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一百二十章 惊天变(二)(万字大更)

    吉林。

    浊九阴。

    这个在东北与黑龙王同样响当当的人物,我早已经听说过有关于他的传说。一想到即将要跟这样的一个人见面,我心里就觉得很不是个滋味。

    等浊九阴进入哈尔滨,那我们这些人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跟他和好相处,而这家伙肯定会跟我们要很多的好处。

    另一条路就是选择不听话,可到时候会被浊九阴怎么对付,那估计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秦忠在前边开着车,他看了一眼后视镜,似乎是发现了我的表情不太好看,轻声说道:“张哥,你在担心吗?”

    “早就听说浊九阴这个人六亲不认,只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我喃喃道,“这次过去跟他交好,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关键的是,浊九阴肯定不会放过小石头,到时候我却不能让小石头因为这件事去死。”

    秦忠皱眉道:“他会这么做?”

    我沉声道:“很有可能。”

    “可是黑龙王都已经死了,钟小石跟这个浊九阴几乎是没有任何矛盾……”秦忠忍不住说道,“凡事也要讲道理啊,他又没招惹过浊九阴,为什么会引来杀身之祸呢?就算浊九阴跟黑龙王有矛盾,那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儿,我绝对应该不会扯到钟小石的身上。”

    我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异想天开了?”

    他顿时一愣,小声道:“什么意思?”

    “你说讲道理……”我点了根烟,喃喃道,“可那种层次的人,他们还需要讲道理吗?”

    秦忠顿时一愣,随后也说不出话来了。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张哥,你先躺着好好地睡一觉吧。毕竟去那边至少也要三个小时,等到了我再叫醒你。”

    我嗯了一声,刚才喝了点酒本来就不太舒服,就躺在后座上歇息,同时跟秦忠说道:“车里边有红牛,你到时候要是扛不住了,就拿出来喝。”

    “好。”

    我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睡过去。可我却发现,现在我虽然很疲惫,却根本就无法感觉到安宁,这睡觉也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睡不着。

    满心都是关于浊九阴的事情,满心都是我们的明天应该怎么办。

    我迷迷糊糊地就这样闭着眼睛,处于一种似睡非睡的感觉。等折磨了好久,秦忠终于告诉我,说已经到了浊九阴的地盘。

    我根本不知道浊九阴现在人在哪儿,就索性在市里边找夜场,不停地询问有关于浊九阴的场子。

    终于,让我给找到了一家。

    这是一家酒吧,刚进来就让人觉得群魔乱舞。这里的客人表现得很疯癫,而且还有很多穿着异常性感的舞女在陪客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地方的场子不干净。

    我深吸一口气,直接去找到了经理室,然后敲开了门。

    这门缓缓被打开了,里边坐着一个女人。她看见了我,纳闷地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从隔壁赶来的张祥,过来是为了找浊九阴先生。”我轻声说道。

    这个女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张祥,你的名字我们在这边也听过。老总经常教育我们,说要想出一些好的赚钱办法,最好是跟你学习。不得不说,你那个现金流打的真是很漂亮。通过夜总会的储蓄卡来进行放贷,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想过这一点。实际上我们也做过类似的事情,但却从来没想过拿去企业放贷。我们做的反而是继续开新店,但是可惜啊……你也知道,生意这个东西是有赚有赔的。”

    我客套地说道:“过奖了,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找浊九阴先生,请问我可以见他吗?”

    我不厌其烦地将事情再重复了一遍,这女人笑道:“我先帮你跟老总说一声,如果他同意见你,那么我会告诉你地点的。”

    说罢,她拿出手机到了办公室的角落。只见她拿出电话讲了一通,然后挂掉电话跟我说道:“他同意见你了,目前我们老总在夜总会里休息。这样吧,我开车送你过去。”

    我轻声说道:“我有开车,不如你给我指路吧。”

    “行。”

