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为何放弃赎罪(万字大更)

    要我去?

    我听得直接就懵逼了,池亚新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傻了?

    “你神经吧……”我没好气地说道,“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捉罪犯这种事儿你不去,竟然让我去。”

    “你听我解释……”

    池亚新叹了口气,解释道:“我也很想亲手捉拿浊九阴,但你也知道这家伙的眼线到处都有。这件事情我不好轻易行动,当时我去抓朱雨是没什么问题,因为朱雨的能耐比浊九阴要小很多。可如果我去捉浊九阴,很可能会被他提前得知消息。到时候若是行动失败,下一次抓捕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冷笑道:“你还真是会为自己考虑,你有没有想过,以我的能耐,怎么可能捉拿浊九阴?”

    “我知道这个问题很麻烦……”池亚新咬牙道,“但浊九阴是个罪恶滔天的犯人,一天不捉拿他,就会有很多人因为他而受苦,而一些受害者也得不到保障。其实我的想法是这样的,那就是我负责辅助,而你……负责抓人。”

    “哦?”

    我疑惑道:“什么意思?”

    池亚新解释道:“我到时候会跟队里说早点下班,下班之后再偷偷去捉拿浊九阴。”

    “不带队自己去?这样会很危险吧?”我皱眉道。

    “只要能抓捕罪犯,危险又算得了什么……”浊九阴严肃道,“你放心,这件事情肯定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所有力量。我已经让人抓紧打听浊九阴的圈子了,只要一有线索,我会立即跟你说。到时候我们相互帮忙,一起将浊九阴绳之于法!”

    我叹了口气,说道:“再看吧,反正我不能保证。”

    说罢,我挂掉了电话,满心都是苦楚。

    浊九阴现在虽然大势已去,可对付起来也不容易啊!

    我想了想,就将兄弟们聚集在了一起开会。他们都已经得知了浊九阴垮台的消息,纷纷兴奋地说以后可以又放心大胆地做生意了。

    我坐在椅子上,叹着气说道:“兄弟们,这次我有个想法。就是等浊九阴办事的时候,我们去捣乱一下。”

    “张哥,你是不是脑子傻掉了……”李大元看着我的眼睛,惊愕地说道,“一直以来,你的智商都比较低下,我平时也就懒得说你。可你今天是不是吃屎了,你跟我说实话,你要不是吃屎了,你脑子里怎么能想出屎一样的主意?”

    我皱眉道:“我知道,我这个想法有点冒险。可是如果让浊九阴再次起来,那他很可能东山再起。”

    “那他身边已经也没了多少能人,完全就是大势已去啊,你是不是吃屎了?”

    “可如果他生意做成功了,那损害不会有多少。”

    “那也不应该我们去啊,你好端端地吃屎干什么?”

    “你他妈有病啊……”我一把扯住了李大元为数不多的头发,没好气地说道,“张口吃屎闭口吃屎的,你是不是脑子抽了啊?怎么跟我说话的?咱俩谁是老板呢?”

    李大元抱着脑袋,连忙说道:“张哥息怒,千万不要冲动,冲动就是魔鬼啊。我就是突然觉得骂你很带感,一时间被这快感给冲昏了头脑,别扯了别扯了,我头发本来就不多啊。”

    我松开了李大元,烦躁地说道:“真想把你脑袋上的头发全都给拔下来,你们说一下吧,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如何。”

    王天逸想了想,沉声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吧……有点过于张祥了。”

    “什么叫过于张祥了,你跟我解释解释,你这句话之中的张祥是什么意思?”

    “我也觉得过于张祥了……”秦忠点头说道,“张哥,平日里我们做的事情虽然大多比较张祥,可从来没做过这么张祥的事情。”

    “你们有种就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张祥!”

    李大元此时点了根烟,他陷入了沉思,轻声说道:“虽然这件事情很张祥,但似乎是有一点可行之初。”

    “好!我明白了!张祥就是智商低下并且鲁莽的意思对吧!我说的没错吧?你们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对吧?杀了你们哦,我他妈分分钟杀了你们哦!”

