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浊九阴垮台(万字大更)

    当天晚上,我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去了李为民的住处。

    给我开门的是李琪,与以往的冰冷态度不同,李琪今天对我可谓是笑脸相迎。她一见到我,就连忙接过了我手中的东西,热情地说道:“哥,怎么过来自己家里还带东西呢?”

    我笑着说道:“这不是太久没看见干爹干妈了,所以买点礼品当补偿。”

    “你这是干啥呀,我爸妈都老想你了……”李琪挽住我的手臂,笑嘻嘻地说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见外。”

    我看着身旁的李琪,心中一阵冷笑。

    这个女人……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满脑子都是钱了。

    比起以前对我的态度,现在的她可真是判若两人。

    我走进屋子坐在饭桌上,李为民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来吃饭,还一个劲地给我夹菜,开了瓶好酒给我。

    等酒足饭饱之后,李为民约我去院子里聊天。这才刚坐下来,他就直接开口说道:“商圈已经买下来了?”

    “是的干爹……”我轻声说道,“就是买下来了,有些事儿不得不拜托干爹帮个忙,所以就厚着脸皮过来了。”

    李为民轻声说道:“我俩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你需要什么帮助,跟我说一下就是了。”

    我点头道:“干爹,既然如此的话,我就开门见山了。那个地方的地基我们探查过了,完全符合加盖的要求。现在的想法,是希望能合法加盖。”

    “这个啊……”李为民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我是认识一些人能帮你搞定,不过严格说起来吧……难。”

    我心里明白,这是明显在打算分一杯羹了。

    我装出一副恳求的样子,认真地说道:“感谢,这个生意对我来说很重要,还请干爹你帮帮忙。”

    李为民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啊……需要打点一下才行。”

    我连忙点头道:“那是一定的,干爹你估摸着要多少钱?”

    “我觉着吧……”

    李为民想了想,随后开口说道:“如果有三千万的话,应该可以搞定。”

    三千万……

    这个老家伙,可真是狮子大张口啊。

    什么事情都不用去做,只要嘴巴一张,就直接要三千万。

    他当我的钱是怎么来的,天上下钞票雨捡的吗?

    我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而李为民靠在椅背上,认真地说道:“这主要还是交朋友,你这钱丢出去了,问题是能收获一堆朋友回来,你说是不是?”

    “干爹说的是……”我连忙点头道,“只是三千万这么大的数字,做儿子的确实拿不出来。”

    李为民皱眉道:“那你能拿出多少?”

    我认真地说道:“两千五百万,这是我目前能拿出最多的钱了。干爹你也明白,为了做这个商圈,我可以将全部的身家都搭进去了。”

    “两千五百万啊……”

    李为民想了一会儿,随后叹气带:“好吧,那就两千五百万。但我可先说清楚了,这事儿不一定能保证成功。当然,干爹也不会坑你的钱。我拿一点当辛苦费,这样就行了。”

    我轻声道:“那就多麻烦干爹了,这卡里有钱……”

    我抽出一张卡,缓缓地放在了桌上,轻声说道:“还请麻烦干爹帮我跑几趟了。”

    “好说好说……”李为民拿过卡,笑呵呵地说道,“既然你来找干爹帮忙了,那干爹肯定想尽办法给你做好。”

    我连忙点头道:“多谢干爹。”

    李为民收起了卡,慢悠悠地说道:“行,那你就暂且先回去吧。”

    我站起身,慢悠悠地说道:“那干爹,我就先走了。”

    他嗯了一声,我则是快步离开了屋子。等坐进车里,王天逸转头跟我问道:“张哥,情况怎么样?”