    女人带着我们走到酒吧门口,等看见我的车之后,她啧啧说道:“果然了不起啊,年纪轻轻就开宾利了。唉,跟你比起来我们就太弱了,我现在还在开宝马Z4呢,跟你的宾利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我很客套地说了句只是运气好而已,然后就带着女人坐上车,在她的指路下到了一家夜总会。这个夜总会看着很是辉煌,跟我们的那家夜总会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女人带着我们下了车,笑呵呵地说道:“我们老总平时做生意的时候,喜欢将百分百的股份都放在自己的手中。说实话,老总手下这么多个场子,所有的股份都是他一个人的。哪怕是百分之一,都不会有人跟他抢。”

    我点点头,这浊九阴果然就跟传言中的一样,是个极为自私的人。

    我们被带到了夜总会的顶楼其中一个包厢,等坐进来之后,女人跟我们笑道:“老总正在谈事儿,一会儿会来找你们的。请你们现在这儿等待着,等他过来就是。”

    我点头说了句谢谢,就靠在沙发上跟秦忠一起等待着。

    等女人走后,秦忠感慨着说道:“张哥,这地方看着还真是够奢侈的。我们的夜总会虽然也不错,可是这儿却是装修得更漂亮。”

    我沉声道:“说明人家的财力比我们高很多,一会儿浊九阴来了不要乱说话。如果我没猜错,这个浊九阴在知道黑龙王死后,肯定会想尽办法找我们的麻烦。简单来说,他会想要从我们这边得到足够的好处。到时候哪怕是你一句话没说好,都会成为他勒索我们的借口。”

    秦忠惊愕道:“这么麻烦?”

    “他已经打定了心思要得到好处,只要一个人愿意想借口,他直接能找到千万个借口……”我苦笑道,“反正到时候注意点吧。”

    秦忠嗯了一声,而我们就一直坐在这儿等着。

    然而,我们没等到浊九阴。

    一个小时过去的时候,我们已经都有些心急了。两个小时过去的时候,我和秦忠的情绪都是崩溃的。

    直到夜总会打烊,浊九阴都没来看我们。只是一个夜总会的经理过来告诉我们,说是浊九阴目前已经去忙了,而且今天已经太累,让我们先在夜总会里睡一觉。

    他话刚说完,就有几个穿着性感的漂亮姑娘走进了包厢,说是招待我们的。我连忙摆手,说自己不需要。

    而这个时候,经理的神色却是立即黑了下来:“这些都是我们老总亲自为你们挑的,各位难道是不给我们老总面子?”

    我们顿时一愣,果然已经开始找茬了!

    我连忙说道:“不是的,我最近才刚刚结婚。”

    “这样啊……”这个经理点点头,然后对秦忠说道,“你也刚结婚?”

    秦忠平淡地说道:“我还没结婚,但是我不想。因为我是习武之人,我们尽量少破身,还望理解。”

    这经理耸了耸肩,说随便,到时候看浊九阴怎么说。

    随后,他就带着几个姑娘走了,让我们自己先在这儿睡觉。

    等他们走后,秦忠沉声说道:“这几个姑娘不正常,首先太瘦,而且我注意到其中一个姑娘的大腿上,似乎有艾滋病发作留下来的痕迹。张哥,这是不是浊九阴在测探我们是不是蠢货?”

    我苦笑道:“不,就是在显示自己的地位。”

    “为什么?”秦忠惊愕道。

    我看着墙壁,喃喃说道:“说明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来意,这也就说明……他浊九阴连在黑龙王的身边都有心腹,所以他知道我们是来投诚的。现在浊九阴的态度,就是要告诉我们,谁才是老大。”

    “这……”

    秦忠脸色一变,喃喃道,“浊九阴还能在黑龙王的身边安排心腹,那也太厉害了吧?”

    我叹了口气,呢喃道:“反正越小心越好,睡觉把。如果浊九阴不知道黑龙王已经死掉的消息,那我们就是带着好消息过来的投诚者。如果他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只是乞求他放过自己的哈巴狗而已。”

    秦忠也是深深地叹着气,我们躺在沙发上,疲惫地睡了过去。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他们终于来告诉我们,说浊九阴想跟我一起吃午饭。

    我们连忙借用浴室好好地洗漱了一番,吃午饭的地方是在楼下的一个大包厢里。我被服务员带领着,才刚走进包厢,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主位上,左拥右抱着两个美女。

    这个男人看着比钟远生要年轻很多,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眼睛很狭长,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

    “哪位是张祥?”

