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肮脏的周兰(万字大更)

    周兰……

    我听得心中大怒,想不知道朱雨这个臭娘们竟然还在这个时候都陷害我一下。

    我怎么可能将周兰带来!

    这浊九阴一看就是个好色之徒,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交个朋友这么简单?

    我深吸一口气,对浊九阴说道:“那是我的姐姐……”

    “只是交个朋友而已……”浊九阴笑呵呵地说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逼良为娼的人吗?”

    我一下子不敢说话,生怕惹恼了浊九阴。这家伙喜怒无常,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引来杀身之祸。

    “我……”我小声说道,“我回去跟我姐姐说说看,这毕竟要看她自己的意愿,你说是不是?”

    浊九阴淡然道:“随便,来了就是给我面子。如果不来,那就是不给我面子。”

    我尴尬地说了句好,浊九阴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分明就是一定要我将周兰给带过来。

    我恶狠狠地看了朱雨一眼,然后快步离开了会议室。

    等从会议室出来,秦忠小声说道:“张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真将周兰给送过去?”

    “我不知道……”我苦恼地说道,“如果将周兰送去,恐怕就是凶多吉少。”

    秦忠忍不住说道:“可如果周兰不过去,那我们才是真的凶多吉少!”

    “这……”

    我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地步,浊九阴的这个要求很过分,关键是我根本就没法反抗他。

    如果反抗浊九阴,那我敢保证,我们绝对全都要完蛋。

    他可不像病入膏肓的钟远生,以浊九阴的能耐,要对付我们简直就是打着玩!

    “先回夜总会吧……”我叹着气说道,“我去跟周兰说。”

    秦忠叹了口气,开车将我送回了夜总会。

    我抱着难受的心态,走进了周兰的办公室。此时周兰因为夜总会没什么生意的关系,正靠在办公椅上玩游戏。她看了我一眼,笑嘻嘻地说道:“等一下啊,我正在团战呢,绝对不能坑队友。”

    我嗯了一声,坐在周兰的身边等她玩好。

    周兰打了几分钟游戏,随后似乎是游戏赢了,她欢呼一声,将手机放在了桌上,笑呵呵地说道:“怎么啦,是不是想姐姐啦?”

    说话的同时,周兰还下意识朝我这边倾来,抱住了我的胳膊。忽然她反应了过来,连忙松开了我,嬉笑着说道:“忘了你已经跟梦佳结婚了,啧啧啧,毕竟调戏了你这么久,都已经习惯了。”

    我看着周兰的笑容,轻声说道:“兰兰姐,我遇到点麻烦。”

    “什么麻烦呀……”周兰哼道,“有问题找我,我保证能帮你解决了。”

    我有些难受地看着周兰,最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觉得……我平时对你怎么样?”

    周兰顿时一愣,随后拍着胸口说道:“吓死人了,你这说得就好像我要去送死一样。我记得平时看电视或者小说的时候,一旦某个人要陪派去做某个很危险的事情,他大哥都会说我平时对你如何。我说张祥,你该不会是要我帮你去打架把?我承认我的打架能力不错啦,应该也就是秒杀王天逸的那个级别吧,可是最近我受了内伤,恐怕要大打折扣。”

    我看着一脸嬉笑的周兰,叹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呢?”

    “人总要保持开朗的,你说是不是……”周兰捏了捏我的脸,安慰着说道,“开心点啦,你看看你,现在都已经是个老总了,还摆着苦瓜脸干什么呢?要说你对我怎么样,那当然很好啊。你看看,我现在跟着你混,啧啧啧,有自己的车子了,还准备给自己买栋豪宅呢。”

    我与周兰的眼睛保持对视,轻声说道:“兰兰姐,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就是……”

    我把浊九阴的事情与周兰说了一遍,她一直都保持着微笑听我说话。等我说完之后,周兰嬉笑道:“所以,你就是要我去跟那个什么浊九阴交个朋友对吗?不过听你这么说,那家伙似乎是个老色鬼,他很有可能看上我是吗?”