    “我不想多说……”我靠在椅背上,叹着气说道,“就是一群见钱眼开的货色,还干爹呢……前阵子让我们帮忙做掉陈俊,嘴巴上说的这么好听。结果浊九阴进来之后,直接鸟都不鸟我。现在看我开始弄房地产了,又热情地跟我说父子关系。草,心里真烦。”

    王天逸笑呵呵地说道:“这能怎么办呢,我们已经上了这条船,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了。张哥你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那估计也没用。哈哈哈,俗话说得好,没有任何事情是钱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

    我嘟哝道:“我倒是不太相信这句话。”

    “接下来去哪儿?”王天逸问道。

    我想了想说道:“去医院吧,把周兰接私人会所里住。这丫头天天赖在医院里,我觉得她已经完全可以出院了。毕竟那边的保镖都是蔡静怡的人,让人家保护太久了也不好。”

    王天逸嗯了一声,然后就开车去了医院。等我来到病房里,周兰正在抱着一堆吃的看电视。见到我进来,她连忙将零食都藏了起来。

    我直接无视了这一幕,轻声说道:“兰兰姐,我来接你出院。”

    “诶?”

    周兰愣了一下,下意识说道:“出院手续不是还没办吗?”

    我无奈道:“像我们这种人,你觉得可以办个出院手续,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出院日期吗?”

    周兰嘟哝道:“那倒也是,不过这也好,我早就在这个地方待腻歪了。”

    “回去之后你也要认真练习走路……”我轻声说道,“可别一会儿就偷懒。”

    周兰嘻嘻笑道:“知道啦,那我先整理下衣服什么的。”

    我摇头道:“衣服就不用整理了,直接给你买新的就行。反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都要穿适合运动的衣服,这些东西就算是带上了,对你的意义也不大。”

    周兰哼了一声,说那些衣服到时候欧让我来买,我只好笑着同意了。

    我们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必需品,然后就坐车到了私人会所。周兰对这个新地方还挺满意的,现在私人会所的房间也不算多,毕竟那些保镖们和我们就占了十几个房间。而且周兰也需要人照顾,我就把周兰安排到了自己房间里。如此一来,我也可以照顾好她。

    周兰对此极为开心,一进房间就嘟哝着自己要洗澡。于是我拿了个小板凳放在浴室里,让她自个儿洗。等我将浴室的门关上后,就听见她哼着歌在洗澡。当过了半个小时后,她就说自己洗好了。

    我推开门走进浴室一看,只见周兰裹着浴巾坐在小板凳上。她对我伸出了手,嬉笑着说道:“快点把我抱**,别忘了我现在是行动不灵敏的病人哦。”

    “嗯。”

    我温柔地抱起周兰,将她放在了床上。随后我走到沙发旁边,整理了一下铺在沙发上的被子。周兰一见到被子顿时急了,连忙说道:“你可别跟我说你要睡沙发!”

    “那不是必然的吗……”我无辜地说道,“我不睡沙发还睡哪儿?”

    周兰焦急道:“跟我一起睡啊!”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不行,要是跟你一起睡,保不齐就要被你给调戏了。”

    “不管不管……”周兰扯着被子,大声嚷嚷道,“我就要跟你一起睡,我就要跟你一起睡!”

    我叹了口气,直接将灯给关掉了,轻声说道:“安心睡觉。”

    周兰哼了一声,然后就气恼地不再说话了。我躺在沙发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准备跟周公相会。

    迷迷糊糊间,我忽然感觉到有人在压着我。这让我越来越喘不过气来,我下意识睁开眼,却见周兰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我的身上。

    她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睡觉的样子看着极为可爱。此时我叹了口气,将她轻轻地放在旁边。

    这个女儿……她的脚到底正不正常啊。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一睁眼就看见周兰正在满脸媚笑地看着我。我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打了个哈欠,无奈地说道:“兰兰姐,你到底想怎样啊?”

    “还要……”周兰调皮地说道,“就像上次在医院阳台那样。”

    我顿时一愣:“不好吧,这样挺对不起梦佳的。”

    “不会的不会的……”周兰认真地说道,“这个不算出轨的,我们又没有行夫妻之实,你说对不对?”

    我无奈道:“可我觉得那个比夫妻之实还要严重。”

    “不管!”

    周兰嘟起了嘴,不高兴地说道:“我就要我就要。我就喜欢这样,我尝试过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和第一百次。你要是不让的话,我就不学走路了!”

    “你……”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而周兰此时忽然扑上来亲了一下我的嘴唇,祈求着说道:“求求你嘛,人家最喜欢这样了嘛。我想每天早晨和每天晚上都这样,反正你是梦佳的,我最多也就这段时间可以调戏一下你了。”

    我叹了口气,一时间找不到言语来反驳周兰。而她嘻嘻一笑,认真地说道:“你不说话就是同意啦!”