    正在这时,他忽然开了口。他就连声音听着都很尖锐,若不是因为这是大名鼎鼎的浊九阴,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面前坐着一个娘炮老太监。

    我连忙说道:“浊九阴先生,我就是张祥。”

    他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怎么,黑龙王死了,就来找我了?”

    我顿时一惊,他果然已经知道了钟远生的死讯!

    “哈哈哈,我跟黑龙王其实也没什么交情……”我坐在椅子上,认真地说道,“浊九阴先生应该也知道,我之前还跟五鹰也闹翻过,就比如那个刘煜,也是被我给杀了的。早就听闻了浊九阴先生的各种事迹,一直都觉得很崇拜。先生,还请让我敬你三杯!”

    说罢,我连忙举起了桌上的酒杯倒满酒,然后一连喝了三杯。此时在场的人们都没说话,整个包厢里都非常安静。

    人们都是平静地看着我,我简直就觉得自己好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三杯么……”浊九阴抱着一个女人的腰,然后拿出一根烟咬在嘴里,旁边那女人连忙帮他点燃了烟。这家伙缓缓吐出一口烟雾,微笑道,“我还以为你真是崇拜我,若是崇拜我,难道不是喝九杯?”

    我顿时一愣,随后干笑着说道:“主要是没那么大的酒量,怕喝了之后没法谈事。”

    “哦,那就直接别谈事了。”浊九阴平淡道。

    我心里猛地一抽,急忙说道:“但今天难得能跟浊九阴先生坐在一桌,这九杯哪怕是喝不下,肯定也要喝的!”

    说罢,我连忙再给自己倒满了酒,举起杯子就是一饮而尽。等喝到第六杯的时候,就已经是头脑晕乎乎的了。秦忠这时候急忙走上来拉住我,小声说道:“张哥!”

    “没事……”

    我推开了秦忠,又是艰难地再喝了三杯下去。

    等一共九杯酒下肚,我已经是觉得天旋地转,胃里翻江倒海,差点吐了出来。

    浊九阴平静地看着我,随后忽地笑了起来:“喝了我的酒,就是我的朋友。这是我们的情意,希望你不要浪费情意。”

    我用力地点点头,结果因为脑袋晃了晃的关系,那原本就不舒服的头更是一阵晕。胃里的酒一下子吐了出来,我连忙捂住嘴,想跑去厕所吐。而就在这时,浊九阴却是冰冷地说道:“怎么,你是要把我们的情意吐出来么?”

    我强忍着呕吐,甚至开始青筋暴露。此时我的用手堵着嘴,死死不让自己吐出来,忍着恶心,又将那些东西吞了回去。

    秦忠不忍心看见我这样,他连忙把头转了过去。

    “不错……”浊九阴开怀大笑,他拍了拍手,慢悠悠地说道,“钟远生这个家伙,死前就处处针对我。当初我曾经说过,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到时候查查钟远生的骨灰在哪儿,我要亲手把他的骨灰撒在猪圈里喂猪。另外张祥,你过来的心意我也明白。你看,既然你是李为民的干儿子,而我又想抢黑龙王的地盘,肯定不会给你太难看的。这样吧,以后叫我声老哥,就是在跟着我了。”

    我连忙应道:“老哥。”

    浊九阴微微一笑,他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慢悠悠地说道:“但我这初来乍到,缺钱呐。你也知道,想开场子就要花钱。我听说你现在是黑马,是你们市里赚钱最厉害的新人。所以老哥也是有难言之隐,想跟你借点钱。”

    我连忙说道:“老哥说的是,你来我们这儿发展,那是我们的荣耀。这个钱肯定是要给的,老哥想要多少?”

    浊九阴淡然道:“先拿个一亿吧。”

    一亿!?

    我顿时一惊,虽然我现在赚钱赚得厉害,但我根本就拿不出一亿来!

    我现在的资金,除去客人提现拿走的钱,约摸着也就只有一亿两千万左右。可问题是……这一亿两千万里,有至少七千万是客人们存在这儿的钱!