    “张哥……”王天逸看着我的眼睛,严肃地说道,“既然是你的决定,无论再怎么张祥,那我们哪怕拼上性命也要完成。”

    “别在说感人话语的时候顺便把我骂一顿啊喂!”

    我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恼怒地说道,“我有个错觉。”

    李大元疑惑道:“张哥,什么错觉?”

    “我是不是……被你们讨厌了?”我咬牙道。

    李大元连忙摇头说道:“没有啊张哥,咳……呸!”

    他说话的同时,往旁边吐了一口痰,嘟哝着说道:“以前有夜总会的时候还行把,跟着你赚赚钱泡泡妞。现在跟着你每天都喝西北风,当然我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我们是兄弟。上个月的工资竟然真的只有两万块钱,还被你扣了五千块钱还债。当然我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我们是兄弟。前阵子看上了一套西装特别帅,三千多块钱但舍不得买,你穿的却是六万一套的奢华西装。当然我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我们是兄弟。而且你是老板,穿得肯定要有面子点嘛。”

    我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果然是被你们讨厌了吧?”

    “不会的张哥……”王天逸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轻声说道,“大家都是一起刀山火海走过来的兄弟,当然不会介意夜总会没了之后收入减少的问题。话说,不愧是奢华西装,摸着手感就是不一样。”

    “别说这种挖苦的话了混蛋!”

    我翻了个白眼,点燃根烟说道:“行了行了,你们都给我正经点。这次的事情,我准备找张血琪帮忙。”

    “张血琪?”

    他们愣了一下,李大元下意识说道:“张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张血琪。她这段时间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和势力,根本就不肯跟浊九阴血拼。而且自从我们将场子都卖掉之后,那些兄弟索性也不跟我们混了,直接去跟张血琪了,甚至连一声招呼都不打。”

    我点头道:“如果是平时的情况,张血琪肯定不会帮我们。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现在的浊九阴已经是相当于走投无路了。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动手,到时候就可以宣扬自己干掉了浊九阴,可以让自己名气大涨。”

    “有道理啊……”李大元点头说道,“张哥啊,你这人虽然有点张祥吧,但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分析能力。”

    “这个话题难道还没过去吗?”

    我心情烦躁地让这三个畜牲通通滚蛋,然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思考着。

    这次的事情,成功的把握也不是没有。

    最主要的问题……就看浊九阴到底会怎么选择了。

    一整天的时间,我都没听到什么消息。

    第二天,还是任何消息都没有。

    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池亚新终于给我打来了电话。当我接起电话的时候,他立即激动地说道:“有消息了,浊九阴准备做走私生意!”

    “走私?”

    我顿时一愣,惊愕道:“是什么样的走私生意?”

    ”贩毒。”池亚新解释道。

    “那你直接说贩毒不就行了吗,走私贩毒说起来有什么意思?”

    “不是的,他这次的贩毒不一样……”池亚新解释道,“我抓过了很多毒贩子,对于他们贩毒的过程还是挺明白的。首先第一个买家,一般都是先越过边境,然后去国外购买大量毒品。随后这第一层买家再卖给下边的各个大客户,赚取第一道利益。通常来讲,这是贩毒过程中的最大利益之一。这些大客户则是负责将毒品卖给各地的地头蛇,也收取一定的利益。随后地头蛇再将毒品交给马仔去卖,收取第三层利益。马仔卖了毒品之后拿点钱,这就是第四层利益。按照我的估计,原本浊九阴是地头蛇那个身份的人。但他这次似乎是准备铤而走险,自己联系上了一个国外的卖家,准备亲自去买毒品。”

    “我靠!”

    我惊愕道,“他是准备拼了?”

    池亚新沉声道:“对,决不能让他的交易成功。我们只要给他抓个人赃俱获,绝对能让他判刑。”

    我想了想说道:“事情有点不对劲啊,浊九阴可是需要十亿的,他现在人手不够,怎么将这些毒品给卖出去?还有一点很重要,这他妈要多少毒品,才能凑够十亿啊。”

    “浊九阴目前可以使用的资金有七亿……”池亚新沉声说道,“他只需要进几千万的货,然后最直接卖给地头蛇们就行。这家伙本来就混得挺厉害,自然能找到那些地头蛇并且卖货。如果这次的交易真让他成功了,那他很可能会办成。”

    我沉声道:“那我们该怎么办,难不成去国外捉他?”

