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女友带我飞全集TXT下载->女友带我飞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七十三章 威震全市(万字大更)

    我被周兰这句话弄得有点心跳加速起来,当然心中更多的则是害怕。倘若这三个姑娘真如同周兰说的那样做了,那这麻烦可真就太大了。

    顾梦佳跟张晓欣都是脸红得仿佛可以滴出水来,只见顾梦佳瞪了周兰一眼,不太高兴地说道:“整天都乱说些什么呢?”

    “我哪里说错啦,简直就是冤枉啊……”周兰无辜地大呼小叫道,“明明就是你们想亲,我说出个适合的法子,你们现在还装什么装啊?要我说机会不等人,如果现在一个劲地装清纯,那等下我亲的时候就不要后悔哦。”

    “你!”

    顾梦佳伸出手,在周兰的腰间拧了一下,生气地说道:“再瞎说就把你的嘴巴扯下来。”

    周兰捂着嘴,咯咯笑着说扯不着。而摩天轮越来越往上,眼看着就要到最上边了。气氛再次安静下来,我假装镇定地看着外头的风景,也不管她们三个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当摩天轮到达最高处的一刹那,周兰忽然就大大咧咧地抱住了我的脑袋,然后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气嘟嘟地说道:“这样总行了吧?”

    “这……”

    我正想说点什么,张晓欣却是忽然凑过来亲了一下我的脸颊,而顾梦佳也是亲了我的另一边脸颊。

    虽然说没有接吻,可这给我的感觉却是心里暖洋洋的,甚至有点甜蜜。

    “看把张祥高兴得……”顾梦佳哼道,“不准往坏坏的地方想。”

    我无奈道:“那当然不会,我说你们做决定之前能不能先经过我的同意?”

    周兰哼道:“才不管你,你现在心里肯定嘚瑟得要命,还故意装得这么正经。”

    张晓欣也点着头说就是就是,让我一下子特别不好意思。

    我正要反驳,电话却是忽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这个煞风景的情况让她们几个都是不太高兴,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上边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号码,并且是哈尔滨本地的号码。

    我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了颇为冰冷的声音:“张祥是么?”

    我本能地感觉到来者不善,沉声说道:“你是谁?”

    “我是刘煜……”那边沉声道,“听说你今天去了钟先生的家做客是么?”

    我想了想,装作热情地说道:“哦,原来是刘总啊。关于那批货的情况吧,我已经准备好要了。我可跟你说啊,这批货一定要正规,速度也必须快,你最好是安排个司机直接送过来。这样吧,我目前正在忙呢,你等我十分钟行吧?十分钟后我给你打电话。”

    刘煜那边顿时纳闷了:“你在跟我说什么玩意儿?”

    “那就这么定了哈,十分钟后我打给你。”

    我快速地挂了电话,然后很是歉意地跟她们说道:“不好意思,忽然有生意上的事儿。”

    “没事……”顾梦佳忍着不开心,轻声说道,“反正今天已经玩遍了,你还是忙生意上的事情要紧。”

    我嗯了一声,等摩天轮下来后,我快速走到了没有人的地方,重新给这个电话号码打了回去。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我的电话,而我沉声说道:“刘煜,几个意思?”

    “我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刘煜平静地说道,“说实话,我本来就没想过跟你为敌,你也不需要跟我整那么多幺蛾子。这样如何,约出来吃个饭,我只带几个人,你也只带几个人。地点时间随你挑,这算是我的诚意。”

    找我吃饭?

    莫不是什么鸿门宴吧?

    我想了想,沉声说道:“我考虑考虑,之后再给你短信回复。”

    “行。”

    我挂了刘煜的电话,思索着回到大家身边。经过一夜的游玩,大家都是累得精疲力尽,于是我们就开车回了宿舍。

    等回到宿舍,我将兄弟们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将刚才刘煜给我说的事情讲了一遍。

    吴刚听过之后,立即说道:“那就见啊,到时候我们直接弄死他。张哥,我们身边有天逸哥这么厉害的高手,难不成还要怕他么?”