    也就是说,一旦给他一个亿,那我就相当于负债两千万,而且这段时间挣的钱,可以说是全都打水漂了!

    “怎么的……”浊九阴淡然道,“拿不出来么?”

    我咬咬牙,小声说道:“老哥,我这发展也没多久,这一个亿恐怕……”

    我话还没说完,浊九阴就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拿不出来就算了,我到时候随便找几个地方开场子,也许能赚点过来。”

    我顿时一惊,连忙说道:“为了老哥,我再难也要拿出来!”

    “很好,那我写个借条给你把……”浊九阴笑道,“拿纸笔来。”

    此时立即有人拿来了纸笔,就被仿佛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浊九阴一本正经地在上边写了跟我借款一亿元,可问题是……

    这个上边的名字,是浊九阴。

    而且也没画押。

    浊九阴只是他的外号,绝对不是他的真名。我很明白,这一个亿可以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我尴尬地将借条拿了回来,浊九阴此时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说道:“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兄弟你今天也喝了不少酒,先去躺着好好休息会儿吧。”

    我难受地说了句好,在秦忠的搀扶下回到了包厢里。这才一进包厢,我立即就忍不住一阵呕吐,几乎是吐得苦水都要出来了。

    秦忠一直在旁边拍着我的背,他不舒服地说道:“张哥,我们干嘛这么怕他,你干爹不是很厉害吗?”

    “浊九阴的大本营在这儿,不是在我们那儿……”我苦笑道,“他只要跑回来,我们又能怎么办?”

    秦忠愣了一下,随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躺在沙发上,难受地直接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了一整天。等第二天早上,浊九阴这边就已经备车出发了。

    总共十五辆车,就犹如出征一般,浩浩荡荡地开上了高速公路。

    我被浊九阴安排坐在他的车子里,这家伙似乎是时时刻刻都离不开女人。我坐在副驾驶上,他则是坐在后边的中央,左右都抱着个美女,但却不是昨天那两个。

    “我已经约了人开会……”浊九阴在车里抽着烟,慢悠悠地说道,“毕竟初来乍到的,总要去拜码头,你说是这个道理不?”

    拜码头……

    我忍不住苦笑,这是拜码头么?

    我估摸着,这是直接要去将人家整个码头都给毁了。

    我正在这么想着,忽然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拿起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李大元发来的短信:“浊九阴的行动开始了,就在今天凌晨的时候,很多人的场子已经被端掉了。不过我们的场子很安全,还有一件事情,云墨子死了。具体怎么死的不知道,反正尸体被丢到了自己家的后院里。”

    云墨子死了!?

    我顿时一惊,浊九阴的速度好快!

    还在我睡觉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云墨子给杀了!

    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浊九阴,他则是一直在笑呵呵地抱着美女聊天。

    好狠的人……

    等我们回到了市里之后,我也已经接到了李大元的通知,说大家都已经在会议室里等浊九阴过来。我将这件事情跟浊九阴说了,而他听过之后,很不在乎地说道:“正好是中午了,肚子有点饿。我说有什么好吃的不,给我们推荐一下?”

    我吞了口唾沫,感情这家伙根本就没将那些人当一回事。

    我只能给浊九阴推荐了不错的餐厅,而刚好浊九阴吃的还算是开心,没在这方面找我的麻烦。

    我们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也代表着那些人等了我们两个小时。

    关键是,浊九阴吃完饭之后没有去开会,而是直接带着自己的女人去游乐园玩了一天。

    如此嚣张的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直到晚上七点钟,浊九阴终于说时间差不多了。他还打包了一份饭,接着就让我带路去了会议室。

    这个会议室,还是我们之前开会的地方。

    等走进会议室里,原本还有点热闹的会议室立即就安静了。等了快十个小时的人们都是有些惊恐地看着浊九阴走进来,此时愣是没人敢开口说话。

    浊九阴不慌不忙地走到了钟远生的位置旁边,他看着空椅子,慢悠悠地说道:“这个椅子死过人吧?”