    说话的同时,她已经带着一脸的坏笑,开始了她的调戏……

    半个小时后,我精神抖擞地走出了房间。李大元几人正在吃早餐,见到我这么有精神,李大元啧啧说道:“张哥,你是不是跟周兰……”

    “没有……”我坐在桌上,平静地说道,“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这件事儿……确实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李大元嘟哝了几句真娘们唧唧的,而此时我的手机已经响起了电话。我接起电话,轻声说道:“陆叔叔,什么事儿?”

    “你去找你干爹谈过了吗?”

    “嗯。”

    “那就好,我有点担心,就给你打个电话询问一下……”陆逊松了口气说道,“你有空吗,我想跟你谈谈计划,毕竟你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

    我连忙说道:“有的,要不你来私人会所?这儿有吃有喝还有得玩,我觉得在这谈事挺好的。”

    “行。”

    陆逊挂了电话,而我就在私人会所等他过来。不得不承认,陆逊的办事速度很快。在短短半个小时后,他就已经到了私人会所。

    我们找了个安静的房间坐下,陆逊满脸兴奋地说道:“我准备越早动工越好,先完成一部分的工程,快速回笼资金。”

    “哦?”我忍不住问道,“有计划了吗?”

    陆逊点头说道:“有,我们暂时先不说写字楼和住宅区,就说这个商圈。里边总共五百个商铺,我决定等先完成一些工程之后,就开启第一次预售。但是!你注意了,这里有个但是!我们并不是直接预售房子,而是预售购房权。简单来说,就是收取五万块钱押金,到时候让人们来看房购买。如果有些人准备不购买,我们就将押金退回去。”

    我恍然大悟:“你想先用那些人的押金来进行工程,然后用真正预售得到的钱,用来退还对于的押金是吗?”

    陆逊笑道:“对,就是这样。我们已经出了第一笔钱,之后的钱就不需要让我们出了,而是应该让这个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来出。”

    我想了想说道:“那么到时候……我们大概能拿到多少钱呢?”

    “一千个人就能有五千万……”陆逊沉声说道,“按照我的估计,接下来只需要两千多万就能开启预售。这前边的钱,我会将相当一部分用在宣传上。具体的情况,就看加盖能不能谈下来了。要是加盖能谈下来……那我俩都能赚一大笔。”

    我点头道:“这个方面陆叔叔是专家,我听你的。”

    陆逊忽然沉默了,他看了我一会儿,随后叹气道:“你跟我女儿年纪也差不多,怎么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呢?我家那闺女要是有你一半好,我也不会这么操心。”

    我呵呵笑了下,而陆逊一边收拾着文件,一边说道:“我会争取到时候最少拿到五千万的资金,现在我先放出消息,就说我们这边可以加盖,要弄写字楼和住宅区。”

    我惊愕道:“到时候如果加盖的事情没通过怎么办,岂不是成了商业欺诈吗?”

    “这个简单……”陆逊平静道,“我们不是通过官方传出的消息,而是通过小道消息传出的。到时候传得再怎么人声鼎沸,都跟我们没关系。如果有加盖,那就是我们赚大钱的机会来了。如果没加盖,我们就说官方从来没说过这个消息,其实全都是谣言就行了。”

    我恍然大悟,这么一说还真是。

    反正只要我们不承认,那些消费就没法拿我们怎么样。到时候我们完全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小道消息道听途说的,而我们官方从来都没承认过。

    我顿时心情大好,而陆逊明显是个工作狂,立即就再去忙碌了。我走出门外,只见秦忠正躺在走廊的地板上。他捂着胸口,一脸痛苦之色。我纳闷地问秦忠怎么了,王天逸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说道:“这小子脑子抽了,我跟他说保护陆逊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孔泥巴。结果他说自己一定要跟孔泥巴切磋一场试试。然后就变成这样了,交手时间合起来还没超过五秒钟,就被孔泥巴给干趴下了。

    我无奈道:“秦忠啊秦忠,你脑子抽什么神经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你还挑战他干什么?”