    “不可能……”池亚新说道,“我们要等,等他在国内做第一笔交易的时候抓他。跑去国外抓人,这件事情太不现实了。我会动用所有的警方线人,想尽办法得知浊九阴的第一个交易对象。如果不出意外,我估计他会在这几天完成。”

    “行吧……”我轻声说道,“希望浊九阴被黑吃黑,直接死在国外好了。”

    池亚新严肃道:“不行,这种人是该死,但绝不能死在贩毒的黑吃黑之中。他应该被判死刑,死在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律之下!”

    我看池亚新这么有信心,也懒得跟他多说话。这家伙就是个工作狂,一提到抓犯人就会激动。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

    等浊九阴带着那些东西回来,然后协助池亚新将他一网打尽!

    我想了想,拿出手机联系了张血琪,并且约了见面地点。

    我们见面的地点,就在两个城市中间的一个小县城的茶馆里。

    张血琪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人,她的神色欣喜,一坐下来就笑呵呵地说道:“怎么,知道浊九阴要垮了,过来恭喜我?”

    我笑呵呵地说道:“是啊,以后可能要抱你大腿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都在冷笑。

    浊九阴又不是你整垮的,是人家蔡静怡整垮的,你这么嘚瑟干什么?

    张血琪笑了笑,轻声说道:“还抱我大腿呢,早就听说你已经金盆洗手了,现在在弄学校。”

    “是啊,这样轻松点,至少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我跟张血琪说道,“行了,我们就别客套了,说一下正事把。我跟你讲,浊九阴打算翻身。”

    “翻身?”

    张血琪毫不在意地说道:“就凭他?他欠下了这么多债,还怎么翻身?”

    我认真地说道:“他去国外买毒品了。”

    “这怎么可能……”张血琪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这么大量的货,他怎么可能带得回来。”

    我沉声道:“浊九阴这人是老江湖了,说不定真有办法能运过来。我们决不能让他东山再起,我已经想尽办法在调查他的第一个交易对象。到时候需要你帮忙,我们一起铲除浊九阴。”

    “唔……”

    张血琪很是认真地想了想,随后说道,“如果你的情报没错,那我们是要警惕点。”

    我轻声道:“你的想法是什么?”

    “干……”张血琪沉声道,“我干爹在生前就特别想浊九阴死,他没能完成的愿望,我来帮忙完成。”

    我嗯了一声,严肃地说道:“这些天别让自己太忙碌,我到时候给你消息。一旦有事儿,就立即联系你。”

    “好。”

    张血琪应了句,而我站起身看看四周,就快速离开了。

    两边市里都是风平浪静,我待在私人会所里等消息,张血琪也是照旧在发展着自己的势力。

    没人知道,即将发生一场腥风血雨。

    第七天的时候,我就得到了池亚新的消息。

    浊九阴回来了。

    他带着货物回来,并且已经联系好了买家,就在今天晚上开始第一笔交易!

    我得知之后顿时大怒,忍不住骂道:“今天晚上交易,你到了今天白天才告诉我!”

    “浊九阴非常谨慎,做的保密工作也是密不透风……”池亚新解释道,“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查探到了消息。”

    唔……

    这可真是麻烦了。

    我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我现在就联系人,你将地址和时间都给我。”

    “好,我发短信给你。”

    我快速挂掉电话,然后给张血琪打了个电话。当我将事情说了之后,张血琪也是惊愕道:“这么晚才得到消息?不过也是,浊九阴这人阴险狡诈,没这么容易透露出情报。”

    我沉声道:“你等着,我尽快给你消息。”

    “好。”

    此时池亚新的短信已经发过来了,浊九阴的交易地点,竟然是在郊区那边的一栋别墅里。

    那别墅的署名是谁的我不知道,是一个我没听说过的名字。池亚新告诉我,那是一个地头蛇的大本营。浊九阴选择在那交易,估计是为了安全。

    这个别墅远离人烟,做起事来也不容易被人知道。

    我咬咬牙,问池亚新什么时候见面,他说就在今晚七点,到时候会给我详细位置。

    我立即就召集兄弟们驱车前往,毕竟现在可已经是中午了,若是不早点准备好,那可真是麻烦大了!