    “已经换了……”朱雨连忙说道,“这么晦气的椅子,自然不能让您坐。”

    浊九阴点点头,他坐在了椅子上,然后笑呵呵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实际上想的是早点过来,但可惜我在这一片也不怎么认路,就浪费了点时间。”

    大家都是连忙说着没等多久,而浊九阴脸上也分明没有道歉的味道。

    他给自己点了根烟,然后跟人们笑道:“听说你们这儿最近几天不太平,连场子都不好开是吧?”

    人们都是赶紧点点头,而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忽然哆哆嗦嗦地说道:“浊九阴,是不是你把云墨子给杀了?”

    这个男人我认得,他也是五鹰的一员,叫做韩杰。

    浊九阴瞥了韩杰一眼,整个会议室顿时就安静了下来。两人都是没说话,只是浊九阴是一脸平静的样子,韩杰却是满头大汗。

    “不是我杀的。”

    浊九阴忽然平淡地说了一声,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掏出了一把枪对准韩杰。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砰的一声枪响!

    韩杰直接被这一枪爆头,软软地倒在了办公桌上。坐在韩杰身边的朱雨被溅了一身血,她吓得想要叫出来,可因为怕得罪浊九阴,愣是不敢叫出来。

    “你他妈……”

    韩杰身后的两个保镖立马就动了,其中一人怒吼一声,掏出了手枪对准浊九阴。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保镖却是快速地抽出了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在了旁边这保镖的脖子上!

    全场的人们都是吓了一跳,却见那保镖眼中充满了诧异,痛苦地看着自己身边的同伴,最终还是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全场寂静。

    那保镖丢到了满是鲜血的匕首,然后走到了浊九阴的身后,冷冷地看着我们所有人。

    我早已经听说过,浊九阴最恐怖的地方就是会安排内奸。关键是他安排内奸的水准跟我们完全不一样,那些内奸平时都会跟在主子身边假装卖命,演得比任何人都真实。他们永远只会出手一次,而出手之后……这个主子就必然要死。

    所以哪怕是黑龙王的身边,都有浊九阴安排的内奸。

    甚至是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团队是绝对干净的。

    “麻烦大家不要随意污蔑我……”浊九阴将手枪随意往桌上一丢,慢悠悠地说道,“我这个人吧,其实有点玻璃心。一旦被人给污蔑了,心里就会很不舒服。另外我听说,你们手下的场子在今天凌晨的时候被人给袭击了。里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实际上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这次过来跟大家做生意,约大家谈事儿,就是想收购一些东西。那么,我们就慢慢来啊。首先……黑熊。”

    只见上次那个魁梧大汉站了起来,有点恐惧地看着浊九阴。而浊九阴靠在椅背上挠了挠耳朵,满不在乎地说道:“听说你有个地下的百家乐弄得不错,不如就卖给我吧。你看啊,我初来乍到,与其自己摸着黑做生意,还不如直接收购来的方便。听说……你那个场子一年的纯收入,能有三千多万是吧?”

    魁梧大汉呆呆地点了一下头,而浊九阴慢悠悠地说道:“行,给你三千万,这家店卖给我。”

    还能这么买的!?

    一年三千万的百家乐,直接就用三千万来买!?

    黑熊顿时面无血色,他小声说道:“我……我可以帮你打造一家百家乐,这是我吃饭的店,我……”

    “你是不是跟老婆离婚了?”浊九阴忽然说道。

    黑熊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点点头。浊九阴不慌不忙地说道:“其实你是个妻管严吧,表面上看着这么爷们的样子,实际上特别怕自己的老婆。我记得你老婆在外边包养了至少五个小白脸,你对此都知道,还不敢跟自己的老婆作对。甚至在上个月二十五号的时候,你老婆还带着男人回你给的房子里睡觉。当时你不高兴地说了几句,最后却被自己的老婆一阵骂。好受吗?你老婆就在房间里跟别的男人睡觉,你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种感觉如何呢?”

    黑熊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惊呼道:“你怎么知道?”

