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险一夜(万字大更)

    我当初就该杀了她。

    朱雨。

    这个女人,时时刻刻都在玩心机。

    她时而柔弱、时而强硬、时而无辜、时而却又阴险狡诈。

    我敢说,朱雨是我面对过最危险的对手。

    大家听了我的话后,也都是气得不轻。李大元握紧拳头,气恼道:“他姥姥的,当初就有一次杀掉朱雨的机会,可惜被她装疯卖傻给逃过去了。”

    “这一切都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定要杀了朱雨,才能弥补当初留下来的祸根……”我咬牙道,“行了,我们先去阳台那边聊聊天,让女孩们自己聊会儿。”

    李大元他们都是点点头,我们几个便去了阳台。李大元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皱着眉头说道:“张哥,你怎么猜出是朱雨的?”

    “浊九阴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已经联盟的事情……”我沉声道,“也就是说,只有朱雨有动机对付我。”

    “这女人还真是麻烦……”李大元叹气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轻声说道:“先等周兰的身体恢复,当她可以离开医院之后,我们就去旅游。”

    “旅游!?”

    李大元几人都是听得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张哥,你没开玩笑吧?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我们却去旅游!?”

    “现在已经是腥风血雨……”我沉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现在浊九阴查出联盟是我做的,可他将会付出巨大的精力来对付这个联盟。那么,恼羞成怒的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是谁?”

    李大元不假思索地说道:“是你,我明白了。你想先带着我们离开一段时间,等张血琪带着联盟跟浊九阴斗个两败俱伤,再回来坐收渔翁之利。”

    我点头道:“聪明。”

    “眼下我们躲起来确实是最好的办法……”王天逸也点头道,“浊九阴如果非要对付我们,那恐怕联盟也拦不住。哪怕浊九阴用的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办法,他家大业大,也是我们不能耗的。眼下的办法,我们最好就是当个缩头乌龟,先等他们斗一段时间再说。”

    我皱起眉头,沉声说道:“周兰离开医院还要些时间,这段时间大家要格外小心。如果没别的事儿,就躲在夜总会里别出去。现在外边实在是不太平,明白了吗?”

    大家都纷纷点头说明白了,随后我就安排人们先回去,在夜总会好好休息一晚再说。

    第二天下午,我又去医院看望周兰。反正现在大家都没法做生意,我也是闲得发慌。我还特意让李大元打听一下浊九阴的情况,李大元说浊九阴那边的场子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对抗张血琪了,而浊九阴本人估计还没回去。

    也就是说,现在浊九阴也发狠了,打算跟我们狠狠地干一次。

    这让我更是小心,我甚至连显眼的宾利车都不敢开,是与王天逸一起开了辆二手车去的医院。

    等来到医院,我正看见周兰躺在病床上。她被脱去了长裤,用被子盖着身体,露着两条腿在外边。而一个老人家正坐在周兰旁边,一本正经地在给她做针灸。

    我走到病床旁,对老人家问道:“医生,这效果怎么样?”

    “还不确定……”他叹气道,“只有先一步步来,其实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给她的背上扎几针。可你也知道,她的伤口还没好,只能先扎两条腿。等之后身体再好一点,就要扎后背了。”

    我点点头,看着周兰漂亮的两条腿上扎满了针,我一下子有点心疼。于是我揉了揉周兰的头,轻声说道:“疼吗?”

    “小伙子你说话有没有常识啊……”老人家无奈地说道,“如果她会疼的话,我还需要扎针吗?”

    我一想还真是,只觉得一阵尴尬,引得周兰咯咯笑。

    此时老人家扎好了针,然后开始给周兰按摩。我在一旁认真地学着,周兰则是看着那老人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会不会偷偷吃我豆腐?刚才我裤子就是你脱的吧?”

    “不会……”老人家一本正经地说道,“在医生面前,病人是没有性别的。”

    周兰摇头晃脑地说道:“那不一定,我感觉你刚才脱我裤子的时候肯定吃我豆腐了。”

    老人家被气得够呛,他浑身发抖,没好气地说道:“我今年都七十五了!院长见到我都要叫一声老大哥。要不是大徒弟的面子,我都懒得过来给你扎针。是他跟我说别让一个好好的姑娘家变成瘫痪,你要再说我就不来了!”