    我们开着几辆普通的车,到了浊九阴今晚会交易的地点,顺便观察了一下地形,装作是路过车辆。

    而张血琪,也是带着十几个人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到了。

    我们两边的人一碰头,立即就开始交流情况。

    “这边的地形很偏僻,到时候就算火拼起来,都不会有什么人发现……”张血琪沉声说道,“也就是说,很可能会引发一场血战。”

    我沉声道:“是很麻烦,你们做了什么准备?”

    张血琪哼了一声,随后她打开了后备箱。我一见到里边的东西就傻眼了,只见里边除了手枪,竟然还有两把冲锋枪。

    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惊愕道:“这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

    张血琪平静道:“你当我会告诉你么?”

    我想想也是,而我身后的这些人都对这些武器很羡慕。

    “你们这边似乎没什么家伙……”张血琪皱眉道,“到时候我们当前锋,直接冲进去就是干。你们几个从后边绕进去,尽快解决浊九阴。我担心他会从后门逃跑,毕竟浊九阴这家伙简直就是狐狸精,一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警惕起来。”

    我点头道:“好,大家统一下服装,到时候可别打错了人。”

    张血琪想了想说道:“每个人都在手臂上绑一条布,这样就是自己人。”

    我们都是纷纷照做,等商量好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到下午四点了。

    时间紧急,我们连忙将车都开去藏了起来,同时人都躲在了附近的树林里。这别墅是在一个湖泊的旁边,而湖泊旁边就是茂密的树林,很适合给人躲藏。

    湖泊是在后门这边,等月黑风高的时候,我们这边的人可以下水游泳过去。我估摸着,他们肯定不会发现我们。

    等我们都准备好之后,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正在这时候,我终于收到了池亚新发来的消息。

    他告诉我,说自己已经在后门这边躲着了,还说自己身边有一棵朝北的大榕树。我想了想,让兄弟们原地别动,然后寻找着池亚新。

    终于,我找到了那大榕树。只见池亚新穿着一身容易伪装的衣服,躲在那大榕树后边。他对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过去,并且询问情况。

    我将事情简单地说了说,池亚新听后皱眉道:“这件事情有点麻烦,想不到张血琪他们竟然会拥有如此大量的枪支。但这也是个好机会,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将浊九阴和张血琪一网打尽。”

    我皱眉道:“你准备怎么做,现在一共有四帮人马,而你只有一个人。”

    池亚新沉声道:“别小看我,我的实战能力也是很强的,否则抓不了这么多罪犯。具体的计划我无法告诉你,反正我有一个要求。你要尽量保证浊九阴的安全,否则事情会演变得很麻烦。”

    “好。”

    我点点头,沉声说道:“我这边的兄弟们不会用枪,等成功抓到浊九阴之后,你要成功让他们逃离。别忘了,我们之所以会过来拼命,都是为了帮你抓犯人。”

    “这是自然的……”池亚新认真地说道,“但你们记得别杀人,也别把人砍成重伤。”

    我笑道:“这个自然,我会告诉兄弟们,一切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为主。现在我们就犹如渔翁,一直在等着张血琪和浊九阴拼出什么问题来。”

    “那就好,先让他们黑吃黑一会儿,然后我们再潜入。”浊九阴点头道。

    我嗯了一声,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我匆匆说了几句就回到了树林里。

    刚回到树林,张血琪就给我发了消息,说浊九阴已经到了。

    她是在外边的大门,所以应该能看见浊九阴。

    我收起手机,死死地看着前边的别墅。

    忽然间,别墅那边响起了一阵枪声。兄弟们顿时一愣,连忙要冲进湖泊里。

    我连忙说道:“等一下。”

    “等一下?”

