都不舍得给我出?

    结果我妈一听就火了,她指着我的鼻子大骂。骂我是个什么儿子,还说我就是个拖油瓶!她认为要不是因为生了我,她怎么会这么辛苦。那天,她很气恼地告诉我,说要我记住了,她是我妈,她给了我生命,我就要完全听她的!

    我呆呆地看着我妈,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忍不住跟她说这么多年都是绮罗姐姐养我,你出过一分钱吗?你挣的钱全拿去赌了,你现在还有脸说你是我妈?到底是五千块钱重要,还是我的前途重要?

    张哥,说起来不怕你笑。当时我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来。我妈听得大怒,把皮包上的肩带取下来抽我。这也是皮质的,末尾还带着金属链子,抽在脸上火辣辣的疼。以往我妈打我,绮罗姐姐都会站出来第一个护着。可现在绮罗姐姐已经不在了,没有人会保护我。

    店里的女人们都纷纷跑过来拦着我妈,我妈就丢了肩带坐在地上哭。她们得知真相后,也纷纷骂我不孝顺。她们说天大地大爸妈最大,都是爸妈给了我生命,哪怕当爹妈的要我去死,我也必须服从。而我妈也放下了话,如果想要读书,必须去读汉街高中。

    我听得一直流泪,坐在房间角落哭。

    我辛苦这么多年,全部都败在了那个自称为我母亲的婊子手里。”

    我听得也是颇为难受,轻声说道:“然后,你就真的去了汉街高中么?”

    “没有……”秦忠摇头道,“我选择了逃离那个地方,逃离那个给我带来噩梦的母亲。我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可找不到好工作。当时我觉得……人活得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死了痛快。就因为这种想法,我就出去混了,也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开始接触到咏春。”

    我小心翼翼地看着秦忠,轻声说道:“也就是说,你跟你的绮罗姐姐再也没见过面了,是吗?”

    秦忠点头说道:“没有,但有联系。我出来混了几年后,想尽一切办法,终于要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我心里一惊,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秦忠点了根烟,轻声说道:“她跟我说:我带你去武汉的楚河汉街看看,那地方也叫汉街,是个很繁华,很美丽的地方,跟我们当初的汉街这是天差地别。我们在这里结束旧人生,以后等攒下钱了,去那租个店面,开始新人生,好不好?”

    说到这儿,他苦笑道:“那是我们的约定,在汉街结束,在汉街开始。唯一可惜的是,我不再是那个奋发向上的少年。我曾经幻想与她无数次重逢,最后我却发现……我没权利跟她在一起。如果让她知道,当初那个被她寄予厚望的男孩变成社会人渣,她又会是什么想法呢?”

    我摸了摸下巴,轻声道:“所以你选择了逃避。”

    他嗯了一声,咬着香烟没说话。

    “那么,你的那个绮罗姐姐,现在在哪儿?”我问道。

    “她完成了梦想,在汉街开了个服装店。”秦忠轻声道。

    “你曾经是个社会人渣没错,可现在的你却即将是个千万富翁……”我耸了耸肩,轻笑道,“订个机票去武汉吧,我们陪你一起去。有些事情你不去说,你将后悔一辈子。有些事儿你说出来了,那些后悔的事情,却会成为你美好的记忆。”

    秦忠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道:“张哥……我不敢。”

    “所以要兄弟们陪你呀……”我用力地拍着秦忠的肩膀,认真地说道,“我看着你今天跟我吐露心声,忽然想起了当初天逸跟我说他的秘密。大家都是兄弟,说这些其实不矫情。真正的兄弟,就是哪怕有个人说了很矫情的话,其他人也要将这矫情的梦想变成现实,你说是不是?”