    浊九阴微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之所以这么怕老婆,是因为你以前刚发家的时候,你老婆就开始管账了对吧?她把很多钱都转到国外买房子,这些年来你一直很相信她。可当她找男人的事情暴露之后,你想过拿回自己的财产,却发现那些房屋并不是属于你的,而是属于你老婆个人的。国内的法律管不到国外,她花钱找关系给自己在国外造了个合法的单身身份,对吧?你之所以离婚了还不敢找她麻烦,是因为这个女人拥有你这二十年全部的财产,合计起来一共是四亿六千四百四十万。真可怜呐,混了这么多年,也就存了这么点钱,还都给老婆拿走了。”

    黑熊羞愧地低着头,而浊九阴淡然道:“你老婆就是个婊子,实话告诉你,她身边的五个小白脸里,有四个是我安排的人。只要我一句话她就会死,到时候你的财产全都会不翼而飞。选把,三千万把你的百家乐卖给我,还是丢掉你全部的财产?”

    黑熊面无血色,喃喃道:“我……我卖。”

    浊九阴点点头,他签了一张支票丢给黑熊,黑熊拿起支票就灰溜溜地离开了。浊九阴说明天上午签合同,他都不敢反驳,只敢同意。

    会议室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而浊九阴又说道:“唔,魅阿娘。”

    只见上次那个女人连忙站了起来,此时浊九阴有点随意地说道:“我没你什么把柄,就听说你曾经是靠着钟远生的面子在这儿开了几家洗浴中心。我给你一千万,把场子都卖给我,没问题把?”

    魅阿娘估计是没什么大势力,连忙说了句没问题,接过支票就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浊九阴又慢悠悠地说道:“冯艺灵。”

    此时冯艺灵连忙看向浊九阴,只见浊九阴打了个哈欠,很随意地说道:“钟远生的前妻嘛,占着这个名头看着夜总会。滚蛋,钟远生在这的时候你能勉强坐在这,现在钟远生都死了,也不知道你怎么有脸面坐在这。我之前说得很清楚,想约些有能耐的人在这儿坐着。你那私人会所有个屁,滚!真把自己当五鹰呐?”

    冯艺灵的脸上写满了羞耻,可偏偏人家浊九阴还没说错。钟远生还在的时候,她都是靠着钟远生的面子才能坐在这个会议室里。可是现在……她根本没资格在这儿坐着。

    气氛变得越来越冷,浊九阴打了个哈欠,淡然道:“我知道,你们以前都是给钟远生面子的。其实如果有谁对我不服气,那我很欢迎他站起来反对我。那么,我现在先给大家十秒钟的时间。十九八七……”

    随着浊九阴的数数,在场的人们都是坐在椅子上不敢说话。

    能活着就不错了,谁还敢跟浊九阴闹腾?

    我原本就想,浊九阴进来之后肯定会是一场腥风血雨。可是现在看来,他何止是腥风血雨,简直就是疯狂地屠杀。

    现在的浊九阴,就相当于巅峰时期的钟远生!

    “最近不太平,生意都没法好好做,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浊九阴淡然道,“可我既然敢过来,就代表我敢在这做生意。在座的各位要是觉得自己承受不住做生意的压力,我可以帮助你们。你们只管来找我,店里一年的营业额是多少,我直接就给你们多少钱来收购这家店。毕竟我可是很大方的,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能用钱来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好了,今天就先这样吧,大家有事儿就自己先回家,我就不送了。不过朱雨和张祥,你们能否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呢?”

    我顿时一愣,不明白浊九阴为什么要我留下来。

    那些人都是明显松了口气,连忙都匆匆朝着外边走去。等人们都走后,我与朱雨安安静静地坐在这儿。浊九阴此时站起身,他走到朱雨面前,捏住了朱雨的下巴,微笑着说道:“听说钟远生前阵子很照顾你,还说想把自己的儿子交给你保护是么?”

    朱雨连忙露出个赔笑的脸,她故意将身体往前倾,用一种很妩媚的姿态说道:“哎呀,那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啦。就他那个傻儿子,谁要保护啊。不过我听说,那钟小石正在张祥的保护下。”

    “哦?”

    浊九阴瞥了我一眼,冰冷道:“钟小石在你那?”

