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欠我的吻(万字大更)

    我坐在抢救室门口,将头埋在膝盖之间,痛苦地抱着脑袋。

    事情越来越难办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距离初衷越来越远。

    以前的我们只想着混点钱,只要能让我的父母平安就好。可随着一路上金钱的诱惑,我们都是走错了路。

    最让我痛苦的是,直到周兰在这里边抢救,我才终于反应过来。

    一直以来……我们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吴刚也死了,现在周兰也在抢救。

    大家都在金钱的诱惑下迷失了自己的本心,每个人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深……

    我不由得哭了起来,痛苦地抹着眼泪,却怎么都无法让心情平静。

    “砰。”

    终于,抢救室的门被推开了。我看见周兰被医生护士们推出抢救室。我急忙走到医生身边,焦急地问道:“医生,她怎么样?”

    “我现在没法给你答复……”先前那医生叹气道,“病人到底能不能活下来,之后只能看她自己的意志了,我们已经做了一切能做的。”

    我看着脸色苍白处于昏迷的周兰,痛苦地跟医生点了点头。

    我们将周兰送到了私人病房,周兰才刚刚躺下,我正准备坐在她身边守着她。而就在这时,忽然有几个人走进病房。我扭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池亚新。

    “我们接到医院报案,有人中了枪伤……”池亚新走到我身边,沉声道,“看来是你的朋友。”

    我呆呆地看着周兰,呢喃道:“你现在是想怎么样,请我去局里调查么?”

    池亚新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你哭了?”

    我没说话,他则是拉着一把椅子坐在了我的身边,平静道:“我实在没想到,你张总也会坐在这儿流眼泪。”

    “她是我的姐姐……”我摸着周兰的脸,咬牙道,“我最心疼的姐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池亚新咬住一根烟,然后也递给我一根,轻声说道:“抽么?”

    我点点头,与池亚新站起身去了阳台。他给我点燃了烟,等我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后,他平静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浊九阴做的。可我们捉人也要有证据,浊九阴这人非常阴险。他会将一切罪证都推给别人,虽然原先他不在我这个管辖区,但我早已经知道了他的事迹。我只能说……他比钟远生更难对付。”

    我叹了口气,眼睛一直都在看着周兰的方向。此时池亚新继续说道:“张祥,你要走到哪一步才肯停下来?以前你刚来到这边的时候,也就是冯艺灵手下的一个小马仔。其实你早就可以停手,但你选择了李为民做你的干爹。这样一来,在他老人家放弃之前,你就决不能金盆洗手,有意思么?”

    我吞了口唾沫,喃喃道:“你想说什么?”

    “这是你的一个机会……”池亚新叹气道,“别再继续走下去了,我想你做我们的卧底,只要能将浊九阴他们这群人绳之于法,我到时候会在法庭上表明你是污点证人,并且为警方捉人提供了巨大的帮助。怎么的,难道你真想被枪毙,或者等着牢底坐穿?人生不是小说,只要犯了罪,就一定要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

    我看了池亚新一眼,平静道:“给你做污点证人,然后被他们杀全家么?”

    池亚新认真道:“警方会保护你的家人,直到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那又怎么样……”我冷声道,“他们就算被枪毙了,就算去蹲大牢了,至少他们的朋友和门生还在。到时候你们能怎么办?难道你们还能永远保护我的家人?拉倒吧,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等事情告一段落了,你们去做别的工作了,等待我家人的就是血洗满门。”

    池亚新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说道:“你要相信人民警察。”

    我耸肩道:“我相信,我当然相信。但你也要相信我,我就说老实话,你们不可能会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保护我家人吧?行,就算你们能保护几天,几个月,可几年之后呢?警察也是要上班的,也是有很多工作的。等我家人的保护一旦被解除,之后是什么结果?”

    “那可以让家人搬家离开……”池亚新认真地说道,“到时候不就安全?”

    我嗤笑道:“搬去哪儿?哪儿又是他们的容身之处?哪儿又能保证永远不会被找到?”

    池亚新顿时哑口无言,他沉声道:“难道你就要永远在这错路上走下去?”