    秦忠一听就急了,连忙说道:“张哥,我真的不敢。”

    “别这么磨磨唧唧的……”我沉声道,“你不敢就我们去说,今儿个你都跟我说这个秘密了,那我肯定会替你去找那个什么绮罗姐姐。然后我就会告诉他,有这么一个男人,从小时候等到三十岁,期望着能与她再度相会。”

    “张哥!你怎么这样无赖啊……”秦忠焦急道,“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还好。”

    我嘿嘿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对啊,我就是这么无赖。但若是我的无赖能让你们几个过得好,那丢掉脸皮又算得了什么?我……”

    我正在说话的时候,手机忽然就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是野狼的电话号码。

    这孙子找我做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跟秦忠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秦忠嗯了一声,而我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接起电话,只听那边嗤嗤笑道:“张总,听说你预售的效果很不错嘛。”

    “你来要钱是么……”我皱眉道,“我没有钱给你,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次的预售是要还贷款的。”

    野狼扯着嗓子说道:“张总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跟你要钱呢?我给你打电话,是为了给你送个礼物。”

    礼物?

    这家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我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怎么给我?你来我这儿?”

    “嘿嘿,你身边有王天逸他们保护着,我就算认为自己身手不错,也不会去你的地盘……”野狼嗤嗤笑道,“对了,你不是在大学旷课挺久了吗?不如明天去大学住一晚,我到时候将礼物给你。相信哪怕是张总,也不敢在大学里动手杀人吧?”

    我顿时一惊:“你连我有大学生身份都知道?”

    野狼满不在乎地说道:“那是当然,我可是调查得比池亚新还彻底。今天晚上,你去大学那边报道请求入住。虽然目前放寒假,但有些地方还是可以住的。你放心,我能查到你住在哪儿。等第二天早上,我会给你指示。”

    我咬咬牙,只觉得野狼在牵着我的鼻子,把我耍得团团转。

    我想了想,沉声道:“我不来成么?”

    “那我就把犯罪记录发出去……”野狼轻笑道,“你自己看着办。”

    草!

    我心里一阵烦躁,把柄还在人家手里抓着,我现在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给顾梦佳,告诉她我今晚有工作,不回去睡觉。

    这件事情,我甚至不敢让兄弟们知道。他们好不容易看见了希望的曙光,我不想他们变得跟我一样。

    当我去阔别已久的大学报道时,学校里告诉我床位已经不足。对此我很诧异,因为从没听说过大学宿舍里的床位会不足。

    负责人跟我解释,说床位原本是足够的。可前两天有个不守规矩的大三学生,在宿舍里用违规热得快煮泡面,不慎引发火灾。宿舍被烧掉小半,目前在重新装修。他让我去校外找地方住,说顶多一个月,就能回来住宿舍。

    我心里有点急,毕竟野狼可是说过要在校园里见面的。可现在如果宿舍都没了,那我该怎么见到这个家伙?

    我想了想,只好跟老师撒谎说家里贫穷,这次是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还等着勤工俭学挣钱,根本没钱在外边住。我央求老师很久,说家里真的困难。老师被我说动了,他觉得可以让我去女生宿舍住。

    我对此感到不可置信,而他跟我解释,说学校里还有个老宿舍。那老宿舍的走廊都是在外边的,不用担心会突然碰到没穿衣服的女学生。还说那有个房间空了很久,可以让我住。

    我想想觉得挺好,老师便领着我去了老宿舍。说是老宿舍,其实也不算旧,总共只有三层楼。

    他去拿来钥匙给我,说就在三零四号房,让我自个儿上去。

    我拿着钥匙走上楼,等来到三楼走廊,我一时间有些脸红。

    这走廊上边,晾着那些女学生的衣物,有些的样式还很大胆。我抱着非礼勿视的想法,从那些衣物旁边绕过去。走廊上还有几个穿着吊带睡裙的女孩在聊天,她们问我是不是找人。我说不是,最近要在这住一段时间,这些女孩都很惊讶。