    我惭愧地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的内心忽然很疼。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当初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她就经常保护着我。我怎么都想不到,今天的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是很难办呢……”周兰揉了揉脸说道,“这个浊九阴一听就是个狠人,啧啧啧,直接就在会议上杀人。他现在其实就是想找借口吧,一旦我不过去,那他就有借口收拾你。所以我就经常说啊,做人要小心再小心呢。嘻嘻,你看,你们现在被我掌控着生杀大权呢。我要是不过去,那你们都要死。按照这个浊九阴的性格,直接杀上门这种事都敢做吧?”

    我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是最近赚钱势头最强的新人,再加上我干爹是李为民,如果不早点除掉我,那以后我对浊九阴来说会是个巨大的麻烦。我估摸着,这个浊九阴无论我怎么讨好,都会想办法杀了我。可是现在……我们偏偏实力不如人家。”

    周兰微笑道:“所以,你准备把我送给浊九阴,让你先苟延残喘一会儿吗?没事的,反正……反正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啦,这辈子也不知道肮脏成什么样了。啧啧啧,还觉得自己现在也跟着你当个副总了,但老本行还是要做的嘛。”

    “兰兰姐……”

    我心中一痛,握住了周兰的手,咬牙说道:“我不想你陪他。”

    “可是如果不陪,那我们都要死不是吗?”周兰轻声道。

    我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就算你陪了,那我以后也会被他针对,只是能多活几天而已。兰兰姐,我想你为我做点其他事情。如果你你去陪浊九阴,那我会……我会心疼。”

    “哎哟哟……”

    周兰顿时作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嬉笑着说道,“还会心疼我呢?我跟你说,现在这些话你可不能乱讲啦。你已经是个有妇之夫,一旦这些事儿传到梦见的耳朵里,她到时候来找我算账的话……唔,虽然她打不过我,但我也忍心看见她坐在地上哭呀。”

    我苦笑道:“兰兰姐,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没法正经呀。”

    周兰忽然轻声说了一句,她伸出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忽然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傻傻地看着周兰,下意识想要推开她。可是紧接着,我忽然感觉到有什么咸湿的液体流到了我的嘴角。

    她……哭了……

    “我本来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呀,说得好听点叫我一声荡妇,说得不好听叫我一声婊子……”周兰蹭了蹭我的鼻尖,此时她流着眼泪,却还是带着一丝嬉笑,“你看,本来就很喜欢你,结果你还跟我最好的闺蜜结婚了。有的时候,我就会在夜里看着镜子,越看越觉得自己很讨厌。我当初还在想,为什么跟你结婚的不是我,但后来我觉得挺正常的。像我这种女人,当然不会说爱情是一种奢侈这种无聊的话。但我也知道……像我这种人,想要过上一辈子都不会介意对方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慌乱地帮周兰擦去了泪水。

    周兰将眼泪蹭在了我的肩膀上,温柔地说道:“第一次,这是第一次你将事情交给我去做。其实我早已经做好准备了,梦佳是你的妻子,你要好好地保护着。而我们既然跟在你身边拿钱,总要去付出点什么。我其实很开心,因为之前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在跟着你蹭吃蹭喝,最多就是去做点小事。现在你终于来拜托我,我正好是个不喜欢亏钱别人的家伙,挺好的,各取所需嘛。说说看,要你伟大的兰兰姐做什么事儿?”

    我强忍着痛心,小声说道:“浊九阴安排人手特别厉害,我根本不敢信任自己平时使用的那个圈子。我相信李大元他们几个,可是其他的人……我无法信任。兰兰姐,你从来没进入过我这个圈子,浊九阴应该不知道你的存在。我需要你去联系其余的那些人,找他们聚在一起秘密开会。浊九阴虽然强大,可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钟远生死了,我们只是一盘散沙。可如果我们联合起来,说不定能对付浊九阴。你记住,一定要秘密进行,绝对不能被发现。那些人对浊九阴也很不满,只要你能秘密联系到他们本人,他们肯定愿意开会。”

    “只能交给他们本人,连他们身边的心腹都不能给是吗?”周兰轻声道。

    我点点头,轻声道:“是。”