    我弹了弹烟灰,将香烟咬在嘴里,呢喃道:“没用的,知道么?无论你许下什么样的承诺,那都是没用的。除非我死,他们才会罢休,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我会好好调查浊九阴……”池亚新冷声道,“我也会调查你,只要你到时候不会后悔就好。张祥,我坚信任何人的错误都是有机会弥补的。”

    说罢,他转过身往外走。我苦笑一下,喃喃道:“没用的,警察,你去了也是找死。”

    池亚新转过身看向我,他冷声道:“什么意思?”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我靠在墙壁上,咬牙道,“你就他妈会说大话!你就他妈整天知道抓抓抓!你敢去抓浊九阴?我告诉你,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当浊九阴跟我一样,能跟你一个副局长讲道理呐?他到时候只要愿意,挑你下班的时候,找几个不怕事儿的把你给做了,你到时候咋整?”

    池亚新平静地看着我,他忽然轻声说道:“那不是挺好的么?”

    我顿时一愣,不太明白池亚新的意思。

    他有点了根烟,随后微笑道:“因公殉职,本就是我理想的归宿。反正我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到时候英勇牺牲也是死,寿终正寝也是死,其实不都是一样么?张祥,我跟你不一样。你还有很多家人朋友要管,而我……就只有我自己。今天就不调查你了,反正再查也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倒不如将时间用在捉罪犯上。”

    “真是会说大话。”

    我喃喃一声,此时池亚新已经走出了病房。

    我缓缓走到周兰旁边坐下,摸了摸周兰的脸,轻声说道:“兰兰姐,你说……我们到底要过什么样的日子,才能让人觉得安心呢?”

    周兰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病房里寂静的只有滴答声,我一直都看着周兰的脸,连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当我醒来的时候,周兰依然是处于昏迷的状态。王天逸带了吃的来医院看我,他将一个便当放在我面前,轻声说道:“张哥,张血琪连夜回来,已经在夜总会了。”

    我嗯了一声,随意打开便当看了看,但没有什么胃口。

    “你该去夜总会了……”王天逸叹气道,“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生意总是要继续的。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如果你这时候不过去,岂不是浪费了周兰的努力么?”

    我轻声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你在这儿守着周兰。一旦她醒了,你就打电话给我。晚上的时候多叫点人在这守着,我担心浊九阴来补刀。”

    “好。”

    我叹了口气,然后出了医院。秦忠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拉开车门让我坐上车。我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胡渣,轻声道:“走吧。”

    “嗯。”

    秦忠安静地开着车,我们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他给我递来了剃须刀和漱口水,我随意整理了一下仪容。

    等来到夜总会,我径直去了黑钻区域。

    人们都聚集在这儿七嘴八舌地说话,张血琪就坐在包厢的中间,安静地听着这些人讲话。等我进来之后,大家都是安静了一会儿。

    “张总已经来了,那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张血琪平静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对抗浊九阴。但有一点我希望大家能记清楚,那就是最近根本就没法挣钱。我们对抗浊九阴,有一个巨大的弱势。他的生意根本就没停,还在自己的地盘运转着。也就是说,哪怕他带着人在这儿耗着,也是相当于在数钱。但我们不一样,我们现在根本没法赚钱。如果我们在这耗着,那跟吃老本有什么区别?”

    大家都是纷纷点头,说这样是绝对耗不住的。此时周飞忍不住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先下手为强?”

    “对,而且不能在这下手……”张血琪认真地说道,“我认为,我们可以开展一次奇袭。他浊九阴不是带着人在我们的地盘作福作威吗,那我们就直接带人去他的地盘撒野!大家可以开始一个奇袭的秘密行动,我的想法就是今天凌晨的时候,我们可以偷偷地出发。张祥,你这儿多久补货一次?”

    我想了想说道:“差不多一个星期一次,上次是在五天前。”

    张血琪点头道:“那今天出发是可以的,到时候我们就假装要补货的样子,带着人躲进大货车里,然后直接去砸浊九阴的场子。到时候为了避免有内奸,我们要通知秘密行动,并且要弟兄们将手机全都交出来,每个人都是严加看管。”

    “有道理……”周老头认真地说道,“我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我愿意出二十人。虽然人数不多,但绝对个个都是好手!”