    “刘煜身边肯定也有高手……”王天逸沉声说道,“我们不应该轻敌,但我觉得他既然约你见面,很可能是希望能讨论合作。而合作的方式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沉思一会儿,随后对李大元问道:“你怎么看?”

    李大元掏出根烟点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烟雾后无奈地说道:“张哥,你是我们的老大。你说去就去,哪怕前边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跟在你后边。”

    “我的想法是去一趟……”我沉声道,“我也觉得这很可能是鸿门宴,但说不定能让我们得到许多有利的消息。原本刘煜对我们一点兴趣也没有,但他现在忽然就找我合作,这说明什么?说明冯艺灵很可能已经拉拢了五鹰之中的一员,让刘煜感到了威胁。我的想法是,倘若我们就这样在冯艺灵的手下勤勤恳恳工作,最后很可能只是得到一点蝇头小利。这个棋盘上大家都是自私的,谁的筹码多,谁得到的就多。”

    李大元点头道:“得,富贵险中求,那我们就去一趟。至于地点的话,可以选择我们经常去的饭店,那地方我们好歹熟悉。就算真的打不过要逃,好歹也比别人容易逃。”

    “成,那就去。”

    我轻声嗯了一声,然后给刘煜发了个短信,约他明天中午十一点在商场见面。

    等第二天,我们几个早早就出发了,先去确认了一下饭店的周边环境,确实没问题了才进入饭店。

    王天逸这次来的时候还带了个包,等我们坐进包厢里后,王天逸打开了那个包。只见里边有三把甩棍和一个胶带。他用胶带把甩棍黏在了桌子底下,正好就是在我们几人坐的位置前方,沉声说道:“事情一旦不对,就立即掏家伙,明白了吗?”

    吴刚和李大元都是点点头。此时吴刚好奇地问张哥怎么办,我拍了拍西装口袋,说我有更好的。

    当十一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刘煜的电话:“我已经在商场了,你们在哪儿?”

    “你在商场的哪个门?”

    “二号门。”

    “那你直接顺着大路往东开……”我平静地说道,“我会在路边接你,跟我说一下你的车是什么样。”

    “你还弄得挺小心的,我的车是卡宴,车牌号是……”

    我记下了他的车型和车牌号,让他一路开下来,并且站在包厢的窗户往外看。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了刘煜开的车,立即就在电话里吩咐他停车。

    车停下来之后,我看见四个人走下了车,刘煜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看起来还有那么点人模狗样。而我对下边挥了挥手,让刘煜上来。

    两分钟不到的功夫,刘煜就带人走进了包厢里。他瞥了一眼包厢,冷冷地说道:“我原本还以为你会挑个不错的地方吃饭,想不到是个这样的小饭店。”

    我微笑着说道:“小饭店怎么了,小饭店只要做得好吃就行。快坐下点菜吧,别饿着肚子。”

    刘煜冷哼一声,坐下来后随便点了些菜,就态度不太好地让服务员滚出去了。而他直接从酒水柜上拿了一瓶白酒,打开之后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张祥,我也不想跟你说虚的,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往。你接近钟小石,是不是为了争夺钟先生的遗产?”

    “那是你自己的猜测……”我平静地说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无法回答你。”

    刘煜冷笑道:“我告诉你,在冯艺灵身边做事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据我所知,你最近被限制不能离开哈尔滨了是吧?最近忽然就成了罪犯是吧?对这件事情我有点了解,但我怕说出来会吓到你。”

    我看着刘煜的眼睛,平淡地说道:“你是不是想跟我说,这一切都是艺灵姐做的?”

    刘煜顿时一愣,随后冰冷地说道:“既然你明白,那我也就不多说了。冯艺灵就是个这样的人,她表面上对你很好,实际上心里的花花肠子特别多。知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钟先生要跟她离婚,就是因为她这人太自私,时时刻刻都想着自己的利益。还有这些年跟在她身边工作的人,最后什么都没得到。我只能说,如果你给冯艺灵做事,到头来也许会是一场空,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刘先生既然约我见面,就别说这些没营养的话了……”我喝了口饮料,轻声说道,“大家都是时间很忙的人,也都是明白局势的人。你说找我是为了谈合作,究竟有什么合作?”