    人们都是惊愕地看着我,而我舔了舔嘴唇说道:“别忘了那些人都是有枪的,我们这时候冲上去岂不是找死吗?先再等一等,如果我们成功了,记得别杀浊九阴,我到时候有点事情要做。”

    他们都是嗯了一声,然后我们就站在湖边看好戏。别墅那边明显是打得火热朝天,我观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走吧,过去。”

    “好。”

    兄弟们都是纷纷跟我一起下了水,在这冰冷的冬天,湖水冷得简直刺骨。幸好这个湖泊也不算宽,游着也不算吃力。

    我在水里的时候,抓住了池亚新给我的窃听器,并且狠狠一扯,将窃听器丢进了湖泊里。等我们游过了湖泊,都是小心翼翼地绕到了后边。别墅里的枪声明显已经弱了,从一开始的不停枪声改成了时不时会有一道枪声。

    王天逸此时走到后门,他用力地撞开了门,我们刚一进来,就看见张血琪正拿着一把冲锋枪,满身是血地站在走廊上。

    她……受伤了?

    此时张血琪看见了我,顿时飞快地朝我走来。我立马明白了,看来这血是别人的。

    “张祥,我草你妈……”张血琪走到我面前,她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怒骂道,“这么慢才过来,你他妈竟然敢卖我!?”

    我连忙说道:“冤枉啊,我们也是拼尽全力过来了。不过天气太冷,这水简直冷得不行,害得我们速度也变慢了。”

    张血琪死死地看着我,咬牙说道:“我这边已经死了四个兄弟,要是让我发现你骗我,我他妈一定要宰了你!”

    我看张血琪这么愤怒,连忙说道:“浊九阴呢?”

    “死了……”张血琪没好气地说道,”这第一枪不是我们开的,是那个卖家开的。两边立马就火拼了,我们也是后边进来的。“

    死了?

    我顿时一愣,这真是我没想到的,浊九阴竟然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就死在了黑吃黑下!

    “现在是个机会……”张血琪舔了舔嘴唇说道,“这里可全都是货啊,他们已经拼了个两败俱伤,现在只要我们将货抢走,那可是一大笔钱。到时候我们二八分,你分两成,我拿八成。”

    我摇头说道:“我不做这个生意。”

    “那行,到时候也都归我了。”

    正在这时,有个人忽然从走廊那边走了下来,连忙跟张血琪说道:“找到货了!”

    “很好……”张血琪大笑道,“真是天助我也,原本以为这次会有一番苦战,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想不到浊九阴竟然就这么嗝屁了。哈哈哈,都没什么能耐了,还妄图做大生意东山再起。所以说啊,这人就该在风光的时候退出,免得以后大势已去,任何人都能欺负。”

    张血琪的人都是笑了起来,而我们几个则是面面相觑。

    我真是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浊九阴竟然会死在了如此戏剧性的黑吃黑下。

    张血琪此时扛起了枪,笑吟吟地说道:“走,我带你去看看浊九阴。”

    我嗯了一声,此时张血琪带着我往大厅走去。等我来到大厅,顿时看见浊九阴正坐在大厅的一把沙发上。而他的脑袋上,却是已经多了个血窟窿,明显是被人给爆头了。

    这叱咤风云的浊九阴,现在却是死不瞑目。他大大地睁着眼睛,估计哪怕在临死之前,也没想到自己英明的一世竟然会葬送于此。

    我沉声道:“先把浊九阴的尸体处理了吧。”

    张血琪点点头说应该的,我就转身让王天逸他们去处理尸体。随后张血琪立即就去找货了,我拿出手机,给池亚新发了个消息,说浊九阴就躲在二楼的书房里。

    随后,我看了看这个别墅的构造。这有两个地方可以上二楼,一个是楼梯,还有一个是后门的阳台。

    我让兄弟们先待在大厅里等待着,然后自己回到了后门这边蹲守着。没过多久,我就看见一个人影正往这边走着。

    “过来……”

    我压低声音对池亚新叫了一声,他看见了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我身边问道,“情况怎样,你的窃听器我听不见了。”

    “掉湖水里了。”我解释道。

    “那现在的情况如何?”池亚新问道。

    “在二楼对峙……”我沉声道,“事情有点麻烦,现在浊九阴他们躲在书房里,而池亚新几个人则是在外边守着。两边的人都有枪,我这边自然不敢上去。

    池亚新想了想,咬牙说道:“我去。”

    我连忙扯住了池亚新,低吼道:“这怎么行!你决不能上去!”