    周飞也是激动道:“我可以出四十人。”

    “我出十五人,我这边人本来就不多。但我愿意出五百万,加入活动资金。”

    人们都是纷纷表态,此时张血琪看向我,轻声说道:“张祥,你能组织大家联盟,并且让我们躲在你的夜总会里,这已经值得大家感激。可你也知道,目前我们这群人里,你的势力算是最大的。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能不能帮忙担当点?”

    我想了想,沉声说道:“最近没法开张,我手下的很多兄弟最近暂时没事做,我可以出八十个人,另外追加资金一千万。”

    “好!够爽快!”

    “还是张总大方!”

    人们都是纷纷拍着桌子说话,我则是靠在沙发上,脑子里还在想着周兰。

    “既然如此,那我就今晚直接带队……”张血琪沉声道,“大家在深夜十点再联系兄弟,记得千万不要暴露要动手的真相。”

    大家都同意了,随后就暂时散会。我回到办公室里坐着,只觉得头疼欲裂。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却是忽然响了。我拿起手机,只见上边是个陌生的号码。我顿时皱起眉头,然后接起了电话,慢慢地说道:“你好,请问哪位?”

    “张祥兄弟啊,老哥可是等你好久了……”这个时候,浊九阴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了,“你的一个亿呢?我最讨厌说话不算话的人,该不会是准备反悔了吧?”

    我拿着手机,沉声道:“浊九阴,你还敢给我打电话是么?”

    “怎么不敢?”浊九阴笑吟吟地说道。

    “我们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我冷声道,“你要我一个亿,我原本就打算忍气吞声给你。可你又要我姐姐,这让我已经无法忍受。浊九阴,不要觉得你曾经跟钟远生并驾齐驱就了不起,大家都是一条命,我未必怕了你!”

    “哦,那我很期待。反正……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活着。”

    浊九阴很是平淡地说了一声,电话也是随之挂断。我拿着手机,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想砸手机的冲动。

    一整天的时间,我们都是无所事事。我索性直接去了医院照看周兰,王天逸还在这儿坐着,他看见我来了,轻声说道:“张哥。”

    “怎么样?”我轻声说道。

    “还是这样……”王天逸叹气道,“医生来看过了,说如果三天内会醒来才算好事。如果三天内没醒来……有可能变成植物人。”

    “植物人……”

    我心里一疼,站在旁边满是心疼地看着周兰。

    她神情憔悴,手臂上还插着针管,那点滴缓缓落下,让人凭空增添了一丝心烦。

    我呢喃道:“我来看着,你先回去看看梦佳的情况。我暂时不敢见她,怕她承受不住。”

    “好。”

    王天逸直接站起身往外边走,我则是坐在周兰身边发呆。

    我伸出手,抓住了周兰没打针的手,呢喃道:“兰兰姐,睡饱了么,你要是还不醒来,恐怕太阳就要晒屁股了。我看着你躺在被子里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扑到你的身上。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是我躺在被子里,然后莫名其妙被你扑到了身上。兰兰姐,你当时其实还挺重的。不过我明白,胸大嘛,体重肯定也不轻。我当时可是差点被你压断气了,不过探出头一看,却发现是个美女姐姐。啧啧啧,当时我心里那想法,那福利……”

    “哦对了,说到福利,你以前给我的福利可真是不少啊。当初我其实对于读书挺头疼的,都是多亏了有你这个坏坏的姐姐,才能让我学习进步。现在想想挺可惜的,如果我当时有成功参加高考的话,我们应该还是像当初一样吧?不过你真的很过分,当初答应过给我的那个最大奖励,结果到了最后还没给……”

    “兰兰姐……你如果听见了我的声音,就睁开眼睛看看我。我不能没有你,其实我挺喜欢被你突然调戏的,也很喜欢你给我的各种奖励,虽然说起来有点坏,可是……那都是我美好的记忆。”

    我抱着周兰的手,说着说着就又流出了眼泪。

    “是挺美好的。“

    正在这时,病房门口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我扭头一看,却发现竟然是蔡静怡正站在门口。

    “你……”

    我惊愕道,“你怎么会过来?”

