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库->天唐锦绣全集TXT下载->天唐锦绣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五百九十四章 时势(上)

    长孙恒安很是震惊。

    对于长孙家即将要同萧、陈、谢、张等江南士族开展铁厂的合作一事,长孙恒安自然是知道的。他对这项合作赞叹不已,这可是长孙无忌抓住时机逼迫江南士族不得不忍痛让出的利益,要知道自晋室南渡以来,这些江南士族便极其抱团,及其排外。

    若是只凭借长孙无忌与萧瑀的口头协议,即便长孙家的铁厂生意能够进入江南,也不能保证不会受到江南士族的排挤。萧瑀被长孙无忌胁迫着答应了这个条件,也不见得就会真心实意的履行诺言。江南是那些士族的地盘,想要暗中动点手脚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所以,想要长孙家在能够顺利的进入江南,还需要辅助一些手段,比如趁着弹劾房俊失败对江南系的官员进行打压……

    但是现在长孙无忌却说“所有的事情都停下”,这就意味着那些台面下的小手段都被放弃了,与江南士族的合作,要堂堂正正。

    如此一来,这笔生意岂不是难上加难?

    想要让江南士族痛痛快快的让出原本属于他们的利益,那简直跟割他们的肉一样!

    长孙恒安不解,问道:“这是为何?”

    他可不信作为长孙家家主的四弟不明白江南士族排外到何等程度,若是不能压服那些江南士族,这笔生意根本不可能展开。

    “兄长无需多问,某心中有数。”长孙无忌想的却更多一些。

    这些年来,长孙家依靠遍及北方的铁厂敛取了大量利益,但是长孙无忌始终清楚,长孙家的立足之本,不是这些海量的钱财,而是皇帝的宠信。

    以前有皇后在,长孙家如论行事如何出格,都无惊无险,自有皇后在前面遮风挡雨。长孙无忌也曾一度认为就算没有皇后,以他的功绩,也能够得到陛下的完全信任。

    但是现在,长孙无忌心里没底了……

    陛下手中掌握着能够监控所有官员的力量,自己却对此一无所知,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他已经不在陛下完全信任的名单之中。

    或许,这个完全信任的名单里只有陛下自己,所有的人都不会让陛下毫无戒备的相信,可长孙无忌还是有一种心惊胆跳的惊慌。

    因为长孙家其实并不是那么忠心耿耿的……

    贞观四年,身为监门将军的长孙家三子长孙安业,曾涉及一桩谋逆案,密谋反叛,被人告发,涉案者多达六十多人,尽皆判处极刑。最后因为长孙皇后求情,李二陛下没有斩杀长孙安业,而是流放岭南。

    现在,长子长孙冲又一次牵扯到谋逆案中,至今畏罪潜逃。

    可是说,长孙家的谋逆是有前科的,诛心一点来说,是有传统的……

    这样的一个家族,即便再是功勋盖世,也难免皇帝会心有所忌。

    弹劾房俊的这一场风波之中,发起者并不是长孙无忌,他只是因势利导,想要彻底将房氏父子搬到而已。当然,若是能趁机压迫江南士族放开抵触,允许长孙家族进入江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可是现在,皇帝手里的神秘力量让他悚然而惊。

    万一打压江南士族的举动被皇帝误以为是长孙家想要操纵江南士族,那可就大大不妙了!若是以后江南因为陛下的东征而引起任何一点动荡,他长孙无忌的嫌疑倾尽江水都洗刷不清……

    所以,进军江南的铁厂仍旧需要继续,面对江南士族的排挤不但不能反击,还要装作一筹莫展,给天下一个“想进军江南,但是进不去”的印象。

    以后江南发生任何事,自然与长孙家无关。

    没那个能力啊!

    没看到想要去江南赚点钱都有心无力么?