    只见刘煜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你们的能耐,三小虎之一的王天逸,还有及时雨李大元。虽然我不知道你张祥是什么身份,但身边既然有这两个狠人在帮忙,那就代表你肯定也有点能耐。我就问你,你真甘心只拿一点点东西,就给冯艺灵抛头颅洒热血了?”

    我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你们都以为,我是在为了争夺钟先生留下来的遗产,甚至连钟先生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刘煜摇头道,“但我没这么傻,我比谁都看得清楚。一旦钟先生死了,那我们则必死无疑,因为浊九阴肯定会浩浩荡荡地进入黑龙江。等他一来,我们全都没好果子吃。”

    “哦?”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刘煜,想不到这家伙看得还挺透彻的。

    他靠在椅背上,慢悠悠地说道:“我从来都不是个喜欢任人宰割的家伙,浊九阴如果来了,那对谁都不好过。所以我并不是为了争夺遗产而出手,我是为了将钟先生的遗产送出去而出手。”

    “送出去!?”

    我瞪大眼睛,怀疑自己简直是听错了。

    “既然打不过,那为什么不选择被招安……”刘煜沉声说道,“但我们不会向浊九阴投降,而会向更厉害的人投降。这些年下来,我跟在钟先生的身边,也算是认识了不少大人物。其中就有一个特别有钱的人物,你可能没听过这个人,我来跟你介绍一下。此人名为陆逊,是做房地产的大老板。他有想过在我们这儿开发几个楼盘,到时候只要我们联手,就能赚一大堆钱。”

    陆逊?

    我顿时一愣,那不正是陆芸芸的父亲吗?

    我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你希望能一统钟先生的势力,然后与陆逊采取合作方式。你们来帮忙解决各个层面的问题,他则是负责出资金,到时候大家一起赚钱是么?”

    “对,就是这个意思……”刘煜认真地说道,“我甚至都跟陆逊商量好了,到时候他拿七成,我们分三成。你别小看这三成,绝对比做夜总会或者赌场之类的赚钱快。房地产啊,那可是房地产,钱都是用麻袋装的。”

    我思索了一会儿,沉声问道:“你希望我做点什么?”

    刘煜任真地说道:“很简单,你现在是冯艺灵身边最受她信任的人。只要你能帮我干掉冯艺灵,那钟小石身边就没有任何能保护他的人了。到时候我也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分给你百分之五,你看怎么样?”

    “百分之五么……”我摸了摸下巴,轻声说道,“如果真要开几个楼盘,这百分之五对我来说简直是巨大的利益。”

    刘煜得意洋洋地说道:“那可不,这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我能剩下大量人力物力,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冯艺灵。而你所拿到的,也远远会超出冯艺灵当初承诺给你的。张祥,只要你是个聪明人,就知道怎么做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别跟我说什么义气,这年头讲义气的都是白痴。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将钱拿到手里,才是人生赢家。”

    “人生赢家么……”

    我点了根烟,轻声说道:“如果能拿到那百分之五,我恐怕能吃一辈子了。买个别墅,再买几辆跑车,每天不用工作,潇潇洒洒地过日子。”

    刘煜笑道:“看来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刘先生,你开出来的条件是很诱人,可惜这钱花着我觉得良心不安……”我轻声说道,“我承认吧,艺灵姐这人有时候挺好的,有时候也挺不好。但我也不会忘记,我来到哈尔滨能快速发展,最大的恩人并不是钟先生,而是艺灵姐。若不是因为她,恐怕我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看场子人员,整天还要被螳螂找麻烦。这年头讲义气的都是白痴,可世界上总要有白痴的存在,才显得你们这些聪明人厉害,你说是不是?”