    “朋友在病床上垂死挣扎,我难不成还要视若无睹么……”蔡静怡走进病房,她将一束花放在床头柜上,轻声说道,“再怎么当成棋子,至少还有很多记忆是抹除不掉的。”

    我点点头,说了句谢谢。而她也搬来椅子,坐在了周兰的对面,平静地看着她。

    “我知道你最近遇到了麻烦,浊九阴……”蔡静怡轻声道,“我这次过来,带了点人。这些人会保护好周兰,这算是我对朋友尽的义务。你只管放心大胆地对付浊九阴,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总要去弄出个结果,你说是不是?”

    “谢谢……”

    我心里一阵感动,小声说道:“真的谢谢。”

    “出去走走吧,有点话想跟你说。”她叹气道。

    我站起身,跟蔡静怡一起走出了病房。只见这病房外边有十几个人,都是很冰冷地站在走廊上,看来是蔡静怡带来的。

    我俩到了医院的大阳台上,她找了个椅子坐下,而我在她旁边点了根烟,轻声说道:“你现在还不错。”

    蔡静怡平静地说道:“整天都忙在生意里,这次过来也是好不容易找了个人,将生意暂且交付给他打理的。对于你这边的事情,也是张晓欣跟我讲了我才知道。张祥,你现在的处境很麻烦。你有没有想过,浊九阴怎么可能是你能对付的。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只要他躲回自己的大本营里,你就毫无办法,不是么?”

    我点点头,轻声道:“是的。”

    “我们合作吧。”

    蔡静怡忽然说了一句,让我不由得惊愕地看着她。

    合作?

    我皱起眉头,忍不住说道:“你是想来这边发展?”

    “不是,但也相当于是……”蔡静怡解释道,“我跟你不一样,你的这些事情我不会碰。这些东西麻烦大,而且赚钱实在不厉害。”

    我听得一阵苦笑,也对……蔡静怡都在直接玩融资了,她赚的钱自然远远不是我能比的。

    我问她打算怎么办,而蔡静怡平淡地说道:“我打算开启一个项目,是一种新能源研究。至于地点,就放在你们的两边交界处,算是在一个郊区吧。到时候我会请一些专家过来弄这个,接着以招标的方式,购买当地的一块地皮。浊九阴那里有工程队,到时候他肯定会想办法拦下这个大活。”

    我皱眉道:“然后呢?”

    “这一切的身份都是假的……”蔡静怡解释道,“到时候你也要配合过来演戏,假装跟浊九阴抢工程。我不管怎么样,到时候工程肯定要给浊九阴抢走。然后我只要说刚开始的时候没钱,愿意分给浊九阴股份就行了。”

    我连忙说道:“那你这不是在帮浊九阴赚钱吗?到时候新能源项目一旦吸引到了风投,他浊九阴不就发大财了?”

    蔡静怡平淡道:“前提是,我愿意将钱分给他。到时候他非但一毛钱都得不到,反而还有很大的可能性破产。”

    “你怎么能不分?”我反问道。

    蔡静怡轻声道:“我自然有办法,这个项目大概会在半个月内去做。而你要做的,就是先活过这半个月,明白了么?”

    我咬咬牙,小声说道:“明白。”

    “我还很忙,连跟你多聊几句的时间都没有……”蔡静怡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她扭头看向我,笑呵呵地说道,“新婚的感觉如何?”