    我连忙劝老人家消消气,无奈地跟周兰说道:“你干嘛呢,人家在给你治疗呢。”

    “这不是太闷了嘛……”周兰叹着气说道,“每天伤口都疼得要命,我说疼想吃镇痛药,他们还不给我吃。你是不知道啊,那疼起来简直要命。”

    老人家无奈道:“那是因为吃多了镇痛药对神经不好。”

    周兰眨了眨眼睛说道:“那好歹拿瓶酒给我喝啊。”

    “你这情况怎么能喝酒……”老人家苦口婆心地说道,“喝酒会刺激你的伤口发炎,对你的身体恢复很不好。”

    周兰嘟哝道:“好可怜啊我,又要在这医院受苦,又不能喝酒,还要被一个老头子猥亵。”

    “谁猥亵你了!”

    老人家发抖得更是厉害,他激动地说道:“我不按了!老头子我还要名声呢!小伙子,你就对着这两个地方转圈按,顺时针地按,我先回去了!”

    说罢,老人家怒气冲冲地走出了病房。我坐在一旁帮周兰按着腿,无奈地说道:“你干嘛欺负一个老人家,他讲话又没你这么伶牙俐齿的。”

    “嘻嘻,我故意的……”周兰调皮地说道,“我就想气走他,让你帮我按。”

    我苦笑道:“要是我不在呢?”

    周兰满不在乎地说道:“到时候撒撒娇卖卖萌,那老人家就会原谅我哒。放心吧,我卖萌可是很有一手的,不管不管,现在要你给我服务。”

    我翻了个白眼,只好认真地帮周兰按摩。她倒也是,明明没什么感觉,还装作很享受的样子说舒服。

    等过了一会儿,顾梦佳也来了。她看见周兰腿上扎着这么多针,而且我还在给她按摩,顿时惊愕道:“张祥,这些都你扎的?”

    我呵呵一笑:“是啊,我会一点祖传的医术。”

    “你找死啊……”顾梦佳顿时急了,连忙焦急道,“快拔下来啊,你不会扎针还乱扎干嘛啊。”

    我跟周兰都是忍不住笑了,此时顾梦佳才知道我在耍她,气得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们一群人乐悠悠地在这陪周兰聊天做游戏,因为她手不能乱动的关系,王天逸就帮她拿着扑克牌跟我们玩。

    周兰时不时哎哟地叫,说想要一些镇痛药,都被我们给拒绝了。

    等玩了一会儿,王天逸忽然接了个电话。他接起来听了电话之后,不动声色地继续打牌。

    当打完一局后,他伸了个懒腰说道:“想抽根烟,能不能等我一会儿?”

    “真不明白你们干嘛要抽烟,浪费钱又对身体不好。”顾梦佳嗔道。

    王天逸嘿嘿笑了下,拉上我一起去阳台抽烟。等点燃烟后,他轻声说道:“刚才大虎来电话,说过去的兄弟死了三个,另外有九个受伤,其中一个重伤。”

    “安家费要给足……”我叹气道,“我就算不在,也能猜出当时的比拼有多凶猛。这张血琪还是有点能耐的,如果换成我们带人去拼,恐怕伤亡只会更多。”

    王天逸点点头,随后说道:“大虎的意思是说,他这边也有些兄弟,要是我们需要,他可以直接也过去。”

    我沉声道:“不用了,这些都是以前就跟着我们的老人。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还是让他们放松点比较好。我知道这段时间没事做,大虎挺担忧自己的收入的。你帮我告诉他,钱我会尽量补贴他们一点,就当放个假。”

    “好吧。”王天逸叹气道。

    我仔细地想了一会儿,忽地问道:“对了,你之前认识的那些小流氓,是从哪儿弄来的?”

    王天逸解释道:“就是几个场子里的小混子,怎么了?”