    秦忠不服气地说道:“有些人只是徒有虚名,人这一辈子能碰到几个高手?无论真假,我都要尝试着打一场试试看!”

    我顿时无言以为,秦忠本来就是个喜欢打架的人,也难怪会被人称为咏春行者了。

    我正打算好好地说秦忠几句,结果电话却是再一次响了。我无奈地拿出手机,发现这次竟然是蔡静怡打来的。

    我连忙接起电话,蔡静怡在那边快速说道:“浊九阴开始了。”

    我沉声道:“怎么开始?”

    “他的工程很随便,在强行逼迫我们多给钱……”蔡静怡解释道,“这人贪起来简直没有任何底线,今天早上的时候他还迫使我们聚在一起开会。这一次的会议内容,是让他成为公司的董事长,并且拥有我们的百分之五十股份。而且他明显就是打算吃干股,执行总共才还是让我来做。”

    我皱眉道:“这么多?”

    蔡静怡冷笑道:“这个家伙,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等着吧,我很快就能让他完蛋。”

    我听得心里难免有些担忧,小声说道:“你不会有事把?”

    “不会……”蔡静怡沉声说道,“我能把事情办好,这个浊九阴虽然名头不小,而且为人心计也厉害。可关键是他太贪心,一些跟自己专业不对口的东西他也要吃,这样只会给自己引来麻烦。”

    我嗯了一声,嘱咐蔡静怡千万要小心点。

    蔡静怡只是简单地说了句知道,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接下来的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忙着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就是我依然在打听朱雨的下落。在找到朱雨之前,我永远都不会放弃寻找她。这种祸害,一定要找出来彻底清除干净了,才能让人放心大胆地过日子。

    第二件事,就是到处在忙碌商圈的事情。虽然商圈的技术方面是陆逊负责,可我总要负责打点这方面。我就一直都跟着李为民到处跑,见过了许多人,也喝过了许多酒。

    第三件事,就是默默为蔡静怡祈祷。

    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就是周兰真如同她所说的,每天早上和每天晚上都要调戏我一次。她也会偶尔发个朋友圈,弄得顾梦佳老问我到底是什么牌子,我就说不出来。

    事情一直发展到第五天早上的时候,终于有了变化。

    这天早上,我刚享受完周兰的调戏走出房间,就见李大元急匆匆地过来找我。他脸色焦急,那种不淡定是我从来都没见到过的。我看李大元这么慌里慌张的样子,疑惑地问道:“干嘛呢,这么慌张的样子。“

    “张哥,出了件大事……”李大元小声说道,“浊九阴垮台了。”

    “哈?”

    我惊愕地看着李大元,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跟我开玩笑。李大元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他绝对不是在骗人。

    我连忙将李大元扯到了安静的地方,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大元也将他调查到的事情,跟我娓娓道来。

    原来,蔡静怡在来这边做新能源之前,她的这个团队在另一个地方就有个总公司。

    而实际上,这个公司就是个空头公司。

    她花了一千多万装修公司,把公司装修得很是漂亮,而且还将自己之前公司的流水都秘密转了过来。实际上,这个公司什么都没生产,什么都没运营,但却每个月都有非常漂亮的流水。

    问题是,蔡静怡在这方面玩了一个重要的把戏。

    有些想投资的人,提出希望能进一步了解蔡静怡的这个空头公司。可她却是拒绝了,她说母公司这边暂时没有风投或者融资的兴趣,因为目前不需要。但是子公司那边,却是准备在做了。

    然后,蔡静怡就用低廉的价格,买下了一片在荒郊野岭的地,来做她那个新能源工程。

    这其中有个问题很重要。

    那就是浊九阴的强势。

    蔡静怡故意在浊九阴面前表现得弱势,导致浊九阴认为自己可以稳稳地吃下这个公司。

    在接下工程之后,浊九阴一开始的计划其实并不是打算当董事长。他参加会议是打算提高股份的,可当时蔡静怡很为难地表示,如果浊九阴再增加股份,那就是公司里股份最多的人,恐怕会成为董事长。

    随后,蔡静怡进行了疯狂的反击,营造出一种怕自己的董事长被人抢走的假象。

    浊九阴在这块地方作威作福久了,怎么可能会害怕一个蔡静怡?