    我点头道:“还不错。”

    “嗯,珍惜眼前人。别像我一样,原本就只有你一个,最后还把你都弄丢了。”

    她轻轻地说了一声,随后就转身往外走去。

    我坐在椅子上,又点燃一根烟,吐出了长长的烟雾。

    深夜,终于降临了。

    李大元打电话给我,说夜总会那边的人手和货车都已经准备妥当。那些人会秘密进入货车,等到高速公路那边的时候,会有一些七座给他们使用。

    我过了一会儿才回夜总会,然后去了顾梦佳所住的包厢。我将最大的包厢给了顾梦佳,让她尽量住得舒适一点。然而我刚进房间,就看见顾梦佳正在和王天逸还有张晓欣下飞行棋。

    飞行棋上放着四方棋盘,却只有三个人玩。我走过去看了看,下意识想摸我多出来的棋盘,顾梦佳却忽然说道:“别碰,给兰兰准备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就乖乖地真没碰。此时顾梦佳抬头看着我,温柔地说道:“洗澡水放好了,你如果有什么想吃的,我打电话叫楼下做。”

    我想了想说道:“随便做碗炒饭吧。”

    她点点头,就去打电话了。而我走到浴室里跑了个澡,等出来的时候,王天逸和张晓欣都已经先回去了。顾梦佳把盘子端到桌上,嘱咐我趁热吃。

    我拿起勺子一顿狼吞虎咽,今天什么东西都没吃,还真的是饿坏了。顾梦佳则是一直坐在我旁边,时不时用纸巾帮我擦嘴,让我吃得斯文点。

    我吃完之后放下盘子,有点小心翼翼地看着顾梦佳。她依然是满脸温柔的样子,而我吞了口唾沫,说道:“你不恨我了吗?”

    顾梦佳摇摇头,轻声说道:“你也是为了大家,我又能说你什么呢?”

    “这……”我抓了抓后脑勺说道,“我怕你还为了兰兰姐气我。”

    她摸着我的脸,呢喃道:“对你生气是肯定的,可我也知道,你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兰兰出事,你已经是最痛苦与自责的那个,我又怎么忍心往你的伤口上撒盐?”

    “梦佳……”

    我喃喃一声,她则是温柔地问我今晚还要不要工作。我叹了口气,说工作还是要的,她就说自己会乖乖睡觉,让我别担心。

    说完,顾梦佳走到床边躺下了。我呆呆地转头看着她,此时她忽然转过来趴在床上,那领口落下,平添了一丝妩媚。尤其是这件衣服趴着领口特别大,让我一时间心里有点怪异。虽然面前这人是我的妻子,但周兰还在床上躺着。

    顾梦佳还没发现自己的失态,轻声说道:“你如果半夜饿了,可以找厨师要夜宵,我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我嗯了一声,正准备讲话。而就在这时,包厢的门却是忽然被猛地打开了。却见李大元冲进包厢内,焦急道:“张哥……我靠!”

    他惊愕地看着顾梦佳的领口,喃喃道:“竟然这么有料,还是紫色蕾丝的。不愧是人妻,真敢穿,以前都是粉红少女系列的。”

    如果是以往,我早就一巴掌拍在李大元的秃头上了。可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周兰的安危,顾梦佳也没心情理会李大元的贫嘴,她不耐烦道:“看够没?看够了就滚出去。”

    “等一下啊……”李大元连忙说道,“周兰醒了!”

    “什么!”

    我跟顾梦佳都是跳了起来,我惊愕地看着李大元,不敢置信道:“醒了?”

    李大元连忙点头道:“醒了醒了!”

    “草你大爷!”

    我顿时一喜,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李大元的秃头上,怒骂道:“进来不会敲门啊,还有什么叫竟然这么有料啊?她一直都是丰满美少女好吗!还有,你他妈给我解释解释,你怎么知道我老婆以前都穿少女系列的?秃头偷窥狂!”

    顾梦佳也是激动地跑到门口,还不等李大元整理好自己那少得可怜的头发,她也是一巴掌拍在了李大元的秃头上,挺了挺胸说道:“什么叫竟然啊!?我一直都是G罩杯好吗!你快点解释清楚,为什么知道我以前穿少女系列的!地中海偷窥狂!”

    李大元委屈地说道:“住宿舍的时候,你们每次都把衣服挂在阳台,一眼就能看到啊。还有,你这个分明就是D吧,什么时候变成G了啊……”

    我直接推开了李大元,一边在走廊上奔跑,一边喊道:“天逸!备车!快点备车!”