    刘煜的笑容渐渐凝固了,他皱起眉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微笑道:“我的意思是,我不会抛下义气杀艺灵姐,我也不认为你会讲义气到真分给我百分之五。现在的我之所以能让你稍微忌惮一下,无非是两个原因。第一是我跟钟小石的关系,让你觉得不舒服。第二是我被艺灵姐保护着,导致你就算要下手也要偷偷摸摸。如果我真动手杀了艺灵姐,恐怕我根本等不到属于我的那百分之五,就会被你以清理门户的名义干掉了吧?到时候杀我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的,甚至可以光明正大地联系其他人一起干掉我,难道不是么?”

    刘煜叹气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我可以跟你发誓。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保准……”

    “能对自己亲生父亲见死不救的人竟然说发誓……”我打断了刘煜的话,叹气道,“如果老天爷真是有眼睛的,恐怕你早就被雷劈死几百几千次了。不好意思啊刘先生,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俩是两个极端的人,恐怕无法做朋友。”

    “草,你他妈真是活腻了!”

    刘煜还没开口,他身边的一个男人就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怒骂着说道,“知不知道现在这个饭店有多少个刀斧手包围着?”

    “哦?”

    我微眯着眼睛看向刘煜,轻声说道:“刘先生,你似乎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好。”

    刘煜阴沉着脸,冷声说道:“他也没说错,张祥啊……我真是给你脸了,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我过来找你合作,那他妈是给你面子。你现在却跟我说这些废话,看来是我对你太仁慈了。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那你们几个都要死在这儿。到时候我却是一点责任都没有,依然能潇潇洒洒地过日子。”

    我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不可信任的,那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那你就要死在这儿?当然,我不能保证自己还能潇潇洒洒地过日子,不过一条贱命换你这个大人物跟我一起死,那也足够了。”

    刘煜脸色一变,冷声说道:“你想吓唬我?”

    我微笑道:“是不是吓唬你,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草!”

    却见刘煜狠狠一拍桌子,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怒骂着说道,“你当老子吓大的啊!?”

    刘煜不愧是早年就跟在钟远生身边打天下的人,他拔枪的速度可谓是很快。然而可惜的是,王天逸比他要更快。

    当他将枪口对准我的一刹那,王天逸已经快速地从桌底下抽出了甩棍,狠狠地朝着刘煜的手臂砸了下去!

    刹那间,甩棍伸出犹如一道残影,重重地砸在了刘煜的手上。那枪也在开枪的一瞬间也是不可避免地朝下移动,最终打在了桌子上!

    “动手!”

    我冷哼一声,然而李大元跟吴刚已经从桌下拿出了甩棍。刘煜身边的那三个男人也都有了动作,他们有两人掏出了枪,王天逸连忙掀起了整张桌子,朝着他们的身上盖了下去!

    我们急忙趴在地上,随着两声枪响,桌子被子弹给打透了,有一颗子弹简直就是从我的头顶穿梭过去,打在了我身后的地板上。

    吴刚怒吼一声,整个人都跳到了桌子上,重重地压在了这几人的身上。刘煜痛叫着捂住手后退,我们才看见他的右手诡异地折了下去,原来是王天逸刚才那一下,竟然直接将刘煜的右手给打断了!

    那两个拿枪的手下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而那个赤手空拳的男人,竟然是直接抓住桌子边缘,然后一跃而起。他单手支撑着自己的重量,一个飞踢踹在了我的手上,将我手中的枪给踹飞了。此时李大元急忙一甩棍朝着那人砸去,却见他在半空中腰部发力,将另一条腿踢在了李大元的脑袋上。

    李大元顿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王天逸一看,顿时惊呼道:“高手!吴刚,你去解决那两个!张哥,你快走!”

    我点点头,连忙就朝着外边跑去,去追那个断了一只手的刘煜。吴刚也是拿起甩棍就朝那俩人的头上砸。

    眼下情况很是危急,我并不知道王天逸是不是那个高手的对手,但若是能在这儿把刘煜给解决了,绝对是好事一件!