    “为什么?”池亚新反问道。

    “你是不是脑子傻啊……”我咬牙道,“上边这么多人,他们两边都有枪,你一旦被发现就必死无疑。我当然不会管你这么废物的性命,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只有你知道我是污点证人,一旦你出了问题,那我这么多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池亚新深吸一口气,他咬牙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你的资料。如果我死了,在我家的抽屉里,就是饭桌的抽屉,有关于你我做的档案。里边详细地说明了你是污点证人,一旦今天我回不来,你就去把这个档案拿来。至于你的犯罪记录,我已经放在了另一个地方,但我不会告诉你在哪儿。”

    “有污点证人的那个就够了……”我点点头,感慨道,“我说你啊,你干嘛这么拼?反正浊九阴今天就死定了,干嘛非要拼上性命上去抓。”

    池亚新严肃地说道:“如果浊九阴死在了这儿,那确实是他罪有应得。可被他祸害过的人怎么办?那些希望能将他绳之于法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之所以抓犯人,不是真的因为他们该进去坐牢。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给老百姓一个交代,这就是我的初衷。”

    我恍然大悟,看向池亚新的眼神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我……对你表达我的敬意。”

    浊九阴此时已经跳跃起来,抓住了二楼的阳台。他听见我的话,低下头看着我,忽然微笑道:“等你出狱之后,我请你喝酒。”

    “好……”我点点头,呢喃着说道,“我们是该好好地喝一杯。”

    池亚新转过头,开始用力地往上爬。而我将手伸到了后边,抓出了匕首,死死地看着池亚新。

    当他开始往上撑的一刹那,我立即跳跃起来,狠狠一刀刺进了池亚新的腰部!

    他闷哼一声,身体顿时摔在了地上,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腰。

    而我粗暴地抽出了匕首,同时捂住了池亚新的嘴,将他往树林里边拖。

    池亚新疯狂地挣扎着,危急之下,他一个肘击打在了我的腹部。我疼得也是闷哼一声,但就是不肯松手。

    我抓住匕首,朝着池亚新的腹部和胸膛用力刺去。

    一刀、两刀、三刀……

    我都记不清自己到底扎了多少刀,池亚新死死地抓住了我的手,他口中吐出大口鲜血,浑身抽搐得厉害。

    慌乱之中,他将手另一只手朝着我的脸部快速地戳了过来。这黑暗的情况下我根本就躲避不及,被池亚新的手刺中了左眼。

    好痛!

    我连忙捂住了眼睛,那剧烈的疼痛让我险些惨叫起来。池亚新此时转过身,他捂住了腹部的刀,艰难地扯着我的衣袖。此时的他喘着粗气,黑暗之中,我可以看见他那脸上的不甘与倔强。

    “为什么……”此时的池亚新,连说一句话都特别困难,“明明就差一步了,为什么……”

    “为什么放弃帮助你么?”我捂着眼睛,咬牙问道。

    “不……”

    他哆嗦着身体,呢喃道,“为什么放弃赎罪……”

    “太久了……”我咬牙道,“我做的那些事儿,哪怕我帮助了你,能判我也太久了。池亚新,你不要怪我,我一直都很敬佩你。但我有家人,也有朋友。一大群人等着我养活,我不得不这么做。”

    “你一开始……就在骗我……”

    池亚新终于没了力气,他软软地跪在地上,呢喃道,“你欺骗家人,你卖掉产业,都是为了骗我……”

    “没有你的保护,我在朱雨和浊九阴的夹击下活不下去……”我也是软软地坐在地上,身体竟然莫名其妙地开始发抖,“想骗过你,就要真正去配合你。卖掉产业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活着,只要能骗取你的信任,哪怕亏损几千万,又算得了什么?我若是不卖,你就不会相信我。”

    “你逃得过这次,也逃不过下一次……”

    “不会再有第二个池亚新了,我不惧怕朱雨和浊九阴,我最害怕的……是你。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放开手脚,好好地生活。”