    “我还需要这样的人……”我认真地说道,“这种人其实还挺好用的。”

    王天逸皱眉道:“张哥,你莫非是打算让他们去对付浊九阴?我觉得这还是算了把,浊九阴跟陈俊不一样,他身边的保镖可是不少。”

    我摇摇头,认真地说道:“不是拿来对付浊九阴的,我当然知道浊九阴是什么档次。我打算吧,让这些小流氓组织一个工程队。你看,工地上不是有挺多小混子吗?你让他们打听打听有没有认识的,我最近需要工程队。”

    “这样啊……”王天逸皱眉道,“行,我下次帮你问问。”

    我嗯了一声,然后丢掉烟头,回去继续打牌。

    一整天的时间,再次这样消磨过去了。我感叹这可真是在浪费光阴,可没办法……最近根本就不能开张。

    我问顾梦佳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她说不要,想在这儿陪周兰睡觉。我想想觉得也行,反正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跟夜总会也是差不多安全的。

    于是我跟王天逸自己坐上车,就朝着夜总会的方向开去。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路上的车流量还算普通。今天会玩得这么晚,都是因为周兰不知道为何特别有精力,一点也不像病人。

    等过了大路,车流量就变少很多了。正巧前边遇到个红灯,王天逸顺势将车停下,嘟哝着说道:“这段路红路灯最多,有时候真想闯过去。”

    我噗嗤笑道:“不怕罚款扣分呐?”

    王天逸笑道:“不怕,这边打听过了,是没有摄像头的。很多老司机会直接闯红灯,我就是为了安全,否则也闯过去了。”

    “还是遵守交通法规比较好。”我轻声说道。

    王天逸嗯了一声,然后继续往下开去。下边的路是有点烂的,结果又碰上了红灯,王天逸再次踩下刹车,说运气真背。

    我正要说话,可就在这时,我们的车却是猛地震了一下。我下意识按住前边的座位,脑袋撞在了车顶,疼得厉害。

    “妈的……追尾了?”

    王天逸下意识要解开安全带下去查看,我咬咬牙,低声道:“等一下。”

    他疑惑地看着我,而我摸了摸头,轻声说道:“等后边的人来找我们,我们别主动下车,车窗也别打开。”

    王天逸嗯了一声,随后叹气道:“张哥,你现在真是犹如过街老鼠一样小心。”

    我看着车的后视镜,喃喃道:“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当初若是更小心点……吴刚就不会死了。”

    王天逸没有回应我,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一直看着后视镜,注意着后边车动静。然而,那车上也没有人下来,我皱眉道:“继续开。”

    “车被撞了也不管?”王天逸皱眉道。

    我沉声道:“别管,继续开。过红绿灯的时候,油门踩到底。”

    “好。”

    王天逸立即猛地踩下油门,我们的车顿时飞奔了出去。正在这一刹那,我忽然看见侧面有一辆车疯狂地朝着我们冲来,王天逸连忙猛地打了一下方向盘。刹那间,因为我们车速比较快的关系,那车一下子没追上我们,直接从我们和后边的那辆车中间穿过!

    突然,我们后边的车也猛地开始了加速!

    “走!”

    我大吼一声,王天逸也早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那油门就没松过,疯狂地朝着前边开去。

    路上的街景都在快速后退,而我们身后的那辆车也是穷追不舍。这夜晚的车本来就不多,那车竟然缓缓追上了我们。

    我扭头一看,才发现这是一辆陆地巡洋舰,那巨大的块头让我吞了口唾沫。这一下若是撞上来,那我们这小车肯定要遭殃。

    “该死,他们的车改装过……”王天逸咬牙道,“开不过他们。”

    我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等他从侧面追上来,立即刹车。”

    “好!”

    王天逸紧紧咬着牙,此时陆地巡洋舰已经到了我们的侧边,他低吼道:“张哥,坐稳!”

    我连忙扶住前边的座位,此时王天逸用力地踩下的刹车。我们的车顿时一滑,那巨大的惯性让我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多亏安全带和自己早有准备,我总算没出什么事儿,王天逸也是紧紧地按住了方向盘。

    那惯性让我难受地头晕目眩,差点就吐了出来。此时那陆地巡洋舰还没反应过来,这么快的速度,等他反应过来刹车,我估计都有两百米的距离了。我快速地看了一眼两边,我们的侧面是一片居民区,于是我立即怒吼道:“逃!”