    刘煜断了一只手跑得不快,他只能捂着手在外边狼狈地跑。而这儿的客人在刚才听见枪声之后,都是纷纷出来看热闹。胆大的站在这儿看,胆小的则是往外边跑。

    我一路朝着刘煜追去,要说这外边有刀斧手我是绝对相信的。倘若让他就这逃了,那我们肯定要有后患!

    我疯狂地往前追,终于抓住了刘煜的衣领,将他犹如死狗往里边拖。刘煜痛苦地大吼大叫起来,我担心被外边的刀斧手听见,就拖着他往厨房走。

    有几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过来劝架。我怒吼着让他们走开,随后将刘煜拖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冷声说道:“你不该约我出来。”

    刘煜看见菜刀顿时脸色大变,他主动狠狠地朝着我的胸口撞来,将我推到了墙边。这厨房的门口就是后门,而且并没有关上。我感觉肚子一疼,估摸着很可能是伤口裂开了。而刘煜疯狂地朝着外边逃窜,我则是捂着肚子追在了后边。

    一追到外边我就傻眼了,原来这后门的巷子里正站着几个人。刘煜就躲在他们的身后,痛苦地用左手指着我,怒骂着说道:“砍死他!”

    原来后门也有刀斧手在等着!

    这几人的衣服都是鼓鼓的,一看就是藏了家伙。在听见刘煜的命令后,他们立即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砍刀等武器。我咬紧牙关,疯狂地朝着前边冲去,趁着他们掏武器的时间,一刀朝着最前边的那人脑袋砍去!

    这人努力一躲,但却已经来不及了。菜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而且很靠近脖子。他痛苦地捂着伤口倒在了地上抽搐不已,旁边的人一看这情景都傻眼了,甚至往后退了两步。

    刘煜一见事情不妙连忙逃跑,我担心被他逃掉,索性将菜刀拔了出来,狠狠地朝着刘煜甩了过去!

    “噗嗤!”

    菜刀砍在了刘煜的腿上,他顿时往前一扑摔在了地上。而这几人一看我手中的武器没了,都是疯狂地举起砍刀朝我砍来。

    我此时没了任何躲避的办法,只好直接伸出手去抓砍刀。只见那砍刀砍在我的手指上,并且是斜着砍了下来。我的小指头顿时飞了出去,疼得我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我咬紧牙关抓住菜刀,狠狠地用脑袋撞了一下他的鼻子。他痛苦地捂住了鼻子,而我一刀刺进了他的肋骨。

    这一切时间不到五秒钟,在我夺砍刀的时候,身后忽然就传来了一阵剧痛。原来是另外两人已经砍在了我的背上和肩膀上。我咬紧牙关,狠狠地转了个圈将砍刀一甩。正好,由于他们离我比较近,这一下没能反应过来,直接就划过了这两人的肚子。

    他们吃痛地捂住肚子倒在了地上,而我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倒下,摇摇晃晃地朝着刘煜追去。

    刘煜本就断了一只手,而且腿还被我刚才的菜刀给丢中了。他现在只能痛苦地一瘸一拐往前跑,口中还在不停地喊着救命。

    “你也有今天……”

    我咬牙嘟哝了一句,努力走到刘煜的身后,具体砍刀砍在了他的背上!

    这一刹那,刘煜终于摔在了地上。他艰难地翻过身,脸色苍白又颤抖地跟我说道:“张祥,我们有话好好说。这样你看如何,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赚你的钱,我也赚我的钱。”

    “你的话是不能信的……”

    我扯住了刘煜的头发,咬着牙将砍刀捅进了他的肚子里。他的眼睛不停地睁大,眼睁睁看着砍刀进了自己的肚子。

    此时我也彻底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虚弱地喘着粗气。

    刘煜挣扎着捂住屋子上的伤口,浑身抽搐得很是厉害。这个时候,吴刚终于从饭店里跑出来了。他一看见我和刘煜,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就冲到我身边,将刘煜踢到了一边,惊呼着说道:“张哥你撑住,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先别管我……”我咬牙道,“天逸怎么样了?”