    周兰忽然嬉笑了:“如果被发现了,是会用枪打爆我的脑袋,让我就这么安静地离去,还是会折磨致死呢?说实话,我这个人很怕疼,如果那种事情真要到来,我希望能尽快一点。”

    “我不知道……”我牵着周兰的手,呢喃道,“但我只能依靠你,陈小鱼是我的助理之一,她肯定也被监视了。至于李大元他们几人,肯定是最严格监视的那几个。梦佳太软弱,而且她是我的老婆,去哪儿都会引起注意。而晓欣,她太胆小。”

    周兰嬉笑道:“所以,现在的你需要智勇双全的我来帮忙是吗?”

    我看着周兰的眼睛,沉声道:“等你回来了,你要什么都行。不管是股份,还是位置,我都能给你。”

    “好慷慨啊,听得我都心动了……”周兰嬉笑着说道,“先提前预支一下,给个吻吧?”

    我捧着周兰的脸,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对不起。”

    她戳了一下我的脸,打趣着说道:“哎哟哎哟,真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呢。以前恨不得扒光我的衣服,现在有老婆了,就开始安分守己了。张祥啊,我果然没看错你,你是个适合当丈夫的男人。等会儿将名单给我,还有需要的东西。”

    “好,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先回去了。“

    我站起身,转身就打算离开。正在这时,周兰忽然从身后抱住了我。

    我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她在背后紧紧地抱着我,呢喃道:“真的不亲一下吗?”

    “我不想做对不起梦佳的事儿。”我轻声道。

    “好吧……”

    她叹了口气,忽地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我的脖子,随后松开了我。

    我摸了摸脖子,心慌意乱地回到了办公室里。

    我拿出纸笔,快速地在上边写着名单。为了安全起见,我设置的会议地点是临时的。我让人们到时候都闯个QQ的小号,然后再加入QQ群,我们在那讨论完后会立即解散。

    写完这一切后,我知道不能亲自将这名单交给周兰,否则很可能被人盯上。于是我想了想,随便叫了个服务员上来,让她叫厨师做个拼盘上来,再拿一箱啤酒来。

    之后,我叫来了大家一起吃菜喝酒,将啤酒分给众人。周兰的啤酒瓶底下有我粘着的纸条,她拿过酒瓶之后,很随意地摸了一下啤酒,把纸条收进了口袋里。

    接下来吃饭的时候,我们都装作没发生过这件事情。

    等大家散了之后,我坐车回到了家里。

    顾梦佳得到我要回来的消息,早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等我一回来,她帮我接过了包,轻声说道:“洗澡水我已经帮你放好了,听说你吃过饭了是吗?”

    我嗯了一声,然后在顾梦佳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温柔地说道:“你吃过了么?”

    “没吃饱……”顾梦佳揉着肚子,委屈地说道,“有了宝宝之后,就变得贪吃了。”

    我笑道:“我先洗个澡,然后煮点粉条一起吃好吗?”

    “嗯。”

    顾梦佳轻轻地应了一声,我便进了浴室泡澡。这才刚泡到一半,浴室的门忽然就被打开了。只见顾梦佳裹着浴巾走进了浴缸里坐下,她贴在我的怀里,温柔地说道:“老公。”

    我抱住了顾梦佳的肩膀,轻声道:“怎么了?”

    “你有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顾梦佳问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没有。此时顾梦佳叹了口气,呢喃道:“你回来之前,周兰跟我手机聊天了。她说你现在很顾家,她今天想亲你一下,却被你拒绝了。”

    “嗯。”

    我躺在热水里,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兰兰从不会跟我说这些……”顾梦佳吻了一下我的脸,呢喃道,“她被你派去做你的生意了对吗?当时亲她一下,不好吗?”