    王天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立即就从包厢里冲了出来往楼下跑。我们坐进车里之后,一路朝着医院飞奔。等跑到周兰的病房,我们已经是累得好像喘气的狗一样了。

    周兰此时正躺在病床上,蔡静怡带来的那几个人还守在病房门口。此时医生刚给周兰做完检查,我连忙冲到医生身边,焦急地问道:“医生,她怎么样?”

    “去外面说吧。”他轻声说道。

    我连忙跟医生走出了病房,顾梦佳他们则是围在了周兰的病床旁。等出来之后,医生说道:“目前危险期算是度过去了,但我之前就说过,这次的手术有可能造成瘫痪的可能。目前到底会不会瘫痪,还要看病人的恢复能力。我建议等伤口好了之后,在病人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带她尽量动一动,另外我老师的针灸很厉害,也会过来帮忙针灸刺激她的身体。这个前期非常重要,如果前期的治疗到位,还是有机会不瘫痪的。”

    我用力地点头道:“多少钱我都愿意出,请绝对不能让她瘫痪!”

    医生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就先离开了。而我走进病房,只看见周兰虚弱地睁着眼睛,看着身边围聚在一起的人们。而大家都聚在周兰的身边,七嘴八舌地讲话。

    “兰兰,你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

    “周兰,你有意识吗?”

    我看他们都在说话,无奈道:“能不能让兰兰姐缓一缓,你们都在一个劲地问,让她怎么讲话?”

    人们这才反应过来,都是纷纷不说话了。周兰此时虚弱地呼吸了几口气,然后说道:“是谁……照看我。”

    “有我和天逸。”我解释道。

    她很难受地憋了口气,然后因为虚弱轻轻地说了一句话。我们实在是听不清,于是我凑近她的嘴让她再说一遍。

    周兰摘掉了呼吸器,然后艰难地跟我小声说道:“你帮我接屎接尿了吗……接了我就去死……我立马去跳楼……没脸活了……”

    我顿时一愣,无奈道:“兰兰姐,你放心吧,那个有女护士帮你做的。”

    她明显松了口气,然后又轻轻地说了一句话,但我们依然是没听清楚。

    无奈之下,我再次将耳朵凑近她。忽然,她轻轻地在我的耳朵上咬了一下,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摸了摸耳朵,苦笑着说道:“都在病床上躺着了,你还这么能闹腾。还累不累,累的话就好好地休息一下。”

    周兰摇了摇头,此时顾梦佳眼睛早已经湿润了,她抱住了周兰,哭着说道:“兰兰,我以为自己再也看不见你了。”

    她说着说着周兰也哭了,然后一旁的张晓欣也听哭了。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哭的,但心里都很高兴,就相约去阳台抽烟。

    李大元点了根烟,呢喃道:“我今天,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们都是纷纷看向李大元,王天逸忍不住问道:“什么事儿?”

    “周兰好像比顾梦佳要有料一点……”李大元认真地说道,“差不多是叶佳佳的两倍,我说天逸啊……你就别喜欢那个什么叶佳佳了,以后会后悔的。”

    我们几个人都是鄙夷地看着李大元,此时秦忠叹了口气,他拍着李大元的肩膀说道:“大元,你平时是最猥琐的那个。可是大家也都没怎么责怪,甚至从来没跟你发过火,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大元愣了一下:“为什么?”

    “我觉得你这个人又秃头又老又丑,这辈子估计没女人喜欢了,实在是挺可怜的,所以就没跟你计较。”我抽着烟说道。

    李大元顿时一愣,而这时候王天逸说道:“上次你在办公室,是不是偷摸叶佳佳屁股了?”