    王天逸立即粗暴地打开车门,我们一起下了车,往居民区里疯狂地逃。王天逸跑在我的身边,他快速说道:“当时的车速接近一百码,等他们反应过来我们已经刹车,然后才做好准备踩下刹车,我估摸着至少要十秒左右的时间。张哥,他们现在距离我们至少有两百米。”

    我点点头,沉声道:“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先躲起来再说。”

    我们已经冲进了居民区里,我希望能找到一栋楼下大门没锁的居民楼。可这儿的居民楼似乎都是自动门,全都已经是锁上了。一时间我们根本就没有地方能躲,这让我极为惊慌。

    一定找到地方躲起来!

    那车上的人手里有什么武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正巧在这时,一个大门忽然就打开了。只见一个穿着睡裙的女孩走出门,她疑惑地往四周看了看。而我与王天逸使了个眼色,连忙朝着那大门跑去。

    那女人先是一愣,下意识跟我们说道:“是不是美团外卖的?”

    我快速咬牙道:“是。”

    她看了看我的空手,顿时脸色一变,害怕地说了句你们不是,急忙就要关上门。

    王天逸连忙飞奔过去,死死地抓住了门把手,然后用力地将门扯开了。只见那女人抓着里边的门把手,被王天逸扯得简直飞了出来。

    我俩赶紧躲进大门里,那女人还在不停地哭吼着叫救命。我连忙捂住她的嘴,咬牙道:“我们被人追杀,不想伤害你,只是进来躲一躲。”

    这女人顿时一愣,然后害怕地点点头。我将她拉进里边关上门,快速说道:“那送外卖的是不是要来了?”

    女人下意识点点头,而我快速说道:“他知不知道你住哪层楼?哪个房间?”

    她摇了摇头,我咬牙道:“你外卖就别要了,麻烦你让我们去你家躲一躲,之后必有重谢!”

    她害怕得不行,而我立即就按下了电梯。女人全程都在发抖,估计是因为魁梧的王天逸实在是太吓人的关系。

    在女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这栋楼的物楼。为了保险起见,我立即将所有的楼层都按亮了,然后才出了电梯。

    随后,她带着我们进了五零六号房,这似乎是个单身公寓。我进来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将灯给关了,随后压低声音说道:“谢谢你,我一定会报答你。”

    这女人吓得连连点头,她摸索着坐在了沙发上。黑暗之中,只有我们的**声,透过外边路灯传过窗户的光芒,我们只能勉强看清身边人的轮廓。

    我和王天逸小心翼翼地到了窗户旁边往下看,只见一个外卖员到了楼下,而在那外卖员的身后,还有几个男人站在那。

    他们抬起头往楼上看,王天逸下意识想躲,我立即说道:“别躲,我们在暗处,他是看不见我们的。如果你乱动,他们反而能看出异常来。”

    王天逸嗯了一声,此时女人的手机忽然就响了。她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说是外卖员打来的电话。

    我连忙说道:“关机。”

    她嗯了一声,然后就将手机给关了。只见楼下那外卖员吼了几声外卖,随后气恼地骂了几句。

    而那几个人,一直都站在外卖员的旁边聊天。

    正在这时,外卖员忽然给别人打了电话。没过多久,这楼下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了。一个男人过去拿了外卖,而那几个人也是趁机走进了屋子。

    我顿时一惊,咬牙道:“这栋大楼里,还有人叫了外卖!”

    王天逸吞了口唾沫,我连忙转过头跟那女人说道:“那外卖员确实不知道你的地址吧?”

    “不知道……”女人连连摆手道,“他一直都送到楼下的。”

    我嗯了一声,这大楼里这么多人,他们肯定找不到我们。

    我坐在房间里,哆哆嗦嗦地点了一根烟。

    总共有四个人。

    如果他们都带了枪,那就是四把枪,也不知道是朱雨叫来的人,还是浊九阴叫来的人。

    我抽着烟,忽然听见外边的楼道传来了脚步声。

    顿时我心中一惊,烟也不抽了,死死地听着外边的脚步声。

    正在我惊慌的时候,我们的这个门里,忽然就传来了敲门声!

    “外卖,开门……”

    我瞪大眼睛,连忙对女人说道:“你不是说他不知道吗!?”

    “救命啊!”