    我蹭了蹭顾梦佳的鼻尖,轻声说道:“你告诉她,等她回来再亲。”

    顾梦佳轻轻地嗯了一声,我忽然感觉到她在抽泣,便将她抱在了怀里,却被她轻轻地推开。

    我再次将她抱在怀里,这一次她不挣扎了,而是抹去了眼泪,小声说道:“我跟兰兰其实小时候就认识了,当时她爸是我爸的属下,因为是一个单位的,所以经常在一起玩。”

    我应了一声,而顾梦佳呢喃道:“她还有两个妹妹跟一个弟弟,两个妹妹早就已经死了。家里重男轻女,生这么多个都是为了有个儿子。一个妹妹是生下来没照顾好夭折的,还有一个是打掉的。可她家里还是要生,之后是生出儿子了,但早产,是个病秧子。当时家里都是好吃好喝地伺候弟弟,却经常让兰兰饿肚子。其实你不知道,她十二岁就辍学出去打工了。当时每个月薪水八百块,她自己只能留一百,七百留在家里。每天还要躲着被抓童工,过得心惊胆战。”

    “给弟弟么?”我问道。

    “嗯,当时我在读书,不愁吃喝地生活。可她大冬天连件新棉袄都没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过年了她发工资,我们一起出去玩……”顾梦佳轻声说道,“我当时有一千多块压岁钱,正好看上一款闺蜜的棉袄,就想跟兰兰一起穿。棉袄其实也不贵,是廉价货,一件两百块钱。当时兰兰不敢买,我却怂恿她买,说这样穿才是闺蜜。那天她用自己的工资买了新衣服,一整天都不敢玩,就怕把新衣服弄脏。回去之后,被她妈妈打折了腿。去医院接骨的钱,还是我哭着跟我爸要的。她家里不肯出钱,因为她们认为兰兰有存小金库。其实她什么都没有,我去医院看她的时候,她跟我说饿,想跟我借一块五,买碗粉条吃。”

    我听得心里一疼,顾梦佳苦笑道:“她那个弟弟也被家里宠得很厉害,经常要兰兰买东西,不买就打自己姐姐,还跟家里哭着闹。兰兰十六岁那年,她亲爹上班的时候被卷入机器死了。当时她跟我说自己松了口气,没为自己的亲爹掉一滴眼泪。不过丧葬费全都是她出的,她爹死后的第五天,她来我家里做客。当时她看着我的家,说将来也想好好挣钱,有这么大的房子。她说要买有四个房间的屋子,一个给自己住,一个给猫咪住,一个给小狗住,还有一个放着棺材,等着给她妈妈住。”

    “然后呢?”

    “然后妈妈改嫁了,她以为自己亲爹死了是好事,结果这继父更厉害。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她被下了药。等醒来之后,就看见被单上有血。当时她妈妈冲上来,结果继父说了句你女儿勾引我的,那女人还真扯着她的衣服打,往死里打。她说自己当时没哭,因为哭不会心疼,反而是认输的意思。那天她就搬出来投靠我了,再一次坐在我家里的时候,她说自己想当个婊子。我问为什么,她说做婊子了,就能早点赚够钱,离这里越远越好。”

    “再过了两个月不到,她妈妈就主动找过来了。其实就是要钱,因为弟弟读书不好,想花钱买他去读普高,一共要好几万。兰兰不想给,她妈就说如果不给钱,就把她勾引继父的事情说出去,让她不能做人。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妈妈坐在沙发上哭,说你不让我和你弟弟活,我也不让你活。那模样就好像她受了委屈一样,恶人的嘴脸展露无遗。然后……兰兰没撒谎,她真的去做了婊子。”

    我抱着顾梦佳,心里没来由觉得疼痛。

    “与家里彻底断绝关系,是她弟弟读大学的时候。那时候她弟弟在市里读大学,她妈为了省住宿费和食材费,让弟弟去住姐姐的家里。当时她在睡觉,突然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睁开眼睛就看见是弟弟,不过她弟弟当时还很冷,说别装了,当初你连爸都勾引,而且现在又做了婊子,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当时想帮助兰兰,可那时候我还在国外读大学。之后兰兰就去了李欣欣的屋子长住,再也没让自己家里找到。她其实不叫周兰,身份证都是假的,她真名叫周小雨。可她说想换个身份生活,我们也顺着叫周兰。我说,张祥……”

    顾梦佳此时抱住了我,她忽然狠狠地咬了一下我的耳朵。我疼得闷哼一声,而顾梦佳忍着哭腔说道:“她从来没交过男朋友,因为她说不想祸害老实人。喜欢你之后,她也从来没打算跟你交往。也许你觉得她脏,可她也从来没打算玷污你。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你怎么能让她去送死?她这一生已经很可怜了,前阵子她还跟我说,想在你这工作多存点钱,然后买个大房子开心地过日子。可你现在……为什么要让她做你的生意?你把我扯进来已经可以了,为什么要让兰兰也加入?”