    两边才刚刚交锋,蔡静怡这边就溃不成军!

    但她死死咬着一点,那就是公司怎么做,必须让她说了算。

    浊九阴觉得这样也可以,毕竟自己只想要过来捞一笔,他也知道自己管不好这个公司。于是乎,他们就签下了重要的合同。

    董事长的位置,交给浊九阴来做。

    而蔡静怡,则是负责担任执行总裁。

    实际上,浊九阴这个董事长直接就变成了一个空手掌柜。而蔡静怡担任执行总裁之后,就遇到了第一个麻烦。

    一部分贷款,并不好批下来。

    因为蔡静怡并不是这边的人,而且资产兑换起来也很麻烦。浊九阴自然有点怀疑起来,觉得蔡静怡的团队根本没那个能耐。

    于是乎,蔡静怡直接就带浊九阴去看了自己的那几个公司,尤其是花了一千多万装修的那个空头公司。

    这么漂亮的门面,让浊九阴渐渐相信了蔡静怡的能耐。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正在一步步掉入蔡静怡精心安排的陷阱。

    于是乎,为了在这边贷款能更加方便,直接就让浊九阴去银行贷款了。而公司的法人代表,在蔡静怡随便的几句劝说之下,也改成了浊九阴。

    因为浊九阴觉得,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也没人敢动他。

    这一下,浊九阴已经是完全给蔡静怡牵着鼻子走了。

    他曾经直接在公司会议上问过,为什么蔡静怡一定要在当地的银行办贷款。而蔡静怡的意思很简单,却也说动了浊九阴。

    想要获得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就要全力支持当地经济发展。如此就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利息低放款快,抵押少做事方便。

    这个道理无论怎么都说得通,于是浊九阴也就相信了,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产业去贷款。

    而蔡静怡就做出了一个看似非常厚道的选择。

    浊九阴申请贷款的当天,当时他申请的是四千万的贷款。蔡静怡直接给了他两千万,说是直接把分红先给他,让他做起事来没有后顾之忧。

    现在的浊九阴,还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这家公司,让蔡静怡的团队根本就不敢有任何反抗。

    随后,风投的人就来了。

    蔡静怡最大的计划,也是开始了。

    她说想要获得更多的风投或者融资,最好的方法就是强大自身,让人看见这个公司的漂亮流水。浊九阴这个白痴,觉得自己反正是董事长了,这个公司也属于自己了。于是乎,他直接将这个公司跟自己原本的产业挂钩了。

    流水不够,其他公司的账目来凑,对外就宣称目前几家公司正在全力发展这一家公司。从工程开发到新能能源,从新能源到客户,全都是一应俱全。

    问题是……哪来的什么客户啊!

    于是浊九阴就听了蔡静怡的办法,用自己的面子和威逼利诱,让一些比较大的公司跟自己签了毫无意义的合同。结果人家风投的人一看就傻眼了,纷纷惊呼这个太牛逼了。

    在原本的总公司就有这么漂亮的门面和流水,而在这边更是不得了。

    当地银行办事速度效率极快,董事长拥有的产业数不胜数。来东北走一圈,动不动就能看见他参与投资的产业。夜总会、工程开发、房地产、甚至连餐厅都有所投资。

    这特么是个厉害的集团啊!

    最重要的是,这边新能源的合同都已经有一大堆人抢着订了!

    那些全都是真盖着公司印章的合同!

    他们还特意安排人去打听了一番,确定那些公司真跟浊九阴签了合同。而这些公司的老板哪里敢得罪浊九阴,对外就都有统一的说词,那就是……对,我们信任浊九阴董事长。因为他很牛逼,因为他生意做得很大,因为他背景很硬。

    选择浊九阴,成就你的梦想!

    于是乎,融资的钱就下来了,合同也是签了。

    十个亿。

    这笔钱让浊九阴直接傻眼了,他从没想过钱竟然会来得如此快速。

    于是乎,浊九阴又是心满意足地等着自己的分红到来。

    然而问题是……这一次,他没等到自己的分红。

    没等到分红也就算了,反而还等到了公司账户的钱莫名其妙没了。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里边空无一人,只留浊九阴几个人在公司里发呆。

    问题是……这不关别人的事儿吧?