    女人连忙大吼起来,朝着外边疯狂地逃跑。黑暗之中,熟悉这个家的她轻松抓住了门把手打开门,哆嗦地说道:“救命啊,我这有小偷……”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女人顿时傻眼了,呆呆地看着外边的四个人。

    为首的一个男人,立即掏出了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在了外卖员的脖子上。这外卖员疼痛地捂住脖子,他伤口喷着鲜血,无力地倒在了一边。

    那女人吓得尖叫起来,连忙想逃回来,我急忙对王天逸吼道:“关门!”

    王天逸急忙冲向房门,而那女人已经被领头的男人扯着头发,将脑袋塞进了门框里。他一刀捅在了女人的背上,女人顿时喊不出声音来了。而王天逸惊慌地要关上门,但门却是被那女人的脑袋给卡住了。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忽然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门里。我一看大惊,连忙喊了声天逸小心。

    王天逸立即蹲了下来,而那只手也是弯过来对着门里边开了一枪。幸好王天逸蹲下来及时,使得那一枪打空了。

    这个时候,王天逸急忙用力地将女人推了出去。而这女人还没断气,她痛苦地低声叫着,被王天逸粗暴地推了出去。

    随后,王天逸终于将门给关上了。他连忙将门倒锁,还拴上锁链。我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一个锁链不够,那女人身上肯定有钥匙!”

    果不其然,此时门里已经传出了钥匙插进来的声音,当外头的人发现这儿有锁链之后,立即就开始用力地撞门。

    这一个锁链,绝对支撑不了多久!

    我索性直接将灯给打开了,此时我跟王天逸都是吓得不轻。我俩连忙将床和沙发这一类所有能拿来挡住门的东西都用上了,总算是松了口气。

    只要用这些东西将门给卡住,外边的人就进不来。除非他们跟我上次与钟小石遇到麻烦的时候一样拿出斧头来砸门,否则什么都是多想。

    我喘了口粗气,下意识看向了门口。可一看到那的东西,我跟王天逸都是傻眼了。

    只见一只手正在那比划着,而那手里赫然装着一个手榴弹!

    “手榴弹……”我瞪大眼睛,喃喃道,“怎么这东西都用上了!”

    王天逸咬牙道:“这些人就没想过活着回去!张哥,再这样耗下去,我们就死定了!”

    我吞了口唾沫,呆呆地看着外边的手榴弹。现在那手榴弹暂时塞不进来,可如果再给他们用力地推开一点点距离,那就不成问题了。而且一旦这些人疯了,将手榴弹直接放在门口爆炸,那对我们来说也是灾难!

    不对,他们肯定敢这样做!

    都已经带上手榴弹了,那这些人跟他妈的死士有什么区别!

    听说过用枪没被警方查出来的,从来没听说过用手榴弹没被警方查出来的!

    这已经是准备跟我们同归于尽了!

    我连忙打开窗户,低头看了一眼楼下。眼下最好的办法,就只有跳窗逃跑!

    可是……这可是五楼!

    这里是没有阳台的,如果我们真想下去,只能通过空调下去了。王天逸咬咬牙,小声说道:“张哥,你先走。我都两百斤了,如果空调承受不住我的重量,那你就连逃的机会都没了!”

    我咬咬牙,忍着心中的恐惧,直接朝着空调机踩了下去。

    这个时候,我的双腿都是在发抖。

    若是不小心摔下去,那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我根本就不需要怀疑。

    “呼……呼……”

    我用力地喘着气,努力不让自己过于紧张。等我踩到空调机之后,就抓着空调机的铁杆,身体缓缓地往下撑,踩在了四楼的空调机上。

    随后我摸了摸窗户,发现这家的窗户是开着的,但问题是有防盗窗。

    也就是说,这个四楼我们根本就进不去!

    我只能继续发抖地往三楼爬,此时王天逸问我抓稳了,我连忙说已经抓到四楼了,他也赶紧爬了出来。

    “轰!”

    当王天逸抓住空调机的一刹那,五楼的房间忽然就发出了一声巨响,并且有了强烈的爆炸。我只看见王天逸被一阵火浪冲得飞了出来,但他还是死死地我抓着栏杆不松手。

    然而,那力道实在是太大了,他都被炸得飞了出来!

    我眼睁睁地看着王天逸要拽楼,连忙疯狂地朝着他抓去,而他也是赶紧手忙脚乱地来抓我。

    终于,王天逸虽然没抓住我的手,但成功地抓住了我的脚。

    然而,防盗窗根本就承受不住我俩的重量!