    “要么大家一起活着,要么大家一起死……”我呢喃道,“谁也逃不掉。我愿意放过她,浊九阴愿意吗?朱雨愿意吗?如果我将她放在外边,她早已经被朱雨宰了。”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朱雨?”

    “我比任何人都想杀她。”

    “可是你……”

    “别说了……”我捂住顾梦佳的嘴,轻声道,“我不想跟你谈论工作的事情,这是我唯一对你的责任。”

    她躺在浴缸里流着眼泪,而我站起身,拿了条浴巾走出去。

    再软弱的羔羊,也有一起相依相偎的伙伴么……

    我忽然觉得有点讽刺。

    我们这几条野狼,最后还是要靠一只羔羊来拯救自己。

    我到厨房煮了锅粉条,随后回到书房里坐着,一只抱着手机查看情况。

    时间,正在流逝。

    能不能成功,就看今晚加入群的人数。

    我一直就抱着手机看,不敢让目光转移。

    忽然,我的手机猛地震动了一下,有人申请加群。

    是个小号。

    我连忙点了通过,那人加进来之后就不说话,而我也没开口讲话。

    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次有人加入了群里。

    零点十一分,第一个人加进来。

    零点四十五分,第二个人加进来。

    一点五十分,第三个人加进来。

    两点二十分……

    我克制不住内心的欣喜,而在凌晨四点半的时候,第六个人也加进了群里。

    这个时候,我颤抖着打字道:“大家自报一下。”

    “东街管赌场的周飞……”

    “江边夜总会的……”

    人们都是纷纷自报家门,而我快速地打字道:“我是张祥,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所有人都要被浊九阴吃得干干净净。这里每个都是狠人,我们凭什么要怕了浊九阴?我有个想法,那就是大家一起出来开个会,你们看如何?”

    “行!”

    “他妈的,团结起来才能对抗他。”

    “草,我就不信这么多人干不过浊九阴!”

    我看人们都是同意的样子,立即打字道:“现在大家的心腹应该都睡觉了,我们立即在咖啡厅见面。麻烦大家不要带任何心腹,自己独自一人过来。”

    “这就出发。”

    “到时候没过来的,就是敌人。”

    人们纷纷发了信息,而我松了口气,给周兰的微信发出了一条消息:“做得好。”

    周兰很快就给了我回复:“嘻嘻,真是差点把我吓死了。不行啦,我忙了一会儿饿坏了,先去找点东西吃。”

    “嗯。”

    我快速回了个消息,然后立即就出门了。因为不能带心腹,我也没带王天逸和秦忠他们,而是独自一人去了咖啡厅。

    等我来到咖啡厅,已经有两个人在了,大家都是陆陆续续地过来。

    加上我,一共七个人。

    我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酒,轻声说道:“聚在这里的意义,我就不说第二次了,大家心里都是知道。现在我就想问问大家,你们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想法?”

    “他妈的,这个时候必须联盟……”周飞拍了下桌子,认真地说道,“以前浊九阴为什么不敢打过来啊?那是因为钟远生嘛!那钟远生为什么牛逼啊?那是因为他首先自己厉害,而且手下还有五鹰。我们这里七个人,他妈的哪个比五鹰之一要弱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相当于七鹰!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浊九阴肯定要滚蛋!”

    一老人也点头道:“今天这会议就是个讽刺,当时这么多人,我们就眼睁睁看着浊九阴杀人。其实我也想过,我们大家根本不用害怕浊九阴,唯一害怕的就是一个,不够团结!如果大家伙愿意,我觉得可以大胆地团结起来对抗浊九阴,但是啊,我先说清楚。既然弄了联盟,肯定就不能一盘散沙,要有个能领头的人,才好对抗浊九阴。以前领头的都是钟远生,现在……大家觉得谁能胜任呢?”