    毕竟,董事长是浊九阴,法人代表也是浊九阴。

    这一下怎么办?

    人家刚融资十个亿,自己这个公司就已经没了。

    那是能直接甩出十个亿来融资的大人物!

    那种大人物跟我们不一样,那些玩风投的人,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层次可以接触的。

    我们拼死拼活想挣个几亿,浊九阴也确实挺有钱。可问题是……人家丢十个亿,就跟丢着玩是一样的。

    确实,风投就是风险投资。你如果做生意亏本了,那没什么好说的。怪我眼瞎,怪我没找到一个正确的投资。

    可是……你这公司直接没了,这是几个意思?

    浊九阴急得连忙去找蔡静怡,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整个团队的身份都是假的,整个公司都是假的。他想尽办法查到了之前的那个法人代表,却发现那个法人代表只是个在校的大学生。那大学生直接吓懵逼了,他承认自己有外借过身份证,借一次身份证能拿一百块钱的好处费。可他根本没想到,为了挣这一百块钱,竟然会迎来怒火滔天的浊九阴。

    据说那个大学生,直接被浊九阴丢进了海里喂鱼。不过这个是黑话,并没有流传开来。

    这个公司……不可能就这么丢下去。

    问题是,浊九阴根本不会新能源!

    投资人那边也放话了,公司莫名其妙失踪了,这能理解。问题是,你浊九阴是董事长,而且也是法人代表。你现在就两个选择,要么把这个公司好好地做下去。投入大笔资金,好好地研发和学习新能源。毫无疑问,如果这个时候再投入去学习,那花掉的绝对不止十个亿这么简单。

    还有另一个方法,那就是直接还钱。

    我不是给了你十亿吗?

    行,那你把十亿还给我,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

    确实,浊九阴在这儿是能呼风唤雨,欺负一下不够牛逼的公司或者老板。问题是,人家随随便便就丢十个亿出来玩风投的集团,是浊九阴能惹得起的?

    短短一夜之间,就因为投资人那边放了几句狠话,浊九阴这边许多人直接选择了跑路或者离开浊九阴,生怕自己惹祸上身。

    十亿。

    浊九阴是能拿出十亿来,但问题是……他要卖掉许多产业,才能凑够这十亿还给人家。浊九阴跟钟远生不一样,钟远生有个儿子,他知道自己要存钱,将来要把一切都留给儿子。别说让钟远生拿出十亿来,哪怕拿出二十个亿,他也不需要卖产业。

    可浊九阴整天就知道花钱如流水,再加上自己贪心的关系,赚来的钱大部分直接继续拿去做投资或者工程了。也就是说,想要凑够这十个亿,只能卖工程合同或者卖产业。

    这,就是浊九阴最大的困难之处。

    如果这是全盛时期的浊九阴,他的产业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就算人家不太想买,浊九阴也能逼着他买下来。

    很可惜的是,现在浊九阴身边的很多人都跑了。

    因为人家那边给了期限,一个月之内,要按照理财的利率,将十亿彻彻底底地还回去。

    傻子都知道浊九阴要完蛋了,白痴都明白浊九阴大势已去了。

    正好浊九阴这些年下来也没什么知心的人,索性这一次直接走得干干净净。关键是他们并不是两手空空地走,而是卷走了许多浊九阴的钱,纷纷逃走。

    在这种节骨眼上,你浊九阴还想像以前一样霸道地卖产业?

    老子肯买你的产业,就是给你这个面子。别说高价卖,也别说市场价卖,必须要贱价卖才行!

    以往被浊九阴压得抬不起头的人们,此时彻底地硬气了起来。据说浊九阴去了好几家公司,脾气好一点的直接懒得见他。至于脾气差一点的,见面先狠狠地挖苦一番,然后再表示我们不乐意买,你能拿我们怎么的?你身边都没人了,你身边都没啥钱了,你能拿我们怎么的?