    此时一大堆五楼的窗户玻璃碎片掉落,而四楼的防盗栏杆也是直接挣脱了,我死死地抓着栏杆,与王天逸一起往下掉。

    忽然,王天逸的肩膀砸在了三楼的空调机上,疼得他大叫。而我的脚,也是同样撞到了那个空调机。

    “张哥……”王天逸咬牙道,“我可以落地了,我现在差不多是二楼的距离。”

    我双手疼得特别厉害,甚至已经没了什么知觉。此时我青筋暴露,痛苦地咬牙道:“不能落地,他们放了炸弹肯定会逃跑。等你下去后,说不定会跟他们碰到。爬上来……进三楼房间。”

    王天逸说了声好,然后抓着空调机往上爬。他艰难地爬到三楼,那空调机立即开始摇摇晃晃要往下掉。

    终于,王天逸狠狠一用力,朝着三楼的窗户用力撞了进去!

    而刚才那个空调机,也是终于掉在了地上,啪啦一声摔散架了。

    三楼的灯光顿时亮了,王天逸急忙伸出手朝我抓来。这三楼住着一大家子,那孩子吓得躲在客厅里边,父母则是不停地用扫把和棍子打王天逸,骂他小偷。

    此时王天逸连忙解释说自己不是小偷,而那对夫妇还在用力打他。王天逸只能忍着打,死死地抓着我不让掉下去。

    我顿时急了,连忙对这对夫妻怒吼道:“老子要是摔下去断条腿,把你们告上法院,让你们赔老子一堆钱。他妈的,不知道小偷也受法律保护啊!?”

    这对夫妻顿时不敢动手了,而王天逸终于将我扯进了里边。我俩坐在地上,难受地喘着气。那对夫妻害怕地拿出手机,让我们不要乱来,说现在就报警。

    我无奈道:“别想着报警了,没听见五楼爆炸了啊?一会儿警察绝对会来。我跟你讲,一会儿警察来了,估计还会分我根烟抽。”

    这对夫妻估计是从来没看过这么嚣张的“小偷”,都是害怕地护着自己的孩子。

    果不其然,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过去后,外头就是警笛大作,警车比消防车都过来了。这对夫妻连忙将我和王天逸扭送给警方,这儿管事的并不是池亚新,而是另一个人,不过这人我也认识。

    他见到我顿时有点楞,然后果真给我递来了一根烟,惊愕道:“张总,你怎么在这儿?”

    那对夫妻顿时急了,说你们怎么能对小偷这么好。这警察无奈地说道:“这能是小偷吗?这是张祥!人家挣这么多钱,还需要来你们家里偷东西么?”

    “张祥!?”

    听见我的名字,这俩夫妻顿时脸色大变,极为惊恐地看着我,而且还在瑟瑟发抖。

    我顿时明白了,看来我的名声应该已经是挺恐怖的那种。

    我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叹气道:“以后别乱打人,砸坏了你家玻璃对不起,我会让人送钱来的。”

    男人发着抖说不要,此时那警官跟我说道:“张总,去跟我们做个笔录吧。放心,我可不是池亚新,不会针对你的。一切按规章制度办事儿,走吧。”

    我点点头,坐上警车去了这一片的警局。等我将事情说清楚后,这警官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你们这一行钱也不好赚呐,简直就是刀口舔血。之后还会调查的,我估计按照池亚新的性格,肯定会想尽办法把这个案子给弄走让他负责。你跟池亚新的事情,都成为我们这群人的饭后谈资了。说是两个人都互相针对,谁也不让谁。”

    我无奈道:“我这才刚死里逃生,你还跟我开玩笑呢?我这次可是受害者。”

    警官摇头说道:“这不是开玩笑,你这次肯定麻烦了。有两个无辜的人在这次的事中丧生,另外还有住在隔壁的人,也都是受了重伤。”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我会等池亚新过来的。”

    “嗯。”

    警官站起身,说我可以暂时离开了,到时候池亚新肯定会来找我。我走出警局,只见王天逸正蹲在门口抽烟,我疑惑道:“你怎么比我先出来?”

    “人家就随便问了我几个问题……”王天逸说道,“好像因为你是大哥的关系,他们对我不怎么重视。我觉得这挺不好的,他们应该一视同仁啊。凭什么对大哥有这么多问题要问,对保镖就没什么好问的?”