    那周飞忍不住说道:“干嘛要老大,七个人都是人人平等不就行了,难道我们还要听别人发号施令?”

    “周飞,你真是太幼稚……”一美女无奈道,“领导者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就是手腕。到时候发生点事情,七个人都是嘴巴说个不停,那还打个什么?既然要联盟,那肯定就要一个手腕大的人。这样吧,我们每个人都推荐一个心中的人选来当这次的领头人。我推荐张祥:第一,这次的会议是他大胆牵头的。第二,张祥赚钱的能力大家也都知道。第三,张祥的干爹是谁,我想不需要说了吧?”

    这个时候,那老人叹气道:“张祥很有能耐,这一点我是承认的。可我们现在比的不是赚钱,而是比如何对抗浊九阴。张祥虽然赚钱厉害,可他有手腕吗?”

    “怎么没有手腕……”那美女激动道,“刘煜不就是张祥干掉的吗?首先张祥的身边有高手,而且他身边还有个李大元。这要是说手腕,张祥绝对不会输。”

    周飞想了想,嘟哝道:“我觉得周老头也是挺有能耐的啊,毕竟是老江湖了。”

    刚才那个老人微微笑了一下,轻声说道:“既然阿飞兄弟推荐,那我也毛遂自荐一下。我好歹也出来混了很多年,说句实在话,走过的桥比你们走过的路还多。我觉得吧,这次的联盟让我来领头,应该是没问题的。”

    “你的手腕确实是不错……”此时一个中年男人沉声道,“可你这人不够讲义气,大家伙儿都是知道的。你能活到现在,都是因为出卖了身边不少人。今天大家都是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在这联盟,所以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我觉得张祥要讲义气很多,有难大家当,有钱大家赚。”

    我顿时一愣,这些人的意图很明显。他们估计是想借助李为民的影响力,继续让他们做生意。

    这个领头人的位置,我绝对不能接下来。

    问题是……我来到这里也不是很久,对在座的这些人并非是很了解。

    “这样吧……”正在这时,一个人忽然开口说道,“大家已经习惯给钟先生领导了,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找钟先生的人呢?我觉得吧,张血琪是个很好的人选。她到时候可以做到公平,而且张血琪是个非常有手腕的人。”

    “张血琪?”

    周老头皱眉说道:“她都不知道逃到哪儿去了,还怎么找回来?”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张血琪是个不错的人选,就开口说道:“张血琪是我安排逃走的,我可以将她找回来。”

    “这样啊……”周老头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说道,“如果是她回来当我们的领头人,那我也没什么意见。”

    我轻声道:“大家都没意见把?”

    他们都说没意见,于是我点头说道:“你们应该都知道了,现在我们身边有些人是不能信任的。这个会议结束之后,希望大家可以待在人多的地方。我不是说路人多,而是要自己人多的地方。也许十个人里有一个是内奸,可当十个人都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内奸却是不敢动手的。另外在我们的行动成气候之前,希望大家不要独自一个人乱走动,否则会给自己引来麻烦。”

    “去张总你那如何……”刚才那美女担忧道,“说真心话,现在只有你的夜总会是安全的,毕竟你有干爹罩着。我觉得……大家如果能住在你的夜总会里,应该是最好的了。”

    我想了想,点头说道:“行,我的夜总会可以拿来招待你们住,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人。而且我这边有个讨厌鬼,那就是池亚新。虽然池亚新是个让人厌恶的家伙,可他在这时候恰恰能最好地保护我们。”

    “那就谢谢张总了……”周老头感激道,“我们一回去就收拾行李,然后去住你的夜总会里。”

    我点头道:“大家记得千万要自己一个人过来,或者可以带老婆孩子过来。如果是老婆不忠的那种就别带了,带上家人是为了防备被浊九阴拿来威胁。记住了,最多一家子过来,绝对不可以带你们自认为的心腹。现在……心腹也无法信任。”

    人们都是应了一声,此时周飞问道:“张总,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接张血琪?”