    吴刚有点惊慌地说道:“那个高手非常厉害,天逸哥手中有武器打着也很困难,但总算是借助着武器打过了。可天逸哥也受了伤,正躺在楼上歇息。他让我先带你走,说只要你平安就行。”

    “没事就好……”我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轻声说道,“前门没法走了,我们从巷子里溜走。”

    “好。”

    吴刚连忙扶着我要走,我却是摇了摇头,指着地上还在抽搐的刘煜,咬牙说道:“将他也带上。”

    “我带不了啊……”吴刚为难地说道,“张哥,我只能扶着你一个人走。”

    我摇摇头,忍着痛说道:“脑袋,带走。”

    吴刚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哪怕是一向凶猛的他,此时也是脸色大变。最后他咬咬牙,沉声说道:“张哥,你等我会儿。”

    说罢,吴刚走到刘煜的身边,直接抽出了他腹部的砍刀。

    我不愿看见这场景,忍着疼痛狼狈地往巷子深处走去。等我刚走出巷子,吴刚就从后边追了上来。他的衣服已经拖了下来,那衣服包裹着圆滚滚的东西,傻子都能猜出里边是什么。

    我们一开始就将车停在了巷子的另一边,等上了车之后,吴刚快速地说道:“张哥,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你先忍一会儿。”

    “好,去熟悉的医院。”

    我趴在座椅上,难受地闭上了眼睛,直接就这么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感觉自己睡了很久。似乎有很多人在我的耳边说话,我很努力想醒过来,却觉得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我就仿佛被困在一个黑暗的梦里,怎么都走不到尽头。我尝试着要讲话,但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封死了,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我就这么走着走着,终于前边有了一点亮光。

    我努力朝着亮光走去,眼睛也是缓缓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雪白,我躺在床上,旁边是在给我输液的点滴。吴刚正坐在我身边低着头,他看见我醒来之后,连忙兴奋地往外边跑去,大叫道:“医生,他醒了!”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医生护士进了病房,检查我的伤势。

    我摘下呼吸器,发现这医生还是上次那个救我的医生,轻声说道:“谢谢你,我欠你两条命。”

    “我倒是希望你不会再欠了……”医生检查了一番之后,无奈地说道,“这才刚出院就又进来了,你也真是。”

    我呵呵笑了下,医生让我好好休息,并且跟吴刚嘱咐了一下我的饮食,就走出了病房。

    吴刚看我仿佛没什么大碍,满脸激动地说道:“张哥,你没事就好,我真担心你醒不过来了。”

    “乌鸦嘴……”我无奈地说道,“天逸呢?大元呢?”

    吴刚耸了耸肩,指着我两边的病床说道:“躺着呢。”

    诶?

    我疑惑地看了看两边,才发现王天逸身上绑着绷带躺在我左边对我笑,而李大元则是在我右边脑袋上绑着绷带,正聚精会神地用手机在看小电影。

    我苦笑道:“想不到我们兄弟仨一起住院了,怎么回事呢?”

    “被那家伙踢了一脚……”王天逸轻声说道,“断了两根肋骨,当然那家伙更惨。”

    我疑惑道:“那大元呢?我记得他一开始就直接倒地上了吧?”

    “张哥,大元哥是除了你之外最严重的……”吴刚解释道,“他被一脚踢出了脑震荡,也是今天才醒过来。对了,你俩都是昏迷了三天。”

    “我去。”

    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跟李大元说道,“你这家伙也太废物了吧,我怎么记得你一开始就什么用处都没派上。刚开战就被人踢得昏了过去,最后还好意思昏迷三天?”

    李大元满脸不服气地说道:“我这是牺牲小我来完成大局,故意让那家伙以为我们这边的人都很弱放松警惕,好让他被天逸打趴下。”

    我无奈道:“我怎么听见你说话就这么不爽呢?”