    “诶!?”李大元瞪大眼睛。

    “当时佳佳跟我说你真是好可怜……”王天逸感慨道,“跟女朋友谈恋爱这么多年了,最多只是牵过手,她还很担忧地跟我说你会不会因此而得神经病。”

    我顿时一愣,惊愕道:“对哦,这方面的话梦佳和晓欣也跟我说过。她们也总说大元这样下去可能会得精神病,让我有空记得带大元去找心理医生看看。”

    王天逸叹气道:“大元,你觉得你是个猥琐的变态,但我们觉得不是。我们觉得……你是可怜人呐。就好像大街上断了两条腿和两只手的乞丐,他偷偷调戏一下女孩子,大家虽然生气,但也舍不得打。因为其存在本身就很令人同情了,又怎么让人打得下去,你就是这样的人。”

    “太过分了……”李大元眼睛血红,咬着烟头呜咽着说道,“你们竟然是这么看我的。”

    我抽完了烟,回到病房里看着周兰,她此时正在跟顾梦佳几人说话。我看着虚弱的周兰,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先出去把,我有点话想跟兰兰姐说。”

    大家都是乖乖地走出了病房,而我坐在周兰身边,轻声说道:“兰兰姐,你还记得是什么人开枪打你吗?”

    “当时太黑了,看不清楚……”周兰轻声说道,“我有可能瘫痪,是么?”

    我摇摇头,温和地说道:“我们会帮助你康复的。”

    “如果真瘫痪了呢?”周兰问道。

    我抓住周兰的手,认真地说道:“那我就养你一辈子,好好地伺候你。”

    “唉,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周兰挤出了一个笑容,努力调皮地跟我说道,“你看,我可以走路的时候,就能直接扑上来调戏你。可我不能走路了,估计等不到你来调戏我了。”

    我心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她嘻嘻笑道:“我这不是苦中作乐嘛。你看看你,差点就跟我永远见不到面了,当时要你亲我一下你都不乐意。哼,要是我就这么死掉了,那就要你抱着愧疚痛苦地活下去。每当深夜的时候,我就化为厉鬼到你的身边折磨你。然后啊,我……”

    还不等周兰说完,我已经轻轻地吻住了她。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我。随后她的眼睛微微眯着,带着一丝调皮的笑意,还用力地咬了一下我的嘴唇。

    “我靠……”我捂着嘴,吃痛地说道,“干嘛呢你,真敢咬。”

    周兰哼道:“我这是替梦佳教训你,梦佳!梦佳!张祥强吻我啦!你快来救我呀!”

    “嘚瑟什么啊你……”顾梦佳走进了病房,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不是占着我现在没法打你,故意跟我嘚瑟嘛。反正我不管,亲都亲了,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到时候让我追着你打。”

    周兰嬉笑道:“那我还不如瘫痪算了,这样你就永远舍不得打我了。”

    顾梦佳一听就急了,连忙说道:“呸呸呸,你赶快说三声呸,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周兰委屈地呸了三声,我看着她俩斗嘴,忍不住一个劲地傻笑。

    “你笑什么啊!”

    顾梦佳顿时急了,过来掐住了我的腰,气恼道,“得了便宜还卖乖,我看见你就生气。”

    “行行行……”我连忙求饶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顾梦佳哼了一声,而此时周兰啧啧说道:“真是回味无穷的一个吻,特别是张祥那不老实的手,一个劲地乱放。”

    “哈?”我惊愕道,“兰兰姐,我这可没做啊,你绝对不能污蔑我啊!”

    顾梦佳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她顿时气得发抖:“你……”

    我急忙想辩解,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还是浊九阴打过来的。

    我连忙走到外边接了电话,只听那边传来了阴冷的声音:“行啊,真有一手,竟然将我的场子给砸了。”

    “你能在这边砸场子,我们就不能在你那边闹腾么……”我冷笑道,“浊九阴,别觉得我们是羔羊,可以任你宰割。”

    “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这群下三滥的家伙竟然会联盟……”浊九阴冰冷道,“听说他们都藏在你的夜总会里,这次的联盟是你弄的?行,我记住了。”

    我皱起眉头,因为浊九阴说的话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忽然,我心里有了个想法,沉声道:“那四枪我记住了。”

    “四枪?什么四枪?”

    我挂掉了电话,心里冷得自己都发抖。

    那是怒意。

    李大元几人看见我挂了电话脸色不太好看,忍不住问道:“张哥,怎么的?”

    “不是浊九阴做的,是朱雨……”我握紧拳头,咬牙切齿道,“开枪打周兰的……是朱雨那贱娘们!”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