    蔡静怡的计划,就是借助着浊九阴的贪心,将他一步步引进失败的深渊。

    我听得一阵感叹,喃喃道:“这才是真正玩脑子的人啊,不过浊九阴这还真是够贪心的。为了获取融资,竟然利用自己的关系弄出了产业一条链。换做我是投资人,我也会心动不已。”

    李大元皱眉道:“张哥,我有个问题想不明白。那投资人难道是傻子吗,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十个亿。”

    我摇头说道:“他不是傻子,反而他还很聪明。”

    “为什么这么说?”李大元疑惑道。

    “投资人永远都不会让自己吃亏,如果蔡静怡这次的计划里没有浊九阴,那哪怕账目做得再漂亮,投资人也不会理……”我解释道,“人家就是看中了他是浊九阴,看中了他能借助自己的产业和社会能力,营造出产业一条链的效果。你自己想想,一般来说骗子为什么难以得手?因为骗子们连个固定的门面都没有。但蔡静怡这一次不一样,你以为她的门面真是那个装修就花了一千多万的公司?不,她真正的门面,是浊九阴这个人。”

    “浊九阴这个人?”李大元疑惑道。

    我轻笑道:“浊九阴是什么人物?在这儿响当当的人物,随随便便就能打听到他,随随便便就能查到她的产业。这样的一个人,才是真正的门面。投资人看见董事长和法人代表都是浊九阴之后,就不需要再考虑这么多了。俗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蔡静怡这个团队就是光脚汉,想跑到哪儿就跑到哪儿。可是浊九阴……却是一个大庙放在这儿,而且还是里外都上了锁的,自己根本逃不出来。”

    李大元皱眉道:“张哥,你的意思是说……投资人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到底是不是骗局,对吗?”

    我点头道:“对,如果这是真正的投资,那这个公司好好做生意。就算经营不善倒闭了,投资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这才是风投。如果成功了,那投资人就能大赚一笔。可如果是骗局,那更是投资人求之不得的。确实,浊九阴对我们来说很厉害,可在浊九阴之上,自然还会有更厉害的人。这世上最多的,就是隐形富豪。有些家族企业平日里低调的很,实际上钱可能比首富都要多。”

    李大元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他们一开始就打算从浊九阴身上捞钱。”

    “对,假设我是那个投资人,浊九阴是个百万富翁,我就是个千万富翁……”我笑道,“虽然一百万比不上我的家产,可如果送我一百万,我绝不会拒绝。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这个合法化的社会里,我需要一个拿走他那一百万的理由。结果呢……结果现在浊九阴自己撞枪口上了,那还省了我不少功夫。”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李大元感慨道,“前阵子你拼了命在疯狂地凑一亿,可人家丢十个亿就跟丢着玩似的。”

    我笑道:“你自己想想世界首富的身价,一亿只是他家产的五千四百分之一罢了。”

    李大元恩了一声,而我朝着外边的休息室走去,沉声说道:“准备好一切那些跟浊九阴有联系或者知道内情的人脉,如果没猜错,浊九阴现在要主动往深渊里走了。就算我是他也会这样,辛苦打拼下来的家业,怎么可能就这么拱手让人。是我的话,一定会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做一笔真正的大生意,将那十个亿给还上。”

    李大元立即点头道:“我明白了,张哥。”

    “嗯,你先去忙吧。”我轻声说道。

    我坐在桌子上打了个电话,电话赫然就是打给池亚新的。等那边接通后,我平静道:“都听见了吧?”

    “听见了……”池亚新激动道,“就如同你所说的,我也认为浊九阴很可能会为了赚到大量的钱铤而走险。他妈的,我都忍不住想骂脏话了,终于要将这家伙抓到了。我就说你之前怎么在弄那个新能源的工程,原来是早已设了套等着浊九阴。不过……”

    他犹豫了一会儿,随后说道:“那个什么蔡静怡……她涉嫌金额特别巨大的诈骗案,这个……”

    我无奈道:“你想都别想,人家不是你这个辖区的,而且你以为你能找到她的证据?要管就先管好自己这边的地儿,蔡静怡那边离你几千公里远呢,你怎么想得这么多!”

    “也对……”

    池亚新那边深吸一口气,严肃道,“张祥,你这次立了大功,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在法庭上让法官帮你减轻罪证!另外,我有个不情之请。”

    “说。”

    “这个捉拿浊九阴,能不能麻烦你去?”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