    李大元嘿嘿笑了下,而我现在浑身疼痛,真是不想多说话。

    吴刚摸了摸我的手,痛苦地说道:“张哥,你的小手指……没找回来。”

    “没事……”我摇头说道,“反正是同一只手,我已经习惯了。你们看啊,以前中指和无名指少了一半,就小指还是完好的,这样看着不是很奇怪吗?这下挺好,小指整个飞掉了,看着反而还对称点。”

    “张哥你真是,这都能给你当笑话讲……”吴刚苦笑道,“兰兰姐她们几个可真是急坏了,还偷偷地去事发地点找你的手指,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最后兰兰姐还被抓进去了,毕竟那地方是警方调查地点,她却偷偷溜进去,让警方以为她是要故意破坏罪证。现在可好,在里边被拘留了。”

    我惊愕道:“只是拘留吧?没有被提起诉讼什么的吧?”

    吴刚摇头说道:“没有。”

    我松了口气,说那就好,给我跟烟抽。

    吴刚偷偷地看了下外边,确定医生护士不在之后,给我们三个都点了根烟。等点完烟后,他认真地说道:“张哥你等一下啊,我去给你拿个东西,你可以看见现在的事态发展。”

    “行。”

    我嗯了一声,而吴刚也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拿着一张报纸跑了进来。

    我接过报纸一看,发现头版新闻竟然就跟我们有关。

    这上边说的,正好是刘煜死了的事情。

    “有意思……”我笑呵呵地说道,“这么快就上新闻了,看来这件事情闹得挺大。”

    “简直是威震黑龙江了……”吴刚叹气道,“那刘煜还想威胁我们,估计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丢了性命。张哥,艺灵姐已经说了,会用尽一切办法让我们安全的。”

    我点头道:“这对我们来说倒是好事一件,现在钟先生大限将至,而刘煜相当于他身边除了张血琪之外的代言人。只要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那谈生意或者扩张生意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一件。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人的名树的影,有了名声才好办事。这一下,估计艺灵姐对我们是感恩戴德了。”

    当我说出这番话之后,吴刚的脸色忽然变得不太好看。不止是吴刚,就连王天逸和李大元都是沉默了。

    我看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好端端的这是干什么?”

    “张哥,你现在身体不好,千万别动气……”吴刚吞吞吐吐地说道,“关于这件事儿,我正好想跟你说一说。你先平复下情绪,千万别动怒啊。”

    我皱眉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说点事儿还要吞吞吐吐的。快点讲,我心理承受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吴刚小声说道:“当我将你送来医院之后,肯定是需要救援的你说是不是?而现在唯一能帮助我们的,也就只有冯总了,你说对吧?”

    我点头道:“对啊,怎么了?”

    “我给冯总打了电话,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过来了……”吴刚解释道,“她给你付了医药费,并且托关系让你保持安全。然后她又想方设法将天逸哥与大元哥弄来了医院接受治疗,说为了更加安全起见,让我将刘煜的头交给她保管。”

    我的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沉声说道:“然后呢?”

    吴刚惊慌地说道:“张哥你别怪我啊,当时她跟我要我也不得不给。她带了其他两位经理过来,而我们这边……也就我一人是健康的。”

    我轻声说道:“你没做错,当时是应该给她。”

    “结果出事儿了……”吴刚解释道,“今天上午钟小石来看望你,他不知道你是跟刘煜闹发了矛盾,我跟他撒谎说你们开车的时候出车祸了。然后他聊天的时候,说最近势力之中出了个挺奇怪的事儿。好像是冯总向外公布,说她一手解决了刘煜,正在跟五鹰其他人摊牌。最后事情处理很简单,五鹰已经都以冯总马首是瞻了。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冯总的电话,她说为了更加安全,准备将我们送出哈尔滨,去另外一个她认识的医院治疗。还说在那边给我们安排了岗位,会让我们好好上班,酒吧的利润还是归你……”

    “什么!”

    我听得心中大惊,只觉得气血翻涌,根本就呼吸不过来。吴刚急了,连忙就帮忙拍着我的背部,让我赶紧喘口气。

    我的呼吸越来越难受,最后眼前一黑,直接就昏了过去……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