    池亚新倒在地上,他神情开始变得呆滞,呢喃道,“把……把我……埋在妻子坟里。我这辈子……为国家,为人民……死后……想陪着她……跟她说句……对不起……”

    我深吸一口气,咬牙道:“好。”

    此时的池亚新,终于慢慢地不再抽搐。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早就应该习惯这种场面的我,却是浑身发抖得越来越厉害。

    我的左眼,一直都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此时我忍着痛,给王天逸和秦忠发了个消息。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树林里,等看见这个场景,都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池亚新的尸体,处理好……”我咬牙道,“要妥善保管,决不能出任何意外。我希望他被融化为骨灰的时候,身体是完整的。天逸,你带我去医院。”

    王天逸连忙走到我身边,他看清了我的脸,咬牙道:“张哥,你撑住!”

    他背着我,一路奔跑着地绕过树林去了。等绕过树林坐进车里,我感觉左眼已经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无论我怎么努力,无论我怎么眨眼睛,前边都是一片血红的模糊。

    王天逸紧咬着牙关,他一路疯狂地开车。我躺在后座位上,呢喃道:“天逸,驾驶位旁边有镜子,拿给我。”

    “张哥,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

    “镜子……拿给我。”

    “你等着,一会儿医生就给你治疗了。”

    “拿给我!”

    王天逸咬咬牙,最后还是将镜子递给了我。

    我拿起镜子照向自己,只见脸上满是鲜血,都是从我的左眼流出。

    “张哥,能治好的……”王天逸快速地说道,“现在医疗科技这么发达,想治好你真的很容易。你千万别担心,这里如果不行,我们就去其他医院。”

    “治不好的……”

    我放下镜子,靠在车窗上,呢喃道,“我今天杀了一个可敬的人,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

    王天逸沉默着不说话,等一路到了医院,他背着我连忙去了急诊。

    医生一见到我的眼睛,顿时惊慌道:“很严重,要立即做眼球摘除手术!”

    王天逸急得抓住医生,焦急道:“摘除眼球干什么!肯定可以治的对不对?”

    “都这个情况了,怎么可能治得好……”医生焦急道,“别拦着我,如果现在不做眼球摘除,对他的另一只眼睛也会有影响!”

    王天逸愣愣地站在原地,而我被医护人员们抬上担架,飞快地冲进了手术室里。

    我被打了麻醉,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兄弟们都陪在我的身边。

    李大元眼睛血红,明显是哭过了的样子。见到我一醒来,他立即哈哈笑道:“哎哟喂,这不是独眼龙张祥吗?”

    我难受地要了一杯水,等喝过水之后,我想起了跟池亚新搏斗的情景。

    “天逸,你立即去池亚新的家里,他的饭桌里有一份关于我的档案……”我沉声说道,“立即去偷过来,另外将他家翻个底朝天也行,把我的犯罪记录都找过来。”

    天逸点头道:“好的张哥。”

    他急匆匆地走出病房,而我对秦忠问道:“池亚新的尸体……怎么样了?”

    “已经做成了骨灰……”秦忠轻声说道,“很完全。”

    我点头道:“去找到池亚新妻子的坟墓,把坟墓敲开,将骨灰放进去。另外……放一面国旗在里边。”

    “好的张哥。”

    秦忠也是立即走出了病房,李大元此时又给我倒了一杯水,嘟哝着说道:“这刚醒来,就忙着做这个做那个的。我说你啊,就不能好好地养一下自己的身体么?”

    “没办法,事情要紧,把我的手机拿来。”我轻声道。

    李大元立即从我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而我接过手机,拨打了顾梦佳的电话号码。

    过了一会儿,那边接通了电话:“亲爱的,你怎么了,为什么两天都不回我消息?”

    “我这两天在做大扫除……”我拿着电话,喃喃道,“老婆,可以准备回家了。等你回来,我会好好地陪伴着你。”

    “陪到什么时候?”

    我轻声道:“陪到孩子出生,孩子长大,上大学,取媳妇……再陪到我们生老病死,一起被儿子丢到老人院,看着夕阳晚霞,怒骂儿子不孝顺……好不好、”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