    我噗嗤笑道:“你要是喜欢,下次让池亚新拉着你问。”

    王天逸连忙摇摇头,说自己估计跟池亚新八字不合。

    此时他点燃根烟,重重地吐出口烟雾,气恼地说道:“都是因为那个女人,竟然以为我俩是小偷。要不是因为她,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那女人也是想着保护自己……”我轻声说道,“她已经死了,我们再说也没意义。”

    王天逸嗯了一声,我俩还没说上几句,就见几辆警车飞快地开到了这个警局门口。我叹了口气,冤家说道:“冤家来了。”

    王天逸也是点点头,果不其然,池亚新从最前边的警车走了下来。他依旧对我出示了警官证,然后说道:“张祥,我不用说你也知道是什么事,麻烦你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那个……”我想了想说道,“这一片不属于你管把?”

    池亚新一本正经地说道:“这里的局长打不过我,他们要是不肯把案子交给我管,我直接进去揍他们一顿。”

    “诶诶诶……”

    正在这时,先前那警官走了出来,无奈地跟池亚新说道:“别这样贬低我们,你现在是下班时间吧,怎么立即加班跑过来了?”

    “周局长……”池亚新看着那警官,平静道,“这个案子交给我,我的破案率比你们高。”

    周局长嘟哝道:“破案率比我们高了不起啊?有你这样讲话的吗,虽然不是一个片区的,但我好歹比你大。见到长官了,就不能说话客气点么?一来就说破案率比我高,你这人真是太直接。”

    池亚新一本正经地说道:“有那礼貌的时间,还不如抓紧时间出去多抓点罪犯。那么周局长,人我就带走了。”

    “带吧带吧……”周局长无奈道,“提醒你一下,他在我这做了两个小时笔录,好像一直饿着肚子。”

    池亚新点点头,跟我说道:“上车吧,叫碗排骨面给你?”

    “你请客么?”我问道。

    他平淡道:“我请。”

    我嗯了一声,跟旁边一个女警官说道:“你们警局对面的巷子进去,然后再左拐直走。那里有一家酒店,里边做的鲍鱼海鲜炒饭味道很好,去买一份给我。”

    这女警官顿时懵了,求助性地看向了池亚新。

    池亚新下意识拿出自己的钱包看了一眼,数了几遍之后,冷哼着说道:“如果你提供的线索没什么价值,我就把鲍鱼都倒进垃圾桶里,上车!”

    我跟王天逸坐上了警车,然后又被带去池亚新所在的警局一片询问。池亚新找来了负责画画的警官,我也不知道那到底该怎么称呼。

    在我的叙述下,他们很快就将画像给画好了。池亚新看了眼画像,沉声说道:“小陈,进来!”

    顿时,外边立即进来了一个警察。池亚新将画像交给他,沉声说道:“今晚兄弟们辛苦加下班,立即在各个重要路口搜索这样长相的人。明天早上,请你们喝粥。”

    “好。”

    那警察拿着画像匆匆走了出去,池亚新点了根烟,他平静地看着我,最后叹气道:“祸害留千年啊,这样的仇杀都没能杀掉你。不过也好,你这种人应该死在法律的制裁下,而不是死在街头。”

    我唏哩呼噜地吃着炒饭,抬起头问道:“警官,炒饭多少钱一份?”

    池亚新的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咬牙道:“一百八十八。”

    “那可真是让你的钱包大出血了……”我拿起牙签剔了剔牙,啧啧说道,“不过我这次提供的线索还算是有点用吧?”

    池亚新整理了一下文件,冰冷道:“你自己最近小心点吧,别在上法庭之前就嗝屁了,最近你们几个斗得挺凶。”

    我点头笑道:“多谢警官关心。”

    “我不是关心你……”池亚新站起身,平静道,“你自个儿回去吧,我就不送了,要出任务。”

    我疑惑道:“去捉袭击我的人?”

    池亚新摇摇头,平静道:“不,擒贼先擒王,我去捉浊九阴。如果不是浊九阴干的,那就是朱雨。反正两个都带回来调查,总能查出蛛丝马迹。我倒要看看,这浊九阴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蛀虫!”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