    我吞了口唾沫,小声说道:“是。”

    “既然我是你老哥,那这件事儿就简单点办……”浊九阴满不在乎地说道,“明天早上,把钟小石的人头送过来给我。我当初就放话过要让钟远生死全家,出来混是要讲信用的。说让他死全家,就让他死全家。、

    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看着浊九阴,带着一丝恳求说道:“老哥,钟小石是我的朋友。他虽然说是钟远生的儿子,但一直都不喜欢自己老爹。”

    “哦?”

    浊九阴冷笑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我连忙说道:“老哥,实际上我觉得有件事情吧,更加侮辱钟远生。”

    “说说看。”浊九阴饶有兴致地说道。

    说话的同时,浊九阴还用手去摸着朱雨。只见朱雨根本不抵抗,还一脸媚笑地抱着浊九阴撒娇。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果然,只要是能给她带来权力的,无论那个人是谁,她都会一个劲地扑上去。

    我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道:“老哥,你应该是知道的。虽然说钟小石这个小子不争气,但是钟远生却一直都在为自己的儿子操心。你看他临死之前做的那些事儿,全都是希望能保护好自己儿子。结果呢?首先是相信了一个婊子,就是你面前的那个朱雨。这婊子不可能会保护钟小石,估计只是为了从钟远生那里得到点好处。”

    朱雨顿时一怒,连忙跟我喝道:“张祥,你说话干净点。”

    浊九阴平淡道:“他也没说错,你确实是个婊子,有问题吗?”

    朱雨一愣,随后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没……没问题。”

    浊九阴点点头,对我说道:“你继续。”

    “钟远生还有个比较悲惨的事情,就是死得早,很多事情都来不及去做……”我轻声说道,“老哥应该也知道,钟远生是被我气死的。”

    浊九阴顿时哈哈大笑:“那当然,否则你已经死了。就你那最近的势头,我能让你活下来?”

    我心中一惊,很清楚浊九阴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我有个更加侮辱钟远生的办法……”我小声说道,“他不是喜欢自己的儿子吗?好,我们就从这一点下手。就让钟小石拜你做干爹,而且不能简单地拜你做干爹,还要找个酒店。从进入酒店大堂的时候,就让他三跪九叩,然后叫你干爹。你到时候让钟小石做这个做那个都行,就是别给他势力。还要,到时候就把钟远生的骨灰放在桌上,让他死后还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你当狗使。到时候什么恶心的事儿你都可以叫钟小石去做,就是偏偏不给他任何势力,你看怎么样?”

    浊九阴沉思着我说的话,他忽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行啊,这个办法够毒,我真是喜欢。不过这样还没意思,我正好养了条狗。到时候别让钟小石拜我当干爹,让他拜我的狗做干爹。哈哈哈,钟远生这个白痴,我要让他在地府都气得无法超生!”

    我连忙点点头,小声说道:“那老哥,我回去跟钟小石说一下,让他好好准备如何?”

    浊九阴平淡道:“行,另外你明天上午记得送一个亿来。”

    我咬咬牙,屈辱地说了声好。

    随后,我转过身就要离开办公室。正在这时,朱雨却是忽然叫了起来:“等一下!”

    我停住脚步,皱眉看着朱雨。此时浊九阴也是说了句怎么的,只见朱雨一脸讨好地跟浊九阴说道:“听闻您最喜欢美女是吗?”

    浊九阴点头道:“是,怎么了?你可别说让我去搞张祥的老婆,我这人不会动别人老婆,我也知道他老婆是个大美女。哪怕杀人爹妈也别碰人老婆,你杀了别人爹妈,他知道自己弄不过你,顶多就是恨你。你玩了人家老婆,那他指定要拼命。”

    “那不是的……”朱雨连忙说道,“您有所不知,这张祥的夜总会里,有个大美女叫周兰。这个周兰啊……啧啧啧,以前就是专门做夜场的,几乎是我们原本市里的头牌。我说浊九阴先生,您绝对没见过这么妩媚的美女,反正她就是张祥手下的一个员工。倒不如……让张祥把她送过来跟你交个朋友?”

    “哦?”

    浊九阴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期待,随后他转过头看向我,嗤笑着说道,“明天过来的时候,把周兰也带过来,我想跟她交个朋友。”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