    至于撤销与萧瑀的协议,那更不行。

    长孙无忌在这次弹劾风波背后动的手脚,皇帝不可能看不见。铁厂进入江南,皇帝会以为他长孙无忌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生意,这样才能让皇帝放心。

    一个一门心思赚钱的家族,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是这些话,是不可能对长孙恒安一一分说清楚的。

    长孙恒安虽然不明就里,但是一向对长孙无忌言听计从,也就不再多问,反正四郎是家里的主心骨,他这么说,那就这么做呗!

    或许四郎是担心江南士族的反扑吧,难道长孙家跟江南士族就当真没有一拼之力么?

    长孙恒安心里有些不服气……

    *****

    宋国公府。

    后院的书房之内,萧瑀跪坐在榻上,面沉似水。

    谢文举跪坐在下首,他的对面,是一位四旬左右相貌清奇的中年文士。

    此人名叫顾东川,现为户部侍郎,出身于江南顾氏。

    萧氏、谢氏、顾氏,再加上一个张氏,便是现如今江南最具名望和实力的士族。

    谢文举有些兴奋的说道:“这一次,怕是张氏损失惨重!”

    江南的士族几百年来繁衍生息,自然有高有低。此消彼长,张氏这一次受到张芳的拖累,必然要承受皇帝陛下的怒火,实力将会遭受致命打击,就算不会举族皆灭,一蹶不振却是肯定的。

    每一个家族,都是历经千年的时光一代代的奋斗拼搏,才形成了如今的底蕴和名望。一旦遭受到重大的打击,岂是几十年能够恢复的?

    萧瑀叹了口气,心里充满了兔死狐悲的感触……

    他没有谢文举因为对手的落寞而兴起半点幸灾乐祸,他的境界比之谢文举高出岂止一筹两筹?他只是因为张氏关键时刻背叛他这个代表江南士族的清流首领而觉得无奈,更从皇帝的手段和态度之中,看到江南士族的即将没落。

    很明显,皇帝拥有者非同一般的隐秘力量,能够轻易得到大臣们更多更隐秘的把柄,虽然陛下看起来并没有将这些把柄公之于众的想法,这一次只是皇帝想要保住房俊,或者说想要彻底瓦解江南士族的抵制。

    可这就像是头顶时刻悬着一柄利剑,现在皇帝不动用这些把柄或者说是罪证,谁能保证他永远都不用?

    一旦这柄利剑斩下来,那就是血流成河!

    晋室南渡以来,江南士族几乎统治了整个江南,即便是官府也都在士族的掌控之下,皇帝的旨意到了江南几乎没有什么作用,是否施行,完全取决于江南士族的利益。

    几百年的经营,这些士不仅攫取了海量的财富,更将各自的势力延伸到每一个角落,拥有着事实上的所有权。

    江南,就像是一个国中之国……

    萧瑀几乎可以预见,皇帝的目光已经盯上了这片肥沃而富饶的土地,江南士族将要面临的将是皇帝的无情打压。这样一位雄材大略英明神武的皇帝,怎么会容许江南士族盘踞把持着江南,令这一块土地游离在帝国的体系之外?

    面对皇帝的发力,江南士族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所能做的,就是选择强硬的抵制保留一部分利益,还是老老实实的任凭皇帝索取,将一切权利彻彻底底的交出去。

    房俊的弹劾风潮,就是一次试探,向皇帝展示江南士族的态度。

    不幸的是,失败了……

    但是幸好,皇帝并没有因为江南士族的试探而恼羞成怒。那么接下来江南士族如何选择,就成了关键。皇帝的耐性究竟还有多少,谁也没底。

    而激怒皇帝的后果……没人可以承担。

    萧瑀下了决心,有些落寞的说道:“萧氏一族,将会全力支持房俊。”

    这个决定,等同于向皇帝表态:您想东征,那么江南将会是您的前进基地,从此以后,江南士族将会以皇帝马首是瞻,放弃千百年来所拥有的特权,老老实实的当个顺民……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百书库最大的帮助,百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返回书目 | 加入书签 | 打开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注册为本站会员