    等来到三零五房间门口,我发现这门口摆着一双黑色的皮鞋。于是我问这些女孩鞋子是谁的,她们脸上却有些惊慌,摇摇头就离开了。有个学姐意味深长地告诉我,最好换个地方住。

    我觉得莫名其妙,用钥匙打开房门走进了屋子。这里头应该是很久没人住,床板上和桌上都是灰尘。

    我打扫了一番,整理出很多垃圾,打算拿去丢。出门的时候因为垃圾多太拥挤,我担心把别人的鞋子弄脏了,就把黑色皮鞋暂时放在一边。

    可当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黑色皮鞋又整整齐齐地被放在我房间的门口。我皱起眉头,估摸着鞋子的主人回来了,只是不知道这儿已经有人住。

    我也没当回事儿,就去食堂吃了饭,再回来继续打扫。

    这房子太脏,打扫完都已经是晚上。我累得不轻,躺在床上疲惫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阵脚步声吵醒。

    那脚步声咚咚咚的,好像是有人踩着皮鞋在走廊上走。我想着也许是有谁回宿舍,也没在意。

    可那脚步声却是没完没了,走了几分钟也不见消停。我想出去看看情况,就打开了灯。

    当灯打开后我才发现,这儿并不是明亮的日光灯,而是昏暗黄色的白炽灯。这让房间里看得并不清楚,我嘟哝着换上衣服,然后去将门打开。

    当我打开门的一刹那,脚步声却忽然停止了。我纳闷地往走廊上看了一眼,却见那原本放在我门口的黑色皮鞋,不知被谁拿到了走廊上,距离我约莫有七八米远。

    奇怪,刚才是谁在外边走路?

    我纳闷地关上门,结果没过多久,那脚步声却再一次响起。

    不一会儿,那外边竟然又响起脚步声。我再次去打开门,脚步声却又一次停止。外头没任何变化,只有那双黑色皮鞋距离我近了许多,只有两米左右的距离。

    我顿时一阵气恼,站在门口就骂了起来。我说你们这些女孩心忒坏,不想让我住在这儿就直说,这样吵人睡觉真的没意思。但无论我说多久,那些女孩们的门都是紧紧地关着,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心里一阵气恼,索性直接将那双皮鞋拿起来,拿进了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睡觉。

    皮鞋被拿进来后,外头的脚步声终于没了。我舒服地闭上眼睛睡觉,想着明天要去找老师反应一下,这些学姐们确实太过分。

    又睡了一会儿,我感觉越来越冷,觉得是不是空调开得有点低,就爬起来想调空调。可爬起来后我才想起,这老宿舍里没有装空调

    我冷得厉害,想去行李箱里拿点衣服来穿。可当打开灯后,我却不由得傻了眼。

    在我的房间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男人。他穿着那双黑色皮鞋站在门旁,躲在阴影之中。

    我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这男人肌肤很白,犹如往全身都涂了粉一样。但因为黑夜有点看不清的关系,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

    我皱起眉头,问你是哪位学长,不知道这儿是女宿舍吗。而他不说话,手中还紧紧捉着一个东西,我仔细瞧了瞧,发现竟然是钥匙。

    我顿时大怒,说你们这些学姐是不是脑子有病。刚才故意吵我睡觉,现在直接找个学长来闯我房间,是想偷东西还是怎么的。我过去扯住了这男人的手,说要拉他去找校方解决这个问题。这种小孩子把戏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毕竟我又不是傻逼。

    当我一抓到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很冰凉,就好似摸了个冰块。我正觉得纳闷,他却忽然伸出手,抱住了我的头。

    诶?

    此时男人的脸跟我凑得很近,而这个时候,我也是不由得瞪大眼睛。

    这个男人……竟然是池亚新!

    忽然,池亚新咧开嘴笑了,嘴里却发出了野狼那难听的声音:“张总可真厉害,竟然还住在女生宿舍里了,让我一顿好找。啧啧啧,住在这种地方,真叫人羡慕呐……”【就爱中文】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