    我正好说话,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却是忽然响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李大元打开的电话,就按掉了电话,并且给了个快捷回复,告诉他我在忙。

    原本我觉得李大元这个时候会过会儿再打,谁知道他立即又打了过来。

    我顿时一愣,此时刚才那美女说道:“先接一下吧,可能有重要的事儿。”

    我跟人们说了声抱歉,就拿着手机出了门。等来到包厢外边,我接起电话,还不等我说话,那边的李大元就快速说道:“张哥,周兰身中四枪,可能活不过来了,在医院抢救。”

    周兰!?

    身中四枪!?

    我只觉得大脑轰隆一下,连忙跟在开会的人们说有急事,飞快地往外边冲去。

    等跑到咖啡馆外边,我快速地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让他赶紧带我去医院。

    一到医院,还没走到抢救室门口,我隔着走廊就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哭声。我急忙往前跑了几步,等一拐角,就看见顾梦佳正坐在抢救室的门口哭,她身边站着的李大元几人都是沉默不语,呆呆地站在原地。

    我傻傻地往前走去,李大元他们看见了我,都是叹了口气。此时王天逸走到我身边,沉声说道:“她是在宿舍的巷子口中枪的,当时被我们发现,赶紧送医院里了。”

    “人怎么样?”我喃喃道。

    “还不知道……”王天逸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医生还在抢救。”

    我吞了口唾沫,傻傻地走过去要扶起顾梦佳,而她就是坐在地上哭。

    我焦急地站在抢救室门口抢救,而这个时候,抢救室里忽然走出了一个医生,问我们谁是家属。我连忙说我是她的老板和朋友,家属不在这儿。

    医生带我去了办公室,他叹气道:“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暂时需要你们签字。我先来说明一下情况,病人中了四枪,分别在肩膀,腹部和手臂。最后一枪估计是病人当时想逃跑,被一枪打在了背上。其他三个子弹都已经取出来了,问题是最困难的第四个子弹。这第四个子弹,距离她的脊椎神经非常接近。我想跟你们说明一下,如果治疗,手术费将会非常高昂,而且……我们不保证成功性。简单来说,救活的几率非常小,而且就算救活了,终身瘫痪的几率也非常高,几乎达到百分之九十。”

    “钱不是问题……”我抓住医生的手,咬牙道,“多少钱都不是问题,请你们一定要救好她。”

    他叹了口气,轻声道:“那你先签字吧,我们自然会努力治好每一个病人。”

    我连忙快速地签了字,而这个医生也离开去忙了。我让王天逸去付医药费,顾梦佳依然是坐在门口哭。

    我走到顾梦佳身边,她泪如雨下,哭泣道:“你当时……要是亲她一下就好了……为什么是她……你手下这么多人,为什么要选她……”

    我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内心的悲伤,跟李大元说道:“张血琪安排去哪儿了,你还记得吗?”

    李大元点头道:“记得。”

    “去把她接回来……”我轻声说道,“这边需要她,否则就会是一盘散沙。现在就出发,越快越好。”

    李大元恩了一声,急忙就往外边走。顾梦佳捶了一下我的腿,哭泣道:“你还在谈你的那些生意。”

    “我说过了……”我蹲下身,捧着顾梦佳的脸,轻声说道,“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大家一起死。”

    顾梦佳哭着不说话,我扶着她到椅子旁坐下,并且对王天逸招了招手。

    王天逸连忙走到了我的身边,我轻声说道:“梦佳身体不太好,你先带她回去。”

    “我不回去……”顾梦佳哭道,“我想在这陪兰兰,她只有我这个朋友,我也只有她一个朋友……”

    “先回去吧,我会在这看着的。”我温柔道,“去夜总会住几天,那边什么都有。”

    王天逸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劝着顾梦佳往外走。

    我拿出根烟,站在楼道里边点燃了,透过门口看着抢救室,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不知怎么的,我忽然觉得眼睛湿润了,怎么擦都擦不掉眼泪。

    兰兰姐……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